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妻子是一周目boss > 0561 恩情是很简单的算法(二合一)

0561 恩情是很简单的算法(二合一)

        李知白越想,越是觉得掌门会出现在这里,还和青楼姑娘们打成一片,极有可能是因为她发现了天道之子的存在。

        这比道韵的层次不知道高多少,于是掌门回收道韵阵法的举动也能够解释了。

        都有天道之子的气息可以研究了,还要道韵做什么。

        不过……

        可若是按照这个逻辑的话。

        天道之子的光辉那么耀眼,岂不是说……不止是掌门,连带魔门的娘娘都有机会注意到她的存在?

        不过,怎么想,魔门的娘娘就算发现了,也不会出现在北桑城。

        “桐君,你真的很会捡人。”李知白忽然无奈的说道。

        祝平娘一头雾水,然后很快就明白过来。

        啧。

        什么叫自己真的很会往山上捡人?

        难道她在将长安送上山之前就已经知道他有那样好的天赋和诡异的识海、甚至能够引动天地异象了,甚至在开源之后还能长得这般好看吗?

        怎么可能,他当年送长安上朝云,图的又不是这些,无非是这孩子的眼睛很干净。

        那时候的祝桐君已经是祝平娘了,她从高高在上的仙子变成了青楼姑娘们的娘亲,加上自家女儿们对徐长安的评价不错,无意间引动了她的好奇与好感。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毕竟,天底下你想要赢得一个娘亲的好感,最简单的莫过于让她的女儿喜欢你。

        而在关注之后,祝平娘当时就觉得自己发现了宝物。

        那时候的徐长安完全就是一块未经开发的璞玉,如果说在祝平娘的眼里,所有的男人都好像似一团漆黑的阴影,让她完全看不见也不屑去看的话,当时的徐长安就是一团小小的萤火。

        有时候,刺破黑暗的不需要太阳,只需要一缕光就足够了。

        至于说后来这朵萤火甚至真的愈发光亮,一直与好像成长为了太阳,都让她心动……那都是后话了。

        于是,在一众男子中,徐长安显得是那么耀眼,无论她是什么样子,徐长安都不会向她投来和一般人一样的视线。

        其实这样的男子也不少,至少祝平娘就知道修仙界中不少众所周知的“君子。”

        可问题,就出在徐长安的内心足够坚定,坚定到祝平娘当时甚至有想要将他的灵魂抽出来,看看这孩子是怎么有那种好像坐禅了千万年的与青灯古佛为伴的和尚。

        他居然能够无视自己的暮雨绵音,分明一开始只是想要逗逗他,可直到她一直高出力,甚至连特有的手法都用上了,却依然无法让徐长安动容之后,祝平娘就知道了……这未来一定是个前途不可限量的人。

        很简单的一件事,徐长安有自己想要追求的食物和守护的人,这是修仙最必要的条件,这样说明他有欲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妻子是一周目boss】    【】

        天底下怕的不是你没有欲望,而是你有欲望却……能够克制住欲望。

        所以她给了少年人一个机会。

        但是也只是给了一个机会。

        祝平娘虽然嘴上说着是她将徐长安送上山的,祝平娘应该更尊敬她而不是李知白之类的……可实际上,她从未有觉得自己当初对徐长安有多大的恩情。

        照顾云浅……那能叫恩情吗?

        说到底,徐长安不在的时间里,云浅连一次危险都没遇到过,她根本就连照顾的机会都没有,那么多时日过去云浅连她的面都没见过一次。

        难道说,她将云浅住处身边店铺的人全部换成未出阁的女子……这能够叫照顾的很好吗?

        怎么可能。

        至于说徐长安,那就更谈不上什么恩情了。

        祝平娘一直很不喜欢一句话,那就是……徐长安是她捡上山的。

        瞥了一眼,确定云浅真的昏昏沉沉,好似要睡着了似得,祝平娘就这个前探这身子,越过了陆姑娘、云浅,直接和李知白对话。

        “阿白,你下次不要说长安是我捡上山的,我听着不舒服,心里臊得慌。”

        陆姑娘:“……”

        我的祝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在这种事情上,您还知道臊得慌吗?

        花月楼的姐妹,哪个不是她捡回来的,她、阿青、黄丫头都是被捡回来的,阿青那种则是路上瞧着可怜,无视了阿青的意愿直接将她抢回来了。

        “怎么了?”李知白还在想陆姑娘的事情,随意的回了她一声。

        有什么问题吗?

        “什么叫捡啊,说的好像长安没人要似得,听着让我怪不舒服的。”祝平娘说道。

        李知白闻言一愣,旋即眨眼。

        她可没有这个意思,天底下可少有比她更在意徐长安的长辈了。

        “他本来就是带上山的不是吗。”

        “但是我对他可没有什么恩情。”祝平娘看的很清楚,她摆摆手:“以当时长安那个状态,就算不是我……而是其他的管事,甚至都不用是朝云宗,哪怕是魔门、或者是儒门的人都一定会心动的。”

        甚至,即便徐长安有了妻子,但是禅宗的人知道了,估计都得想法子将他度化。

        没办法,那样磐石一样的识海,没有人比她们这些一路顶着心魔的人更清楚有多么的珍贵。

        所以,她祝平娘对徐长安是没有多大的恩情的,甚至初步还因为他是男人的原因,刻意又考验了他一次,将他直接塞进了全是女子的暮雨峰,然后还完全没有施以援手……任由他在被排挤、没有介绍人而只能去公共剑堂修行的窘境。

        尽管事实证明,徐长安的确经过了一切的好烟,于是祝平娘后才才会将那颗代表了‘自己人’的养颜果种子交给他。

        但是祝平娘心里始终有愧疚,即使徐长安不认为祝平娘对他有什么好愧疚的,但是如今的她就是这样温柔的姑娘,就是会过意不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妻子是一周目boss】    【】

        “桐君,你的想法很奇怪。”李知白看到祝平娘那一脸纠结的模样,轻轻叹息:“什么叫做恰好是你而不是别人?事实就是,只有你发现了长安的特殊,什么叫缘?”

        这就是缘,就和陆姑娘与云浅所讨论的那样,与天命相关。

        天命是什么?就是上天安排的命运。

        许多时候,缘分就是上天安排好的。

        在那时候遇到徐长安的既然是桐君,那么就只有可能是桐君,不存在其他任何一个可能,这并非是结果论,而是求经问道的李知白的理念。

        她的理念,毫无疑问总是最接近到的那个,这就是‘知白守黑’的含义。

        “只有我发现了长安的特殊,阿白,你快别说了。”祝平娘的脸红透了,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不提这件事还好,一提,她更觉得自己问题大了。

        她是怎么发现徐长安识海有问题的。

        哦,是因为对他使用了暮雨绵音。

        问题来了,一般人,可不会对没有修行过的少年用自己最拿手的魅心手段。

        你一个女修,对一个已经有了妻子的男子弹那种琴音,是要干什么?

        所以,如果让祝平娘提起这件事,她只会更加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

        可李知白不管这些。

        缘分就是缘分。

        “要不,你去问问长安,看看他有没有埋怨过你。”李知白轻声道。

        “我?我才不去,我傻吗?”祝平娘啧了一声。

        她如果去问,以那个少年和云浅如出一辙的被动说情话的本事,说不定她有要被弄心动了……一把年纪了,还不够丢人的。

        陆姑娘:“……”

        温梨:“……”

        此时,这连个女人不避着人的讨论徐长安,让在场其他连个姑娘同时陷入了沉默,包括困乏的云浅也因为听到了徐长安的名字而提起了些许兴致。

        不过在听到是这种话题后,她很快就陷入了瞌睡的状态。

        温梨和陆姑娘也完全不能理解祝平娘的思维。

        温梨的心思很简单,没有祝平娘,徐长安如果被其他人捡走了,那么她就见不到师弟,所以祝平娘的存在很重要。

        陆姑娘则完全没能理解,甚至觉得祝平娘脑袋不太好用。

        施恩,还觉得自己不好……

        我的祝姐姐啊。

        您什么时候能贪心一些,站起来一些,别总是太过于在意别人的感受,也在意一下自己的呀。

        自家祝姐姐总是说她们这些姑娘没出息,可事实上轮到她自己,她也没有比自己这些人好到哪里去。

        尽管陆姑娘很喜欢徐长安,但是站在旁观角度去看就会很清楚了。

        说到底,公子和平娘非亲非故的。

        谁规定了就一定帮助他了?

        你天赋好我就要帮你吗。

        说书先生口中有时候还有你天赋好我就要杀你呢。

        李知白则从一开始就是类似陆姑娘的想法,其实只要想明白一点就知道祝平娘完全不需要因为她曾经考验过徐长安而自责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妻子是一周目boss】    【】

        那就是,祝平娘从始至终都没有觉得徐长安天赋好,所以让他成长起来后,可以利用他的想法。

        她只是觉得,长安这么特殊,很适合修行,如果不修炼可惜了。

        但是相处的时间短,又不确定他的真实性格,所以放到自己的大本营看着,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既然从未期待过回到,也没想过从徐长安那里得到一丝一毫的汇报……单纯的施恩,她有什么好内疚的?

        难道说,在祝平娘的心里,徐长安会是那种在饥饿时被人救助,还会觉得你分明有给我一座庄园的能力,却只给我了一块饼——然后就会记恨的人?

        怎么可能。

        她的学生,永远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更不要说,至今为止祝平娘所做的都是在帮助他,回报却为零,甚至还被破了琉璃法身。

        怎么想会心中在意的都是徐长安,而不是她。

        但是瞧着祝平娘那眼眸颤动的模样,李知白也意识到,和她讲道理是行不通的。

        让李知白意外的其实是她没有想到桐君居然如此的在意徐长安,在意连这点小事儿都能让他动摇的地步……若不是自己刚才一句无心的话,她可没想到祝平娘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一般,是不会对一个人从细节上在意到这种地步的吧。

        很……

        奇怪。

        桐君很奇怪。

        桐君对长安的感情,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在这一刻,明察秋毫的李知白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可即使不对劲,也还真有一点点的……所以她只是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没有过于在意。

        李知白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所以选择直接终结这个话题。

        “罢了,我知晓了。”李知白点点头:“以后,我不说他是你捡上山的。”

        她本来就只是随口一提。

        没看到连云浅都没有任何反应,反而在假寐的好似真睡过去一样吗?

        云浅都不在意,祝平娘却有了异常的反应。

        “嗯。”祝平娘眨眼的速度加快了许多。

        她在这一刻也意识到了自己想的有些多了……一定会显得很奇怪。

        但是没有办法,随着徐长安的光芒越发炙热、身上的神秘越来越多……随着徐长安越来越讨人喜欢,  越来越尊敬她和李知白……祝平娘这种考验过他的内疚只会被一步一步的放大。

        徐长安越是尊敬她。

        祝平娘就会越是愧疚,愧疚自己没有在他上山的时候就给他安排最好的一切。

        她就是这样没出息的女人。

        此时,气氛因为一个小小的话题而有些尴尬……好在,这儿还有另一个聪颖的女人。

        陆姑娘。

        只见陆姑娘咳了一声,说道:“祝姐姐,您说徐公子是他天赋本来就好,所以和您的关系不大,那……青萝呢?情侣总是您捡回来的丫头吧,也是您送去仙门的,前些时日不还说青萝天赋好来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妻子是一周目boss】    【】

        “你说青萝啊。”祝平娘立刻脸色一变,摆摆手:“那丫头是我捡上山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柳青萝可是真正的她给的机缘,没有她的话,现在还在某个青楼里做花魁的,能不能保住身体的清白都两说。

        她语气干净利落,和提起徐长安时候好像被戳中痛处的模样截然不同。

        看着祝平娘那一幅,“对对对”,“没错”,“我就是青萝最大的恩人”的表现,哪里有刚才对徐长安的一点点内疚。

        陆姑娘:“……”

        李知白:“……”

        在这一刻,李知白忽然有些心疼桐君那个仙品天赋的女儿了。

  https://www.zssq8.com/52_52344/190609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