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明尊 > 第一百二十二章偶因博戏飞神剑,摧却终南第一峰

第一百二十二章偶因博戏飞神剑,摧却终南第一峰

        钱晨将广寒冰魄丹赠予宁青宸,便是为了这一刻埋下伏笔,妙空精修无间鬼母之身,本命神魔精通遁术,虽然钱晨未必能想到,他在短短时间内竟然开创出了无间魔龙这等神魔变化。

        但在昨夜,钱晨设下绝杀妙空的死局的时候,便已经考虑过这一点。

        三人之中,出身散修的宁青宸最弱,哪怕燕殊只有一枚七品元丹在身,但身为少清剑派真传,又是修士之中杀伐第一的剑修。

        纵然是妙空也绝不敢小视他。

        而宁青宸虽然资质、潜力都并不逊于世家的优秀子弟,但不说比起钱晨这般堪称此界跟脚第一的人物,就是和司倾国,燕殊比起来,一个是天师之女,正一真传;另一个是少清剑修起来,加上钱晨,正好凑齐了三位道祖的门下真传,堪称半个道门正统。

        钱晨将广寒冰魄丹赠予,一方面是此丹本就适合女修,更有为宁青宸送去一段机缘之意,凭着这枚元丹,只要宁青宸身家清白,说不得还能借此拜入广寒宫。当然这也是钱晨随意送出的一线机缘,成不成,更看宁青宸的福缘和意向。

        另一方面也是送这位师妹,一点防身的本钱。

        昨夜布局之时,宁青宸便主动提出,以自身为饵,布下这一手杀局。

        因此钱晨才会将天罗伞借出,垂落清光,凝滞虚空,逼迫妙空显现真身,给宁青宸创造以冰魄神光,冻住妙空本命神魔的机会。

        这一线杀局,在宁青宸这般心思细腻的布置下,没有给妙空半点机会。宁青宸身边的凤师目中射出一道神光,定魔神针牢牢定住了无间魔龙的一应变化,太阳真火烧成的毫毛金针刺入魔龙的眼中,叫它燃烧血焰的瞳孔,蒙上了一层灰白。

        瞳孔中的太阳真火金针,在妙空眼中发出强光,彻底蒙蔽了它的视觉。

        宁青宸指尖迸发的晶莹光柱,带着一缕太初寒气,非但冻结了虚空,甚至叫妙空的念头运转,都有些迟缓了。

        就连无形的神魂,都被冻彻了一般。

        这种熟悉的感觉,差点叫妙空以为那被困在城门战场上的钱晨,又脱身回来了。这种恐惧,又让他念头迟缓了几分。

        仿佛经过了几个倏忽,妙空才终于缓缓转动过了几个念头:“不对,这冰魄寒光连我的魔体都未能冻伤,那小子可以是以冰魄寒光线冻碎过我的天鬼之躯的?”

        “那小子不在!”此时,妙空好像又活了过来,他心中疯狂大笑道:“那小子不在,就凭这你们几个结丹都未成的蠢货,也想杀我?没有他的那柄飞剑,以你们的法力,根本伤不到阴神的本质!”

        “就算没有了九子母天鬼,凭着魔龙变化,蛟、虬、龙……魔体、魔魂、魔骨三位一体,老子还有三条命。三条命,你能秒我?这一次,你们绝对杀不死老子!”

        …………

        “妙空此人别的不行,苟命之能确实是一等一的。昔日他修成九子母天鬼之身,虽然这门神魔之法残忍血腥,但是保命能力,实属一流。若非当时我已经领悟以魔制魔之法,实在太过克制他,更设计利用他对我的绝杀之意,废了他的九子天鬼,也难以将他逼到那般绝地。”

        “因此燕师兄,你可有信心斩其一命?”

        燕殊凝重道:“论起对魔道的了解,我不如师弟,纵然倾尽全力,估计也只能斩掉他一条命!”

        “一条命就够了!”钱晨低声道。

        ……………

        “灵剑匣中藏,聚因含道情。剑心不可息,神缘无为擎。正义三尺剑,摒邪驻帝京!”燕殊手中,我执刀光如龙翻转。这一刻燕殊的身躯渐渐淡去,紫府内,未成形的剑胎雏形,终于出匣。

        “天遁剑诀——摧却终南第一峰!”

        偶因博戏飞神剑,摧却终南第一峰……这是少清祖师,剑修之主东华道尊,昔年开创剑道之时,曾留下一首绝句,记载他昔年求剑的往事。其中便有这一句,记载其与楼观道祖师文始真人一句戏言,引发的意气之争。

        文始真人曾劝说东华道尊,剑修之术终究是修行外道,不可因其而荒废太上正道。哪怕就是沉迷炼丹也好,能触类旁通,参悟几分金丹大道。总比炼剑好。东华道尊与文始真人一言不合,争吵了起来。

        意气之下,东华道尊与文始真人赌斗,一剑摧斩断了终南山最高的神峰。

        事后,东华道尊有几分念头通达,也有几分后悔。便将天遁剑法之中,剑胎出匣,道基所在的本命剑胎,在未孕育功成之际,强行破出肉身,斩出一剑的绝然,却又隐隐有些后悔的一剑,以此命名。

        这一剑,甚至比神魂出窍,以神御剑更为凶险,等若把道基,性命交修的剑胎,乃至本命真元都系于一剑之上,若是剑出剪戮斩杀奸侫逆邪,便能以杀气磨砺剑胎,将本命剑胎磨洗一层,距离结丹剑胎功成,更进一步。

        当然少清结丹之法,也有许多变化,可一旦施展此剑,便只能走最接近上古剑道,依杀戮磨洗剑锋的本命剑胎之路。

        这般结丹之法,在少清称之为开锋!

        斩杀强敌,问剑天下,以魔头妖邪之血,为剑胎开锋!

        若是这一剑不成……

        剑出无悔,不成便折,那就是本命剑胎折断,道基毁于一旦的下场。

        甚至为了避免钱晨剑道的影响,燕殊只能选择以我执刀来施展这一剑。

        燕殊脖子粗了一圈,上面青筋隆起,怒发冲冠,猛然张口怒吼:“呀啊——”

        他的道基,法力,气血,精神一切的一切都凝聚在一剑之中,这时候,刀剑的差别已经近乎消失,这一刀……或者说,这一剑,绝不逊于钱晨,这是正道的剑法,也丝毫不逊于魔道的天魔化血神刀。

        我辈剑修,宁折不弯!

        天地间之所以有剑修,便是有人将自身荣辱性命,爱恨情仇系于这一剑之上……

        终有一日,你便会发现这世间有重于性命的东西,值得你去挥剑!

        生死只在剑下求!

        长路漫漫,唯剑做伴……

        铭刻在宗门磨剑台上的种种留痕,浮现在燕殊的心头,那斑驳的剑意,留下这些铭文的前辈有的飞升天界,更多的折剑道途,但他们隔着时光,始终在向后人讲述,什么是剑道!

        妙空为之战栗,他用一种痛恨无比,直达心扉的语气疯狂骂道:“剑疯子,又是你们这群剑疯子!”

        钱晨留给他的阴影,只是一人,一时的阴霾,但少清剑修留给魔道的心理阴影,却是族群的记忆,铭刻不散的记忆。

        剑光划破了夜空,我执刀霸道无比的撕裂了天际,刀光破开一切,带着斩断一切的绝然,凌厉无匹的,向冰魄寒光之中的无间魔龙劈去!

        大小如意,变化无穷的魔龙,只是一瞬间便被那刀光斩却。

        魔道的一切变化,魔道化不可能为可能的奇迹,魔道不可思议的力量,都被这剑道的坚定斩却。那一瞬间,魔龙在冰魄寒光的封锁下,犹然产生了数种超乎常理的变化,就连冰魄寒光,都未能完全束缚它,证明了妙空于魔道之上的造诣。

        但少清一脉斩却的魔修,早已铺成了南山,填平了东海……

        何况区区一个妙空?

        “若是我手中的是剑,他应该已经死了!”燕殊持着我执刀,微微叹息道,这一剑终究是因为刀剑之差,差了最关键的一线,只斩却了妙空的一条命。

        “若是这一剑用的是剑,师兄有一成可能,剑胎顷刻开锋,立地结丹……”宁青宸摇头道:“但有九成的可能,这一剑达到极致之时,即斩了那魔头,也折断了剑锋!”

        “所以钱师兄应该是故意让燕师兄你用刀,就为了这一线之差,叫师兄的剑道无法攀升到极致,势不尽,则剑不绝。”

        燕殊大笑道:“这倒是师弟的性子,他终究是有所顾忌,想着万全之策,若是依着我,就应该倾尽一切,斩出这一剑才是!”

        宁青宸微微叹息——所以少清磨剑台上,才有那么多道途折剑的剑修啊!

        无间魔龙一条命被斩却后,终于生出了变化,断成两截的龙躯,突然间血肉褪去,化为森森白骨,白骨之龙一扭身,衔着上清珠向外逃去……此时,妙空再次选择了逃……

        但这时候,在旁边以及蓄力半天的司倾国终于补上了致命的一击,她手心的平阳功德印,骇然翻转,这一刻,长安大阵九幽封印的核心——天师法印,道经师宝也赫然化为一道虚影,打出了一印。

        以正一道秘法,身为元始道真传的司倾国,在长安道门的配合下。

        也能借用灵宝道经师宝印的一缕灵光,打出元神的一击之力。

        天师印勾连长安大阵,一印之下,牵动阵法之威,几乎是长安城朝着妙空打出一印,整个长安城抬了起来,朝着妙空砸下去,那白骨无间魔龙疯狂的变小,化为微尘一般,朝着虚空遁去。

        但在长安城中,无人能躲得过这一印。

  https://www.zssq8.com/41_41497/70794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