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柯南之敬酒不吃吃罚酒 > 第779章 一个小偷罢了

第779章 一个小偷罢了

        弘树:“……”

        所以诸伏景光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告诉他?

        啊啊啊,他要控诉某人压榨童工啦!某人自己通宵工作不说,还带着未成年小孩子一起通宵!

        弘树已经躲在虚拟空间的墙角画圈圈了,然而现实世界的浅野信繁根本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满意地拿到了自己想要的资料,认真地浏览着上面的内容。

        嗯,很好,弘树调查到的东西很全,甚至就连深山总一朗和小三一起共度美好的夜晚、给小四买了最新款的跑车、周末带着小五以及私生子逛游乐场这样的小事也罗列得一清二楚。

        要说对于信繁有用的东西,大概就只有他在回母校演讲的时候偶遇了过去的学弟学妹,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并且在之后经常见面。

        深山总一朗的学弟学妹也很了不起,三人合伙开办了远东投资顾问公司,社长名为伊东末彦。

        如果说这只是一个普通成功商人的故事,那么他们几人大学时加入的社团就比较具有柯学的味道了——犯罪研究社。有这样的经历,他们之间不发生点有关血与恨的故事,信繁都会觉得不正常。

        回家的路上,信繁又给黑羽快斗打了个电话。

        不出意料,黑羽快斗正在城市的上空翱翔。

        “你又偷了哪里的宝石?”信繁问。

        黑羽快斗顿时做苦瓜脸:“我最近大概都不敢出来偷宝石了,只要我以怪盗基德的身份露面,那些家伙就会不厌其烦地追杀。他们是不烦,但我不想跟他们玩了!”

        “知道追杀你的人是什么身份了吗?”

        “不知道。”黑羽快斗回答得理直气壮,“我是怪盗,又不是侦探。这种事情我是不是应该拜托毛利小五郎帮忙调查一下?”

        信繁冷笑道:“昨天晚上我在车上发现了炸弹,后来又被狙击手埋伏,关于这个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黑羽快斗愣了愣:“他们也盯上你了?为什么?!”

        信繁没有回答,过了两秒钟,黑羽快斗自己就明白了:“看来我果然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那天你载我离开,他们大概以为我们关系很好,为了防止我将消息告诉你,干脆连你一起干掉。”

        “所以你到底看到了什么?”信繁好奇地问。

        然而黑羽快斗却只能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偷完钻石光顾着逃了,如果不是他们追杀我,估计回去我就不记得曾经碰到过什么人了。”

        这就叫做贼心虚,他们干了坏事,所以就觉得所有不小心看到他们的人都会记住他们的脸。可实际上谁有功夫记路上偶尔碰到的路人的容貌呢?想想琴酒,他亲手“杀死”了工藤新一,却连人家的名字都不想知道。

        “对了。”信繁忽然道,“我记得你说过你那天偷的钻石来自深山美术馆?”

        黑羽快斗点点头:“对啊,怎么了?”

        “是深山商事所有的那家美术馆吗?”

        “我也不清楚具体的归属,不过钻石的主人是深山总一朗。”

        “这样啊,那我送你一个情报好了。”信繁轻点屏幕,之前弘树发给他的东西便悉数躺进了黑羽快斗的收件箱,“我刚才顺手端掉了一个杀手窝,他们的雇主恰好就叫深山总一朗。”

        黑羽快斗:“?!!!”

        不是,发生了什么?

        他之前还被人家追得满东京乱跑,怎么浅野信繁就已经端掉了老巢还顺便查到了雇主?不是都说这些杀手的嘴巴很严,宁死不说雇主的信息吗?

        信繁又道:“evil应该不会再接深山总一朗的单子,但其他组织和个人就不一定了。你需不需要我派人保护?”

        “不需要!!!”黑羽快斗大声拒绝,“请你正视我的职业和能力,我很强的好不好!”

        “好吧。”信繁只好删掉他刚刚编辑好的短信。

        不过黑羽快斗只是一个小偷罢了,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

        ……

        自信繁直接找上门踢馆后,针对他和黑羽快斗的暗杀就消停了。

        他可以睡个安稳觉并不代表东京的每个人都是如此,这几天凶杀案不减反增,信繁常常能在电视上看到相关的报道。其中有一起案子更是印证了他的推测。

        深山总一朗的学弟之一,西尾正治死了。而最大的嫌疑人恰好就是远东投资顾问公司的社长伊东末彦。

        这就有意思了。

        黑羽快斗无意中窥见了什么东西,导致他被人追杀,而追杀他的杀手又是深山总一朗派来的。

        信繁当天晚上其实并没有看清楚追杀他们的人的脸,或者应该说他根本没记,端掉杀手窝后他一度以为那天的追杀也是他们干的。

        不过在看到西尾正治、伊东末彦和清水丽子的照片后,他忽然觉得这三个人更像那天晚上后车中的人。

        “浅野,你来得正好,我刚收到了一封委托人的邀请函,你看看值不值得接。”

        信繁刚刚踏入毛利侦探事务所,一天的工作便自觉地找上门来。

        一旁的法比安·威斯特朝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眼中的含义似乎是“我也很想替你分担,但无奈毛利先生只相信你”。

        信繁从毛利小五郎的手中接过信件,他还没来的及看清委托人的姓名,便听到了一阵铃声。

        这铃声短促但是清亮,显然是短信。

        法比安比了一个抱歉的手势,他将手机打开,看了一眼。

        待看清短讯的发送人后,法比安·威斯特的脸色骤然难看了起来。

        他深深地注视着信繁,片刻后才对毛利小五郎说:“抱歉我要出去打个电话。”

        “去吧去吧!”如果柯南或者毛利兰在这里,他们一定能立刻察觉出气氛的不对劲,但是毛利小五郎完全不知道,他仍旧大大咧咧的。

        法比安·威斯特的眼神很奇怪,那绝对不是一个侦探看经纪人的眼神。信繁从中感受到了埋怨和深深的不甘,但幸好,没有恨意。

        信繁知道总有一天阿里亚恩·斯万会知道他的身份,他只希望那个场景发生在一切结束,尘埃落定之时。

  https://www.zssq8.com/51_51278/120000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