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日月风华 > 第八七七章 顽疾

第八七七章 顽疾

        众人散去之后,大理寺卿苏瑜却没有急着回去,跟着秦逍到了居住之所,扫了一圈,笑道:“看来夏府尹做事还是很周到,没让你在这里受委屈。”

        “大人请坐。”秦逍似乎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给苏瑜倒了茶,这才坐下道:“多谢大人今日帮忙,下官.....!”

        苏瑜抬手阻住,摇头道:“和老夫就不必说这些客套话。渤海使团昨日去了宫门外,求圣人主持公道,圣人派了几波人劝说他们先回四方馆,可是他们到昨天半夜都没离开。”抚须笑道:“渤海人像狗皮膏药一样黏在宫门外,实在是不成体统,圣人这才下旨,由国相下令召集三法司和礼部、鸿胪寺的官员一起处理此事。”

        “原来如此。”秦逍还奇怪诸部官员为何都会来到京都府处理此案,却原来是圣人被渤海人弄得没办法。

        “今天把事情也都说明白了。”苏瑜轻声道:“对于这次事件,渤海人自然是怨怒无比,不过朝中的官员们对你还是比较维护。毕竟都觉得自己是天朝上邦,如果治了你的罪,刚刚挽回的尊严立时就会重新被渤海人踩在脚下,这事儿礼部和鸿胪寺那边首先就接受不了。”

        秦逍微微点头,昨日各司衙门的官员络绎不绝来探望,秦逍夜里想想,心里其实也明白,在外交事务上,鸿胪寺首当其冲,后面就跟着礼部,如果在外邦失了威风和尊严,最开始挨骂的肯定就是这两大衙门。

        这两个衙门自然不愿意看到朝廷向渤海人示弱。

        至于国子监,多是文士大儒,这些读书人对于国家的尊严自然是看得比谁都重。

        “国子监的白祭酒亲自前来探望你,代表的就是一种态度。”苏瑜微笑道:“那些文人士子看到国子监的态度,自然也会为了大唐的尊严全力维护你,如此一来,其他各司衙门当然也会紧跟而上,毕竟大伙儿在渤海国这件事情上,都不想看到被一个大唐的附属国欺辱到头上来。他们也是借你向圣人施加压力,所以圣人也不会为了渤海国为难你。”

        秦逍知道苏瑜这话是一针见血,诸部官员前来探望,未必是对自己情真意切,但在维护大唐尊严的事情上,这一次大部分官员确实保持了立场一致。

        秦逍问道:“老大人,您觉着这事儿会是怎样一个结果?”

        “两国结亲肯定还是要继续的。”苏瑜抚须道:“渤海使团千里迢迢跑来京都,就是为了从大唐娶回公主,如果这件事情没办好,使团那帮人回国之后肯定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朝廷这边,从圣人和国相的态度也能看出来,还是希望竭力维护两国的关系,所以还是会赐亲,不过渤海人奢望迎娶李唐皇族血脉的公主,那是痴心妄想了。”

        秦逍虽然知道麝月肯定已经安全,但心里还是挂长孙媚儿,紧张问道:“会将谁送到渤海?”

        “这个老夫可就真不知道了。”苏瑜道:“宫中美人众多,京都官宦世家的大家闺秀也是不在少数,挑选一名才貌双全的美人赐以公主封号并不难。”顿了顿,脸色却是凝重起来,眉宇间显出担忧之色:“不过经此一事,东北的形势肯定不再像之前那么高枕无忧,谁也不敢保证渤海人不会生出乱子来。”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老大人,朝廷准备筹划收复西陵的战略,经此之事,会不会因为影响到朝廷的战略?”

        “如果是圣人和国相都决意收复西陵,自然不会因为渤海耽搁计划。”苏瑜正色道:“西陵那边也确实要做筹划了。李陀在西陵称帝,号称自己才是大唐的正统,仅此一事,圣人第一个收拾的便是他。之前因为国库空虚,实在无力为收复西陵做准备,如今可以从江南募集军资,圣人当然会尽快指定方略。西陵如果一直拖下去,被李陀和兀陀人完全掌握,对大唐的威胁可就远比南疆和渤海要严重的多。”

        秦逍知道

        这位老大人其实对朝中之事心中一清二楚,只不过平时总是装糊涂而已,他既然这样说,看来朝廷收复西陵的战略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化,心下微宽,笑道:“大人这番话,让下官彻底安心了。”

        “老夫知道你的心思。”苏瑜微微一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重回西陵。”微一沉吟,才道:“不过既然出了这事儿,朝廷只怕在东北那边也要有些动作,如果不早做准备,万一渤海人真的铤而走险,后果不堪设想。”

        秦逍道:“辽东那边有安东都护府,听说也有数万兵马.....!”

        “你还真以为辽东军能挡得住渤海人?”苏瑜轻叹一声,苦笑道:“你还是在朝中待得太短,许多事情不大明白。其实但凡对辽东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辽东军已经是烂到骨子里,别说和渤海军打,就连辽东的当地悍匪都能让辽东军丢盔弃甲。几年前五千辽东军,竟然被八百悍匪追了两天两夜,死伤惨重,你说朝廷还能指望他们守住东北?”

        秦逍对辽东军了解的确实不多,毕竟自武宗皇帝将渤海打的跪地乞降之后,渤海与大唐两国边境虽然偶有小冲突,但总体而言算得上是和睦相处,也因为东北几无战事,所以世人对辽东军也就很少关注。

        而北方四镇直接卫戍帝国北境,防守的敌人就是曾经聚集十万之中南下的图荪人,南方军团则是一直在盯着南疆,这两支军团自然也就成为大唐最为人瞩目的兵马。

        秦逍听得苏瑜这样说,有些诧异。

        他在西陵茶馆里听说书的时候,最喜欢的便是武宗东征的故事,在说书人的口中,武宗皇帝是太宗皇帝之后,武功最为卓绝的大帝,在武宗皇帝的手中,不但将西陵完全纳入帝国的版图,而且让一度在东北狂妄无比的渤海国俯首称臣。

        武宗皇帝麾下,猛将如云,大唐铁骑更是所向披靡,每当听到大唐铁骑大破渤海军的桥段时,秦逍便觉得热血沸腾,武宗皇帝在位时期,是大唐自开国之后又一次巅峰荣耀时代。

        据秦逍所知,渤海臣服之后,武宗撤军回国,但为了震慑渤海人,让渤海人永远跪伏在大唐脚下,在东北设立安东都护府,挑选了精兵强将驻守东北,而那批留守的兵马,也就成了如今辽东军的前身。

        辽东军是当年那支所向披靡的大唐铁骑延续,在秦逍心里,自然也是战斗力十足,可是今日从苏瑜口中才知道,今日之辽东军,和当年东征唐军已经是不可同日而语。

        “大人,据我所知,辽东军的前身,似乎是东征的那支唐军。”秦逍疑惑道:“为何会沦落至此?”

        苏瑜叹道:“武宗皇帝设安东都护府,留驻精兵强将,当年确实是足以威慑东北各部。东北四郡,都是幅员辽阔,而且物产丰富,当年武宗皇帝留下两万精锐,东北四郡的半数赋税都充足这支兵马的军饷用度,其实也是为了褒奖他们的战功。此外东北周边包括渤海在内的大小诸国,每年都会向安东都护府送上大批的财物,这些也都被分发给了辽东军,当时辽东军在大唐各部兵马之中,待遇最好,军饷充足,衣食无忧,能够调往辽东军当兵,成了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秦逍心想那边虽然气候不好,但待遇极高,也难怪大家都想去。

        “本来辽东军坐镇东北,大唐东北边境也就高枕无忧。”苏瑜摇摇头,苦笑道:“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武宗皇帝东征之后,东北再无战事,辽东军吃香的喝辣的,你觉得时间一长,这支兵马还能是当年那支骁勇善战的东征之师?据老夫所知,辽东军耽于享乐也就罢了,军中官兵还在那边大肆圈地,老兵过世,子弟继承军位,整个辽东军已经成了一股力量,针插不入,油泼不进。”

        秦逍皱起眉头,苏瑜轻声道:“朝廷对此当然也不会视若无睹,每位皇帝都会派钦差前往整肃,虽然也确实拎出一些人杀鸡儆猴,

        但辽东军在那边的根基太深,除非连根拔起,否则只是杀几个人,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改变。但辽东军已经成了东北的地头蛇,要想连根将他们拔起,一个不慎,很可能会闹出更大的乱子,朝廷要依靠他们卫戍东北,而且东北那边虽然有半数赋税充作辽东军的军饷,但至少还能向朝廷上交一半,所以这事儿也就一直拖下来,辽东军也就变得尾大不掉了。”

        秦逍深吸一口气,忍不住摇头。

        他现在才知道,大唐的问题远比自己想的还要严重的多,渤海国固然是心腹之患,成为地头蛇的辽东军又何尝不是隐患?

        “当今圣人登基之后,也一直没有精力去过问辽东的事务。”苏瑜轻抚胡须,低声道:“反倒是为了帝国的稳定,还派了钦差前往赐封了不少辽东军的将领。现在东北的局面就变得很复杂,朝廷要提防渤海人,就必须加强东北的防御,可是要调兵去东北,最大的阻力就是辽东军,他们已经将东北视为他们的地盘,自然不可能让其他兵马进入东北境内。可是不调兵过去,依靠辽东军抵挡渤海军,那简直是痴人说梦。辽东军虽然装备不差,可是军纪松散,疏于操练,半数以上的兵士都不曾真正打过仗,比起这些年四处征战的渤海军,孰强孰弱,不言自明。”

        秦逍神情凝重,心里很清楚,如果朝廷不能加强东北的防御,让东北没了后顾之忧,那么日后也就无法全力投入收复西陵的战事。

        “圣人和国相既然决定制定收复西陵的战略,就一定要先稳住渤海,也正因如此,才会同意这次两国联姻。现如今渊盖无双死在大唐,再想轻易稳住渤海就不是容易的事,既然无法指望联姻能保证东北的稳定,那么就必然会对辽东军进行整肃。”苏瑜轻声道:“无法保证东北后顾无忧,朝廷也就绝不可能轻易对西陵开启战事。”

        秦逍叹道:“辽东军已经尾大不掉,想要整肃他们,可不是容易的事,朝廷能派谁去做这件棘手的事情?”

        “老夫想老想去,就两个字,没人!”苏瑜干脆利落道:“你也清楚,唐军也是派系众多,辽东军自成一股力量,朝中派去任何大将,他们几乎都不买账。朝中名将走的走老的老,能够有足够威望震慑唐军各派系的也是屈指可数,太史老将军算一个,不过老将军多年前就已经辞官,如今在家养老,不过问世事,就算朝廷想派他去辽东,一把老骨头没到东北,恐怕就死在半道上了。”

        秦逍微微颔首,苏瑜轻声道:“黑羽苏将军如果活着,将他调到辽东,或许也能有些用处。苏将军当年雪夜擒可汗,逼退十万兀陀铁骑,唐军上下对他还是很敬畏的。只可惜苏将军不在料.....!”摇了摇头,唏嘘不已。

        秦逍也是黯然。

        “反正这事儿麻烦得很,不过也不是我们能操心的。”苏瑜饮了一口茶,道:“稀里糊涂扯远了,老夫先回衙门了,你在这里好好待着,不用担心其他事。最多也就这一两天,圣人的旨意肯定会下来,你稍安勿躁。”

        秦逍送了苏瑜离开,回到屋里,虽然今日在三堂对证时候迫使渤海使团拂袖而去,不过现在他也开心不起来。

        苏瑜今日说这番话,肯定不是闲来无事,老大人知道秦逍一直关心收复西陵,今日这般说,其实也是让秦逍有些心理准备,有些问题如果不解决,想要收复西陵绝非那么顺利的事情。

        诚如苏瑜所言,东北的症结就在辽东军的身上。

        朝廷要加强东北的防御,就必须向辽东补充精兵强将,但如此一来,却伤害到辽东军的利益,这股力量也必然成为向东北补充兵马的最大阻力,甚至可能因此而生出其他的乱子,可是如果不补充兵马,将防御渤海的任务交到辽东军身上,这帮已经不知冲锋陷阵为何物的老爷兵却显然担不起如此大任。

        秦逍想想,也觉得头疼。

  https://www.zssq8.com/44_44374/127437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