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开局就杀了曹操 > 第四五七章 十万兵马到来,强势冲关

第四五七章 十万兵马到来,强势冲关

        在得知自己阿爷终于带着大军前来的时候,马超忍不住长松一口气。

        在此之前,他觉得自己阿爷不过如此,但此时,他却不这样认为了。

        才来到鳌头关这里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如果不能够在阿爷过来之前,将鳌头关给拿下来,自己就算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了。

        整个人丢都将会分外的难受,觉得丢人。

        但现在这一刻真的发生了,马超倒也没有那样强烈的感觉了,只觉得自己能够撑到阿爷过来的时候,还没有溃败,已经非常不错了。

        果然,人的底线都是用来不断打破,不断降低的……

        见到自己儿子显得疲惫,以及见到自己时,显得欢喜的样子,马腾忍不住暗自笑笑。

        臭小子,不要觉得自己厉害了,翅膀硬了,能够飞了。

        实际上,你还差的一些意思!

        “我儿可是在这里遇到了什么困难,说出来让阿爷听听。”

        马腾脸上露出一些的笑容,询问马超,带着一些淡定,根本没有将马超所遇到的困难,太过于放在心上的样子。

        觉得自己可以将之随手解决了……

        “……阿爷,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马超当即就将这事情告知了马腾。

        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笑容的马腾,在马超将事情说完之后,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僵硬。

        这样过了好一阵儿之后,还不见自己的父亲有什么反应,马超忍不住的出声询问:“阿爷,这事情到底该怎么应对?

        贼人是在是太过于狡诈了!

        太过于无耻了!

        从来没有想过,居然有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咦?阿爷你为什么还不说话?”

        马腾伸手摸摸自己那因为保持微笑,而变得有些坚硬的面庞,忍住了想要抽打自己这长子一巴掌的冲动道:“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马腾说这话的时候,显得有些咬牙切齿的。

        随后喊来韩遂一起商议这个事情。

        韩遂在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也一样是显得有些沉默。

        一时间有些老虎吃刺猬,无从下口的感觉。

        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鳌头关这里的人,居然这样的无耻,不打正面战争,直接对着这样的事情下手。

        以往,他们为之感到骄傲的手段,这个时候反而成为了他们的一个致命缺陷。

        这让他们心中在释放谣言,凝聚人心这件事情上的骄傲与得意,消失殆尽。

        余下的,只有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挫败感。

        他们都没有想到,仗还可以这样打!

        一时间都被弄的有些措手不及……

        “你们说会不会是刘成那贼子来到了鳌头关这里,不然凭借着牛辅,绝对弄不出来这样的花招?”

        沉默一阵儿之后,韩遂开口这般说道。

        他此时说出这话,让在场的马超父子,以及其余几个西凉的高级将领心头都是忍不住为之一震。

        倘若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有很多事情,就都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代表着他们之前的很多预判都是错误的!

        这将会很要命!

        “应该不会,刘成贼子之前与董卓闹的那样生分,不似作假。

        而且,长安那里的刘家兄弟……”

        马腾摇头加快,进行否认。

        几人又商议了一番,仔细询问马超这一段儿时间,与鳌头关这里交战的情况。

        最后得出结论,刘成刘克德不可能在这里!

        在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之后,众人都是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

        纵然心中不愿意承认,他们此时也不得不承认,那个他们只听过名声与战绩,仿佛横空出世一般的男子,带给了他们太大的压力……

        “贼人无耻,需要如何应对贼人无耻手段儿?”

        马超再度出声询问。

        相对于刘成有没有来到鳌头关,他更加关心这个问题。

        这几天,他是吃够了贼人这个计策的苦头,在他看来,这就不是人能够出的主意,实在是过于歹毒,让人无从下手。

        这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重新回到这个问题上,众人再度为之一静,一时间,谁也没有吭声。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韩遂开口:“强攻吧,从明日开始,直接强攻鳌头关。

        咱们开始强攻了,贼人们也就没有办法施展太多这般的手段儿。

        而且,说不定在强攻的过程中,双方会打出火气,如从以来,董贼那边宣扬的这些东西,就会大打折扣。”

        马腾思索一阵儿,点点头表示对韩遂提议的赞同:“确实需要强攻,如果不立刻进行强攻,任由贼人的谣言散布,将会对咱们这边的军心士气,造成一个极大的影响。

        拖得时间越久,越是打不成。

        而且,如今咱们也必须强攻,需要尽可能快的打下鳌头关!

        不然等到关中那里缓过劲,腾出来手,往这里调集过来大量兵马,咱们这边就更加难办……”

        此事就此定下,接下来便是商议出兵次序这些事情……

        “凉州那里来了大量兵马,乌泱泱不下十万人!”

        鳌头关这里,已经得到情报,在说这件事情。

        经过之前与马超的一些交锋,在场众人,很少再认为韩遂马腾的兵马都是垃圾了。

        此时不少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显得比较沉重。

        不要说那是十万个人,就算是十万头猪,想要将给一一抓起来,都有些不太容易。

        唯有荀彧脸上露出笑容,看起来不仅仅不担心,反而很是欢喜的样子。

        “闻听贼人大军至此,文若为何不惊反喜?”

        留意着荀彧神态变化的牛辅,见此出声询问荀彧,心中希望荀彧能够再度给出令他惊喜的计策出来。

        荀彧道:“凉州各种势力交错复杂,许多兵马都是他们通过一些特殊手段儿,汇集起来。

        人心不齐,难以做到有效统治。

        这样多的兵马汇集在一起,是他们的优势,同样也是他们的劣势。

        兵马越多,他们就越是难以管理,也就越容易出事……”

        听到荀彧的话,在场众人,皆是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他们大多都只是看到了西凉兵马大举而来,却没有看到那隐藏在庞大力量之下的虚弱。

        此时却被荀彧直接一言道破。

        在场众人,再没有人不将荀彧放在眼中,升不起丝毫的轻视之心。

        “那接下来需要如何应对?”

        牛辅望着荀彧再度开口。

        在确认了荀彧有大才之后,牛辅干脆就不动脑子了,遇事不决,直接问荀彧。

        他的想法很简单,很多事情,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应对办法,把事情做的妥妥当当的,那既然这样,自己还费这脑子做什么?

        荀彧闻言对着牛辅拱拱手道:“贼人率大军而来,利在速决,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越是不利,不论是兵马粮草,还有担心咱们这里会迎来关中援军,都会迅速发兵进行强攻。

        弄不好从明日开始,贼人就将大举攻打鳌头关。

        需提前准备好大量守城物资,应对贼人冲锋。

        万万不能擅自出城。

        此时就是依靠地形优势,使劲的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

        将其第一波攻势打下,那么对于敌人的士气这些,就将会造成一个极大的打击……”

        荀彧在这里侃侃而谈,谈笑之间,就将马腾韩遂等人,给安排的明明白白。

        “文若的话大家伙都听到了吧?就按照文若说的来……”

        荀彧声音落下,牛辅望着众将开口这般说着。

        众将纷纷领命,很快就准备起来……

        第二天,天色刚蒙蒙亮,就已经有大量西凉兵卒铺天盖地而来。

        很快就分出一部,进行攻击鳌头关。

        鳌头关上的将领,见此心中不由对荀彧升起了浓浓的敬佩之情。

        这真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说马腾韩遂会攻击鳌头关,这兵马一大早的就来了。

        就仿佛他听到了贼人商议的战略一般!

        扭头看看鳌头关上,早已经准备好的各种守城物资,以及蓄势待发的兵卒,他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些笑容,就让这些人过来送死吧!

        不仅仅是鳌头关这里受到冲击,就算是大小两个鳌头山上的两个营寨,也一样有凉州人冲击。

        韩遂他们要三面开花,让鳌头关这里的人疲于奔命!

        没有什么花哨,战斗直接打响,凉州人来到这里之后,多余的试探都没有,就开始了攻城。

        当然,最先攻击鳌头关的,不是韩遂马腾的本部精锐,而是与他们联合起来的羌人部落的武士……

        他们没有什么花活,并不代表鳌头关这里的人,就没有什么花活。

        在看到第一波进行攻关的人,乃是羌人之后,鳌头关上,立刻就出现了一二十个羌人兵卒,拎着木制大喇叭,用羌人的话,出声高喊。

        说董太师还是那个以往杀牛宰羊招待羌人,与羌人交好的那个人,没有因为地位上的变化,而出现什么变化之类的。

        牛辅率领的兵马,大多都是董卓的本部,是刘成崛起之前,董卓手里最为精锐的一部分力量。

        以凉州人为主。

        不仅仅有凉州的汉人,还有羌人。

        在羌人进行喊话的时候,还有几十个被专门安排了任务的氐人也在做准备。

        若冲击关隘的有氐人,那么这些人也将会立即出动,化身成为一个个人形宣传机器,瓦解攻城一方都是士气。

        后方凉州军阵那里,马超见到这样的一幕,只觉得有些牙疼。

        来了!

        来了!

        又来了!

        这些该死的家伙们,又开始来这一套了!

        此时此刻,他只觉得整个人都无比的憋闷,同时也期待着大军能够迅速攻破鳌头关。

        一旦攻破鳌头关之后,他第一时间就要审问出是谁出的这个阴损的计策,然后将之给砍死,把嘴给他剁的稀巴烂!

        这他娘的不是人干的事,太气人了!

        马腾韩遂等人,也见识了这种无耻的手段,当下就命令攻击鳌头关的人重点照顾这些嘴贱的人。

        但鳌头关上早有准备,又怎么可能让他们得逞?

        一个个盾牌竖立了起来,阻挡攻击。

        在这等情况之下,那些羌族人,攻击的力度明显有了一定的下降。

        毕竟鳌头关之上,出声喊叫的,也是羌人,且董卓以往在凉州,确实没有做出多少祸害人的事情,还与不少的羌族人交好。

        哪怕是马腾韩遂等人也派出人不断的唱反调,告诉手下兵卒,这些都是阴谋,是董卓等人用来骗人的也一样不成……

        夜色的浓郁,天空灰暗一片,不见丝毫星光。

        但夜色并不寂静。

        鳌头关这里,已经成为了血肉磨坊。

        关前狼藉一片,大量兵马倒伏于地。

        血腥味,尸体烧焦的味道……种种味道混在一起,闻之令人作呕。

        关上关下,灯火通明。

        喊杀声,痛呼声,惨叫声……各种声音连成一片。

        战斗的激烈程度,比白天有过之而无不及!

        韩遂马腾等人,算是铁了心的要将鳌头关攻打下来了。

        二人也是经常用兵之人,知道士气可鼓不可泄,若是第一波冲锋没能将鳌头关攻打下来,那么在之后,想要再次组织起规模和强度更大的冲锋,可就难了……

        “这些狗崽子们,是真的不要命了!”

        鳌头关上,樊稠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出声骂道。

        然后接着指挥兵卒防御杀敌。

        鳌头关之后的军营之中,高顺以及其手下的陷阵营将士在呼呼大睡,根本就没有将那正在发生的、极其激烈的战斗放在心上。

        从马超带领先锋率过来,一直到现在,高顺以及他所带领的陷阵营兵卒,从来没有出战过。

        不仅仅没有出战过,吃的食物还比平日里要好。

        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吃好喝好睡好,养精蓄锐。

        等待战机与命令,做最后的一击!

        ……

        “也不知道阿弟他们怎么样了,走到了哪里……”

        没有参加战斗的马超,也一样没有睡着。

        此时,忍不住想起了带兵行险的从弟马岱。

        他现在是真心希望自己的从弟能够成功,能够立下奇功!

        通过接连不断的接触,他已经确定,横在眼前的鳌头关,确确实实就是一个难啃的硬骨头!

        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就算是自己这边,能够一直维持这样的攻击力度,能不能将鳌头关打下来,也是五五之数。

        但是,自己这边真的就能够一直维持这样的攻击力度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样的攻击力度,最多只能再维持两天而已。

        久攻不下的挫败感,以及攻坚所带来的伤亡,还有那该死的鳌头关之人,不断在那里散播的谣言,将会迅速的打击自己这边的士气,瓦解战斗力。

        攻坚战,吃亏的永远都是攻坚的那一方,毕竟双方在地理位置这些上面,相差太大……

        “唉~”

        脑子里乱糟糟睡不着的马超,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山林之中,马岱等人在休息。

        没敢点火,就这样报团取暖,依靠着彼此的体温,给袍泽,也给自己带来一些温暖。

        出发时的一千人,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九百四十五人。

        剩下的五十多人,都交代到了前行的道路上。

        山路崎岖险峻,一不留神就可能会坠崖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则是严寒。

        这成为了他们这一次行动最大敌人。

        高山之上,本身就比平地里的气温低,毕竟海拔每上升一百米,气温就会下降零点六度。

        行进之中,怕暴露基本上很少点火。

        携带的虽有一些帐篷,但很难找到足够平整,比较适合的地方去搭建帐篷……

        在这样的情况下,得风寒的人很多。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落下了……

        后半夜的时候起风了,风吹着没了树叶子的枝杈,发出尖锐的声响,听着就让人觉得冷。

        寒冷,无处不在,直往人的衣服里面钻。

        哪怕是你将身上的衣服,裹得再紧也没有什么用。

        很多勉强睡着的兵卒,都被冻醒,就连马岱也是一样。

        只觉得浑身都是冰冷的,手脚都被冻的麻木。

        “这该死的鬼天气!莫不是在与人故意作对!”

        马岱出声咒骂。

        “军侯,生火烧些热水让兄弟们喝了暖暖身子吧,再这样下去,只怕很多兄弟都扛不住了……”

        有人熬不住,过来央求马岱。

        马岱生性谨慎,本不想答应。

        只是,此时天气确实太冷,若真的继续这样硬扛下去,就算是自己能够带着兵马,悄无声息的摸过去,绕到贼人后方,手下也没有多少能战之兵了。

        也难以发挥出多大的力量!

        马岱犹豫一下,只得同意这个提议,让人生火取暖。

        不过特意做了交代,每一堆火,都不要点燃的太大,更要注意,千万不要将周围的其余林木这些给点燃了。

        生火的时候,一定要找相对低洼的地方生,并进行一定的遮挡,尽量不要让火光漏出去……

        在马岱同意生火之后,兵卒们立刻就行动起来。

        没过太久,这里就升起了一堆堆的火焰。

        有了火,以及热汤,兵卒们觉得好受多了。

        有的人很快就进入到了梦乡,有的人则睡不着。

        马岱思索了一阵儿事情,很快就在一堆火旁,背靠着树木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觉得脸上一凉一凉的。

        从睡梦中醒来之后,马岱睁开眼,气的差点大骂出声。

        因为,下雪了!

        雪,是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东西。

        因为雪不仅仅代表着寒冷,还代表着山路更加难行!

        让他们本就难行的路程,变成更加霜上加雪!

        对,就是霜上加雪!

        忍住想要干老天的冲动,马岱开始在心里面祈求老天给点面子,稍微飘两片雪花意思意思算了,不要下的太大。

        不知道是不是他想要干老天的想法被老天知道了还是怎么回事,老天并不没有让他如愿以偿,雪花很快就变得密集起来。

        等到天色变亮的时候,雪花已经连成了一片。

        举目望去,满眼都是白的。

        而且,雪还在下,半分停止的意思都没有。

        包括马岱在内的人,此时都陷入到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无力与绝望的境地。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们本就够艰难了,可现在偏偏又降下这等大雪……

        天亮之后,马岱站了起来,手中握着长枪,拄在地面上,当做登山杖使用。

        “我等已经没了退路,向前者生,向后者死!

        诸位随我马岱前行,只有走出去,我等才不会被冻死在山上!”

        他提高声音,挺直胸膛,拄着长枪,率先前行。

        此时的马岱,就是一个合格的将领,而不是一个提前加冠,比马超年纪还要小的的人。

        众兵卒被马岱所感染,纷纷起身,拄着长枪,或者是砍树枝之类的作为手杖,随着马岱一起前进……

        “好大的雪!”

        张翼起床之中,走出营帐看着这一片的纷纷扬扬,满是欣喜的出声说道。

        天气一下子变得寒冷,又有大雪降下,这可真的是一个好消息。

        这样的话,皇叔等人,穿越那泥泽的时候,就好走多了吧?

        “是啊,好大的雪,这山路本就难行,这雪再一降下,就变得更加难行了,本地猎户,下大雪的时候,都不愿意往山上去。

        咱们这里,应该就更加没有人从这里过了!”

        一个队率走过来,出声接话道。

        二人感慨的点,完全不一样。

        张翼摇摇头道:“一样不能掉以轻心,打仗这事情,邪乎的很。

        往往不少时候,你越是觉得不可能,就越是会发生。

        当初,谁也没有想到,张文远会带兵穿行几百里无人山地,滚下摩天岭,一路摸进西川。”

        作为原益州将领,他对于张辽进入西川的那一次行动,有着更加直观的感受。

        比外人更加清楚,张辽带兵走的那一条路,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这队率点点头,随后带着一些抱怨道:“鳌头关那里,估计已经打成一片了,许多人都立下了大军功,可咱们却被弄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守着,这能守到什么啊……”

        张翼皱皱眉头:“打仗需要从全局出发,需要众多人相互配合。

        若谁都不愿意过来守这些小路,那真有贼人从这里摸来,到了后面该当如何?

        这些话,以后切不可再言!”

        这队率吐吐舌头,点头称是……

        “诸君,只需下了这道岭,咱们便彻底走出来了!”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马岱,回顾兵卒,满是兴奋的说道……

  https://www.zssq8.com/49_49752/127436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