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天天中奖 > 第181章 谣言惹出的风波

第181章 谣言惹出的风波

        江帆喜欢和保安们聊天,是因为和保安聊天能了解到一些正常渠道了解不到或者比较滞后的消息,虽然大多数消息吕小米会告诉他,但总有不会说的。

        兼听则明这个词大抵也是这么来的。

        多几个了解消息的渠道,好多事情才会心里有数。

        不用担心成了聋子瞎子,被人欺瞒。

        最近没了两个小秘伺候,已经习惯在食堂吃早饭。

        早上,江帆晨练完就早早来了公司,依旧去食堂吃早饭。

        今天运气不错,吃早饭的时候碰到了陆志军。

        一边吃饭,一边跟老陆聊了聊,又听到一个消息。

        本来还没在意,可一听是吕小米的那个闺蜜,就上了心。

        问了几句,老陆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只知道昨天叶秋萍被一个技术员拦在大楼门口指责脚踏好几只船,不少员工看了热闹,至于是不是真的就不知道了。

        江帆没见过叶秋萍,不好判断真假。

        要是换了别的员工,大概率听过就忘了。

        可吕小米的闺蜜,江帆就比较关注。

        吃过早饭到办公室,吕小米也刚来,刚把地拖完,正在擦桌子。

        江帆走到办公桌后坐下,端起冒着热气的热茶喝了一口,然后放下杯子,看着她擦完桌子准备出去时,才叫住问了一声:“你那个闺蜜是怎么回事?”

        “……”

        吕小米有点懵,昨天才发生的事,这么快就知道了?

        这耳目也未太聪敏了。

        转了几个念头,说:“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江帆问道:“你那闺蜜真的脚踏几条船?”

        吕小米差点翻白眼,到底是谁脚踏几条船,也好意思说别人,但这话不敢说出来,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忿忿道:“那人脑子有病,叶秋萍都没答应和他谈呢!”

        江帆皱眉:“我是问你那闺蜜到底有没有脚踏几条船。”

        吕小米咬着牙:“没有!”

        江帆哦了一声,想想也不太可能。

        真要是那样的女人,也不会成为吕小米的好闺蜜了。

        问题应该出在那个技术员的身上。

        江帆就道:“去问一下,看看到底咋回事,问清楚。”

        吕小米答应一声出去了。

        不过这事没那么好打听,不可能直接找当事人去问,公司也不好管这种事情,最多影响太坏批评两句,至于为什么说叶秋萍脚踏几条船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吕小米想了想,去找刘晓艺,打算把这个皮球踢给刘晓艺。

        奈何刘晓艺却不傻,听完说:“我的职责是协助江总处理经营决策上的工作,不是处理这些狗屁倒灶的破事的,这种事你不去找办公室或人资部,找我干嘛!”

        吕小米锅没送出去,心里撇撇嘴,只好又去找陈云芳。

        她是老板秘书,只为江老板服务,这种事情怎么处理,也不是她的事,所以只能找相关部门,只能先去找陈云芳问问,看看怎么才能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云芳昨昊就听说了这事,正在考虑要不处理呢,不算什么大事,但影响比较坏,处理吧会让人觉的小题大做,不处理又会显的不作为,会给其他员工树立一个不好的榜样。

        正为难呢,吕小米就给她送来了决定。

        既然老板都想知道,那就处理吧!

        打了几个电话,相关部门立马就行动了起来。

        当事保所在的两个部门分别找两人谈话。

        人资部负责人和叶秋萍谈,叶秋萍那个冤枉,一五一十的说了。

        甚至连唯一的恋爱史都交待了。

        除了刚上大一有段恋爱时,大三分手后到参加工作两年多一直再没谈男朋友,哪来的脚踏几只船,实在不知道那个神经病是从哪听来的谣言。

        人资部负责人听完也蛋疼,有点搞不清状况。

        最后只得如实报到办公室。

        另一边谈话却出了点问题。

        当事人贺宇成是后端开发部的工程师,被部门负责人叫去谈话时还特别气愤,说了不少追叶秋萍的事,吃过两次饭了,没有拒绝,贺宇成认为就是默认了交往。

        可现在却有人告诉他,叶秋萍一边和他交往,一边还想给人当嫂子,这泥玛哪个男人受得了,一气之下就堵了叶秋萍,要让叶秋萍身败名裂。

        就算早听说叶秋萍和老板秘书有来往,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部门负责人听了相当无语,问他:“我有几个问题,第一,你确定叶秋萍同意和你正式交往?第二,你是从哪听来的这消息,消息的来源是否可靠?”

        贺宇成梗着脖子道:“我请她吃了几次饭,她都没有拒绝,已经开始交往了,就算还没正式确定谈爱关系,也只是时间问题,如果她不想和我谈可以明确告诉我。”

        负责人无语道:“你当谈恋爱是砸钉子呢,一锤子下去就能搞定,人家买个衣服还得试穿好几次,反复砍价呢,更别说谈恋爱这种事了。人家没有明确拒绝并不代表就同意跟你正式交往了,就算是大学里的小年轻也有个相互接触的过程,更别说职场上的人了,对你都没有足够的了解就跟你谈恋爱,你觉的是你傻还是人傻?”

        贺宇成脸涨红:“她都说过了对我有好感。”

        负责人更无语,对你有好感也只是第一印象不错,不代表就愿意跟你谈,但跟这个死脑筋的工程师纠结这个问题纠结不清,就问:“第二个问题,你从哪得到的这消息?”

        贺宇成说:“算法研究中心的郑明洋说的。”

        负责人问:“郑明洋怎么知道?”

        贺宇成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负责人又问了几句,觉的挺扯,至于郑明洋究竟从哪得来的消息,又不是他的人,他管不到算法中心的人,就如实将情况报给了办公室,当然难免修饰一番。

        把锅甩给了郑明洋,只不过手法很隐蔽。

        该护犊子还是要护,不然队伍不太好带。

        办公室汇总了几个部门谈话得到的消息,赫然发现问题出在郑明洋身上,但为了进一步确认,王丹还是把两个当事人叫到办公室分别面谈了一下。

        得到的结果跟两个部门汇总上来的情况差不多。

        至于两个部门的太极手法,则自动无视。

        都想把皮球往外踢。

        可就目前来看,叶秋萍应该是被冤枉的,人资部袒护没有问题。

        但后端开发部再怎么袒护贺宇成,干出这种草蛋事哪是说甩锅就能甩掉的。

        不过具体情况如何,还要跟关键人物落实一下。

        王丹把电话打到了算法中心,让算法中心找郑明洋谈话。

        胡敏接到电话很是懵逼,她元旦结婚了,最近小日子过的挺美,已经很少加班了,天天到点准时下班,昨天走的早,今天上班也没人给她通风报信,还不知道出了这种事情。

        听完王丹说的事情缘由,就忙叫来郑明洋问话。

        郑明洋一听心里就骂娘,狗日的贺成宇,太不是东西了,竟然把自己卖了,但这种事当然不能承认了,就开始甩锅:“我也是听叶秋萍说要给人当嫂子的,就随口说了一下,谁知道贺成宇会去堵叶秋萍,要知道他这么冲动,我就不说了。”

        胡敏问道:“你在哪听到的,叶秋萍跟谁说的?”

        郑明洋道:“在食堂听到的。”

        胡敏又问:“叶秋萍跟谁说的这话?”

        “这个……”

        郑明洋一脸的难色,有点不敢说。

        胡敏皱眉:“事无不可对人言,说清楚。”

        郑明洋咬咬牙:“给江总秘书说的。”

        胡敏愕然,怎么还牵扯到老板秘书了?

        江老板的那个秘书,管理层向来是敬而远之的,

        不是对老板秘书有什么意见,而是摸不准江老板和秘书到底是什么状况,所以才下意识保持距离,现在牵扯到江老板的秘书,胡敏瞬间就觉的头大。

        搞不清楚江老板和秘书究竟是什么状况,这种事情谁敢乱掺合。

        管理层都不想掺合,这个货竟然敢胡乱大嘴巴。

        这种事也是能随便乱说的吗?

        转了几个念头,胡敏一脸严肃道:“公司的员工行为规范收册里面有‘三不’,其中第二条是不说是非不传谣言,不说他人是非是基本守则,更别说这种不能确定的事情,你怎么能随便乱说,现在造成如此恶劣的后果,你要负很大责任。”

        郑明洋不乐意:“我就说了说我听到的,贺成宇自己不问青红皂白,就跑去找叶秋萍要说法,怎么能全部赖我,我是有责任,但主要责任也不是我吧!”

        胡敏有点不悦:“你不多嘴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郑明洋更不乐意了:“话都不让人说了?”

        胡敏有点上火:“谁不让你说话了?人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你不是三岁的孩子,应该很清楚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因为你说了不该说的,引发了这种恶劣事件,现在出了事就找借口推责任,这就是你的一贯作风?”

        郑明洋脸色很难看:“那你想怎么办,把我交出去顶罪扛锅?”

        胡敏彻底被气到了,管理层里就她资历最浅,刚博士毕业就负责项目,本来就不怎么能服众,处事上也不如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多年的其他管理层,难免被欺生。

        这件事其实不复杂,胡敏只是按照自己的判断处理。

        本来就是郑明洋的责任。

        现在这家伙不但不担责,还直接顶她。

        胡敏怎能不被气到,当时就气道:“你这是什么话?”

        郑明洋也有点上火:“你可不就是这意思?”

        胡敏强压着火:“事实摆在这里,你还不承认?”

        “爱咋咋地吧!”

        郑明洋甩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胡敏被气到心肝疼,呼呼喘了几口气,真想让他收拾东西滚蛋。

        算法中心刺头很多,但这么被下属顶撞还是第一次。

        从小到大,还从没这么难堪过。

        既有下不了台,也有被下属的奸滑给气到。

        明明干了错事,却还狡辩不愿意承认。

        胡敏是真被气到了。

        真想直接给人资打电话,直接把这混账玩意给开了。

        忍了又忍,才忍住,平复了下情绪,给王丹打电话。

        只说了下了解到的情况,没说郑明洋顶她的事,这种丑事,多一个人知道都嫌多,就不用外扬了,真是气的心肝疼,打完电话还琢磨,怎么收拾郑明洋这个货。

        胡敏向来不计小节,就算有时下属因某些意见不合跟她争两句也只是当观点不同,并不放在心上,今天是真的被气到了,再不计小节的女人也有小心眼的时候。

        第一次被下属这么顶撞,要是不把这根刺磨平,这工作都没法干了。

        王丹汇总了三方消息后,事情基本上就清楚了。

        唯一不太清楚的是,吕小米和叶秋萍究竟说了些啥。

        被人听到也就罢了,竟然惹出这么大风波。

        王丹考虑了下,还是先把吕小米叫来,单独问了下情况。

        吕小米听了汇总的情况,心里顿时郁闷的不行,就把当时的情况说了说。

        王丹听完,心里只有一个感觉,就是草蛋。

        说是非的管不住嘴,追女生的管不住脑子。

        这都是什么破烂事。

        本来非事,愣是给搞出一团风波来。

        王丹征求了陈云芳的意见之后,准备下个批评通报,好好批评一下这种不正之风,不过事情虽然搞清楚了,但在出通报前还是要跟当事人再谈一下,免的有所疏漏。

        本来这是人资的工作,但当事人之一叶秋萍是人资部的。

        再让人资谈就不怎么合适,只能办公室谈。

        把三个当事人叫一起,王丹照例先问情况。

        结果一问又断不清了,贺宇成也反应过来,没再扯和叶秋萍交往的事情,只说是郑明洋说叶秋萍要给人当嫂子,气愤不过才在下班时顺路问叶秋萍的。

        郑明洋坚决不承认,说他说了两人是在开玩笑。

        贺宇成不干了,盯着他直冒火:“你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郑明洋也火大:“我就是这么说的,是你耳朵有问题没有听清楚。”

        两人各执一词,差点在王丹办公室打起来。

        最后王丹看不下去,把两人赶走,去给陈云芳汇报。

        7017k

  https://www.zssq8.com/51_51826/127436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