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明尊 > 第二十四章黄泉路下,镇压魔龙,钱晨血亏

第二十四章黄泉路下,镇压魔龙,钱晨血亏

        “果然,这条路并未布下什么惊天的杀阵,只是依靠魔穴的造化和这八十一盏青铜古灯,才能削除我们的寿元!”

        一名结丹巅峰,快要修成阴神的老怪物,挥手张开了一张阵图。

        阵图落下,化为一座冰火交织的阵法,显化蓝赤相接的一张太极图,镇压住了青铜古灯。

        几大世家中的老怪物尽数出手,只是祭炼到巅峰的法器,就有五件之多,乃是几大世家近半家底。

        金家老怪物祭起来的阵图,能汇聚几位老怪之力,发挥近乎法宝之力。

        雷家的老怪物,则驾驭着一件铭刻各种神兽真形的大鼎法宝,鼎中孕育雷光,极为不凡。这些人合力催动,种种兽形雷光轮番轰击,打的整条青铜灯路都在颤动。

        他们以法宝、阵图镇压了自己的寿元后,这条路仿佛真的无法削动他们的寿元了。

        “攻破灯阵,取走这里积蓄数千年的灯油!”雷家的老怪物,大声喝令道。

        辛家的老狐狸最为狡诈,一面祭炼起一架青铜车,车上站立着一尊神人,手指南方。正是辛家的传承之宝——只差一步,便能炼成法宝的仿制指南车!

        另一面,则在各种划水咸鱼,躲在最后面。

        指南车专破各种阵法禁制,割裂了八十一座青铜人俑古灯之间的联系,这些青铜人俑离开了阵法和脚下的这条路的加持,不过是结丹战力,很快,就又有数尊铜人被打入黑暗中,同时也有两个老怪物被青铜人俑打的四分五裂。

        血肉横飞,洒落在路上。

        那人面蛇身的青铜人俑攻杀而来,它浑身笼罩在一股烟气中,挥手打出两道无比灿烂的神芒,有眉有眼,如同龙蛇,瞬间就劈开了一尊结丹老怪物的脑袋。

        另外一位老怪物想要转身逃走,却被人俑手腕上的青铜古蛇卷住了手脚,骨骼和血肉摩擦的声音,闻之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只听血肉撕裂的‘刺啦’一声……

        一尊有内甲法器护身的结丹老怪物,就被青铜人俑从头到脚,撕成了两半。

        尸体垂落在地上,很快如蜡一般融化了。

        “太凶残了!”马老黑逃往白骨林的路上,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想起自己刚刚还在这等凶物之下,买卖交易,休息闲聊,不禁心有余悸。

        雷禺御空而来,目中闪烁着雷光,他头顶一尊三层的青铜古塔,两只手臂上缠绕着青紫色雷霆,青铜古塔上百丈雷光垂落,被他挥手打出,显化离、坎卦象。

        登时雷光化为水火两相,轰向那人面蛇身的青铜人俑。

        “八卦神雷!”

        抽空偷偷关注后面的钱晨微微一惊,仔细观察才发现雷禺并未完全练成八卦神雷,而是借着头顶的这件法宝之威,才能勉强打出这一击。

        “难怪雷家能走通神霄派的路子,他雷家祖上绝对和神宵派有关系,不然不会炼出一件蕴藏了神霄派八卦神雷法的法宝。”

        “这青铜塔,分明就是那青铜大鼎的塔盖。塔盖蕴藏兑、艮、离、坎四卦,鼎身蕴藏乾、坤、巽、震。合力便能打出完整的八卦神雷法。但看来雷家并未有人有这本事,只能将塔盖和鼎身分开使用。”

        “雷家也是废物,纵然祖上从神霄派带出的雷法未能完全传下,但这件法宝在他们手中那么久,居然还未参悟出八卦神雷法的全篇,当真是废物至极!”

        “若是到我手上,不出三年,我就能练的比神霄派自己还要溜!”

        人面蛇身的青铜人俑被打入黑暗中,少顷又重新挣扎而回,只是身边的香火愿力所化的烟气,淡薄了七分,只剩下薄薄一层。而其他的青铜人俑,坠入黑暗就再无声息,惹得几个老怪物大声道:“收着点,这些都是命啊!不要将命灯打入黑暗!”

        陶侃带领陶家子弟,跟着青牛进入白骨林中,他们如钱晨一般裹在祈神香的烟气中,倒也遮蔽了自己的气息,没有引来白骨林中的毒尸,尸魔。

        陶侃微微皱眉,看着打的难解难分,甚至世家老怪物还略占上风的两方。

        凝重道:“这灯阵的威力,似乎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青牛好奇回头,似乎是感觉跑的足够远了,它就站在白骨林边缘朝那里张望。

        “当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厉害!”钱晨心中暗道,毕竟这一套出自左藏库的青铜人俑灯,也不是什么厉害法宝,不过是法器层次!

        加上钱晨的阵法修为不足,又在两旬之前,才着手布置这魔穴灯路。

        阵法运行,借天地之势。

        才布置二十天的阵法,能有什么威力?等到借助魔穴元气,再运行千百年,那时自然能轻易对付这些人,来一打阴神修士都是九死一生的下场。

        但此时,这灯路八十一盏铜灯布置的北斗斩仙大阵,确是徒有其表。

        可以说世家这番动手,算是真的抓住了机会……只是,钱晨知道自己阵法实力不足,所以还为这灯路准备了其他手段!

        面对自己因为阵法修为不足,留下的破绽,钱晨不得不拿出自己平生的演技出来。

        他面色有三分凝重,三分悚然,还有三分不忍,这一刻演技爆发,将散修和陶家的目光都引过来,低声感叹道:“真是一群蠢货!这青铜人俑、命灯大阵,并非是魔穴洞府阻拦外人进入的陷阱,而是那位前辈留下来保护我等的阵法!”

        “他们为什么不想一想,灯阵和古道设在这里,究竟在防备什么?”钱晨冷笑道:“只要不心生贪念,这一路走下来,能有什么危险?而青铜人俑和命灯都是破暗烛幽,镇压邪祟的布置。那条不能回头的路,防备的是魔穴之外的我们,还是魔穴之内的东西?”

        灯路上回头的后果,让所有见过那一幕的散修无不敬畏万分,而今听钱晨此言,更是惊悚……

        路上的人俑命灯,不能回头的禁忌,好像都是针对墓中可能跑出来的邪祟!

        青牛凝视那条路许久,看到近半的青铜人俑都被打入黑暗,就连那人面蛇身的神像,也被雷家那件法宝的搭盖,鼎身合力镇压。在青牛的感应中,一股恐怖的气机即将爆发。

        青牛不禁牛毛炸开,惊悚道:“是的,这灯阵人俑不是用来镇压人的,命灯的雄厚生气,人俑驱除邪祟,都是镇魔之物。这命灯大阵的九成力量,都在镇压某些东西。他们再继续撼动此阵……只怕要放出那被镇压的大凶!”

        但就算知道此事,也没有人能阻止这些疯狂的老怪物了!

        金家雷家的老怪物,终于合力镇住了一尊青铜人俑,他们伸手想要摘下那盏命灯,有人放声大笑道:“这灯阵不过如此,我等拿到命油,又能坐镇家族至少数百年。合该我金雷两家因此大昌!”

        神宵派的林长老,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钱晨几人的身边,看着这一幕,眉头微皱,暗道:“莫非是我算错了?这灯路下,分明隐藏着极大的凶险才是?”

        “若是算错了,这些命油可就真便宜了这些废物了!”

        看到命灯中满盈的灯油,几个老怪物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有人还假惺惺的叹息道:“若是知道这灯阵如此虚有其表,我等也就不用……唉!让后辈看笑话了!”

        “那些年轻人若是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不肯为家族牺牲一二,心怀怨愤,早晚是个祸害,不如就将他们葬在这魔穴之中。为家族的未来,布置一二手段!”有人想要灭口。

        更多的老怪物点头称是……

        就在灯油触手可及的时候。

        他们脚下铭刻天魔秘箓的石砖上,突然有绝世杀机涌动,丝丝血红的魔光,勾勒起地砖上铭刻的暗纹,将这条漫长的路,化为无数天魔秘箓构成的一件法器。

        这是钱晨从大天魔碑上参悟出的魔道真传。每一件大天魔碑上都记载的一门魔道传承,落入钱晨手里的那一面,虽然其上的传承被女帝抹去,但以钱晨的无上魔道天资,却硬生生的从那残留的一点气韵和大天魔碑这件魔道灵宝的根本灵光中,参悟出了几门魔道真传。

        这便是其中一种,也是大天魔碑的一种变化——黄泉路。

        奈何桥!

        “这是……”

        涌动的惊世杀机,让路上的所有人都战栗了起来,犹如末日来临了一般,脚下的路微微震动,仿佛封印的绝世凶物将要出世。

        这股威压,让人感觉阵阵窒息,那些老怪物阴晦的金丹都在颤抖,他们干枯的血肉似乎都要崩裂开来。

        这一刻,雷禺,金重和最为狡猾的辛家大长老,果断舍弃了一切。

        带着麾下子弟,想要退出这条路。

        人面蛇身的青铜神灵,身上缠绕着最后一缕香气,站在路的尽头,并未理会他们从自己身边逃脱,它只锁定了那些为了延寿,身上带着邪祟魔头气息的老怪物们。

        它还在镇压这条路!

        “那些老怪物身上有九幽的气息,他们被阻拦在了路上!”青牛感叹道:“路的下面镇压的东西,让老牛我都感觉非常恐怖。他们死定了!那小子说的没错,人俑命灯都是保护我们的。这些布置,是不能动的!”

        “他们早就该死了!强自延长寿元,以阴寿续阳寿。”

        “这些老怪物,已经不算人了。”马老黑冷笑道。

        郭爷也放下了手里的烟锅,微微摇头:“他们死不足惜,但如果那条路镇压的东西跑了出来,甚至跑出了魔穴……恐怕会掀起一场浩劫。”

        青牛摇头道:“就算这条路的布置被破坏了!路口不是还有一块石碑吗?”

        马老黑面色古怪:“被你们踹倒的那一块?”

        “既然能被踹倒,就说明那位前辈不在乎!”陶侃感叹道:“楼观道纵然衰落已久,终究是太上真传,底蕴不凡,在最衰落的时代,犹然能镇压魔穴中的大凶。”

        “不……他在乎!”钱晨腹诽道。

        “石碑上绝对有前人留下的禁制。”青牛道:“我曾经在石碑后面,看到过此地的禁法布置。”

        那条灯路上,无数石砖浮动,上面铭刻的天魔秘箓,散发出极为恐怖的气息。这条路突然拱起,化作石桥。两旁的黑暗化为一条浩浩荡荡的河流,从桥下穿过,由无穷无尽的九幽之气构成,散发着地狱的气息。

        这股气息让青牛连退了好几步……

        “这是地狱的气息……河中藏着某种极为强横的东西,不整条河就是那个东西!”

        就在青牛话音刚落,石桥下的河流突然朝着桥上卷去,无边无际的黑暗化为一只魔龙,昂起头颅,目中血光喷出百丈。

        “无间魔龙……”钱晨低声吐出了几个字,让旁边的青牛为之侧目。

        无间魔龙地狱变!

        曾经的大敌妙空,为了挣扎出心中的心魔——太上天魔的影子,参悟原始魔躯,创出的魔道真传。

        妙空为钱晨所杀后,其所修神魔不死之身………无间魔龙,也化为了钱晨天魔化身的坐骑。

        钱晨将自己魔道之身分尸后,把它镇压在了这里。

        黄泉路,奈何桥……

        无间魔龙……

        两种神魔不死之躯赫然交缠在一起,随着魔龙张口,桥上的所有人浑身胀裂,破碎成一滩血雾,被魔龙吸入口中。十几位结丹的老怪物,竟无一丝还手之力,就连那接近阴神的雷家老怪奋力打出的雷鼎,那金家几人合力祭起的冰火太极阵图,都被魔龙轻易镇压。

        因为钱晨放水,而成功逃到了桥外的雷禺打出了手中的青铜神雷塔。

        塔盖和鼎神合力,劈出了一道犹如神刀的雷霆,雷霆之重八种卦象合一,犹如一把金色的神刀朝着魔龙斩去。

        八卦神雷——又称八卦斩魔神雷!

        但魔龙只是一摆尾巴,千丈龙躯抽打在八卦斩魔神雷之上,魔光便泯灭了雷光,塔盖和鼎身都被魔龙尾巴抽打,镇压在了身下。

        “到手了!”

        远处的钱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将雷家的祖传法宝偷偷收入囊中。

        雷禺吐血飞退,几乎是砸在了白骨林地前,他胸中五气溃散,金丹都受到了不轻的创伤,但他看着雷鼎被镇压在黑暗中,连自己的伤势都顾不上了,依旧拼了命的催动法诀。

        但落入钱晨手里的东西,哪有那么容易掏出来?

        留他一条命,都是嫌后面的项目没人体验。

        不然黄泉路上,人都死光了,钱晨后面准备的万尸林地,白骨浮屠,镇魔铁殿,不就都抛给瞎子看了吗?

        黄泉路上,魔龙吞噬了一切后,八十一尊青铜人俑从黑暗中,从路上,从被哪些老怪物击倒,封印的之处,爬了起来。

        它们头顶的命灯大放光明,灯盏中的灯油肉眼可见的消失。

        灯路尽头,那面古朴石碑上‘太上楼观,镇魔于此’八个金色大字突然浮起,悬浮在虚空,大放光明。散发出无穷的威势,将魔龙一击便打落桥下。

        命灯的光芒洗去石砖上的血红纹路,随着青铜人俑坐镇在桥边,命灯、金字、人俑一齐打出震动整个地窍的一击,将魔龙重新镇压。

        一切结束之后,石桥恢复成了原来的那条灯路,桥下的无间魔龙所化的黑暗河流,又重新被镇压。

        雷禺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岁,他倒在灯路尽头,颤声道:“都死了!所有人都死了!”

        侥幸逃生的几家子弟,骨子里发寒,战栗道:“白鹿折角,天降血雨,果然有大凶,这里不是仙府,而是货真价实的魔窟!”

        “那又如何?”钱晨摇头道:“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青牛站在路边,咂舌道:“这里太凶了!这条路下面都镇压着这等来自地狱的凶物,那八座铁殿里又有什么?老牛我有点想走回去了!”

        陶侃连忙抓住青牛的板角,低声道“灵尊……“

        青牛无奈叹息:“好了,既然都答应你了,就会帮你把家族子弟都平安带回去!”

        它话音刚落,就忍不住开口道:“全都带回去有点难,你看一半行不行?”

        不少陶家子弟,闻言头发吓得都倒竖了起来。

        看着陶侃的祈求眼神,青牛低声道:“你看,才刚刚进来,其他几家就死得差不多了,至少死了一多半的,还都是长老。我才要一半……好吧!好吧!怕了你了,老牛我血亏一点……”

        青牛板角上,落下一丝更加浓厚的先天乙木精气,它对陶侃道:“拿它去换香!这个鬼地方,祈神香能有大用……可以引动这里的镇魔之力。反正有事没事,供奉一炷香。保佑平安,镇邪护命无往不利。”

        陶侃回头,看了一眼露出宰杀肥羊的祥和笑容的钱晨,低声道:“不须灵尊出血,我这里便有些东西,应该能换他们一些香火。”

        青牛扭头道:“要是人家出价太狠了呢?”

        陶侃一咬牙:“这时候……贵也就贵一点了!”

        青牛这才点点头:“去吧!”

        钱晨手里的竹杠敲得梆梆响,脸上笑容满面,心中兴奋道:“来呀!香不一定能保佑你,我能啊!买一炷香,奉送一个出去的名额,你赚翻了!我血亏……你想想,你们都死在这里,所有的东西,不都是我的了吗?”

        “用我的东西,买我的香,等于白送……我血亏!”

  https://www.zssq8.com/41_41497/75001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