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龙王

        刘全夫妇一听,连忙追问先生何意?

        刘山海微微一笑

        “天机不可泄露,然尊夫人命格贵不可言,只需乐善好施,终有知晓的一天,就此别过。”

        刘山海嘀咕了这么一句就走。

        倒不是刘山海不想多叨叨几句,主要是就在刚才,罗盘示警,有大能掐算此地。

        能让大命罗盘示警的,那定然不是凡人。

        刘山海所图的也不过就是一点气运,没道理现在就和人家刚正面,最主要的是也刚不过啊。

        刘山海说走就走倒是让刘全夫妇愣了片刻。

        过了片刻那李翠莲才说

        “这山海先生怕不是个假的吧?我出身贫寒,自幼也没享过多少福,只嫁给你之后才过了好日子,怎滴就命格贵不可言了?”

        那刘全心里也嘀咕呢,说的也是啊,怎么就贵不可言了?

        夫妻俩呆愣的时候,有人来敲门。

        夫妻两开门一看,却是一月白僧袍的僧人。

        那僧人气度颇为不凡,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小僧可否化一碗水喝。”

        ……

        刘全家里去了一个僧人的事儿,刘山海自然是知道的,果然这些个原著里有点名讳的,那都是有人盯着的。

        好在自己有个算命先生的名头顶着,若不然还真就不好去见这些人。

        刘全这里就算是了结了,只等着将来的事儿发生了,这夫妻二人自然会想到自己。

        到时候必然会得些灵光。

        至于另外的人,比如说那河南开封府的相良。

        刘山海就不会去寻他,想想原著的情节,这相良夫妻二人靠的是卖水为生,之后呢就卖些个锅碗瓢盆之类的小东西。

        但就是这样的人,却每每斋僧布施,还买些个纸钱烧给自己。

        也就是说,这是个穷的叮当响,但却省的供奉僧人,还会提前烧纸钱给自己的奇人。

        当然这不重要,千人千样。

        最重要的是,当人王来还钱的时候,这两人不受,最后那钱财用在什么地方了呢?

        修了一座寺庙。

        这样的人,也就不是人了。

        没错,人家两口还真就不是人,那是佛门的弟子,转世的身子。

        这样的人,刘山海蹦跶过去说自己要给人算一卦,这不寻着让佛门注意到他吗?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这一天刘山海才出门就看到一股水气朝着长安城而来,他掐指一算,却是明白了泾河龙王这是入了袁守城的算计了。

        显然那樵夫和渔翁已经在山水之间装过十三了。

        两个不登科的进士,假装出来的隐士可算是在山水之间各种对诗词,秀了一把优越感,顺便呢也给泾河水族带了个话。

        言说这长安城里有卖卦的先生,指点其捕鱼捉虾。

        那泾河龙王呢,也是个脾气大的主儿,当下就朝着长安城而来。

        到了长安城外,摇身一变,却是个白衣秀士。

        龙王到底是龙王,风姿卓绝,一身玉色罗服,头戴逍遥巾,好一个气度不凡的风流子。

        这龙王到了长安,随便寻了个人打听,却说长安城中有哪个算命先生最灵。

        问了三个有三个都回答

        长安城里有两个先生,一位是山海先生,一位是神客先生。

        那龙王自然记得巡水的夜叉说过,是在西门街上的,故而再问就确定了是袁守城。

        当下就气势汹汹的朝着西门大街而去。

        此时西门大街之上,人群熙熙攘攘,那不大的摊子外围了不少人。

        袁守城自然感知到了水气由远及近,他暗自笑道,这是入了自己算计了。

        当下朗声道

        “属龙的本命,属虎的相冲……”

        这一嗓子的主要目的是给那龙王指点个道路,起到了个路标的作用。

        让龙王可以精准的找到自己。

        果然,那龙王凑了过去,入门相见,行了一礼之后,先生自然请龙王上坐。

        龙王坐下,自有道童上茶。

        袁守城微微一笑

        “阁下要问什么事?”

        要说龙王也是个该受罪过的,你问问什么不好,非得问个天上阴晴之事,这玩意儿你又不能作弊。

        “先生,我问问最近这天气如何?”

        袁守城掐指一算,说到

        “明日有雨。”

        龙王心里一乐,继而问道

        “什么时候下雨,会下多少?”

        先生淡然言说

        “明天辰时有云、巳时有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得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

        龙王这个时候觉得自己心里都是美滋滋的,当即笑道

        “好好好,若是明天果然如先生所言,那我定送挂金五十两;但若是先生算的不准,那需要怪我砸了你的招牌,毁了你的生意,叫你出了长安再不能回。”

        袁守城淡淡一笑

        “可以,可以。”

        龙王离去,那袁守城自收了摊子。

        回到住所焚香一柱,嘴里念念有词。

        这确实在祷祝,袁守城术法高绝,自然可通鬼神。

        再者说,这事儿本就在算计之中,其后有仙佛撑腰。

        故而他所言说的时辰,点数就飘上了天庭。

        天庭自有雨部正神,依着这点数就拟了一张布雨的文书,自有玉帝拓了法印在上。

        这就成了一张正儿八经的玉帝法旨。

        之后就着了金衣力士,去泾河水府传旨。

        泾河龙王哪里知道,明面上自己是在和袁守城玩儿,实际上他是在和天庭,灵山玩儿。

        才回到水府之中,自有那龙子龙孙围上来问情况。

        龙王哈哈哈的笑着说、

        “哈哈哈,本王只以为果然有个高人,却不曾想是个耍贫嘴的先生,本王问他什么时候下雨,下多少,他直说明日辰时有云、巳时有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得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

        本王就与他打了个赌,若是他赢了,本王给他五十两黄金,若是他输了,本王就砸了他招牌,让他滚出长安去。”

        龙子龙孙并一众水族笑道

        “大王乃是八河总管,司雨的龙神,有没有雨,大王最是清楚,果然是个贫嘴的先生,他输定了,输定了!”

        正吵吵嚷嚷的时候,却听到半空之中有人叫道

        “泾河龙王接旨。”

        众人抬头看去,却见半空之中有金衣力士,手拿玉帝法旨,朝水府而来。

  https://www.zssq8.com/51_51784/119828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