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明尊 > 第九十六章血河红锈,不应有恨

第九十六章血河红锈,不应有恨

        钱晨靠在那块巨石上,依旧在洞口等待,此时日头渐渐已经落了,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身上,一席白色的道袍上,金辉点点,周围峰峦起伏如龙,山风凄寒,穿过峡谷发出怪异的呼啸声。周围耸立的山峦影子倒映在峡谷中,犹如刀枪剑戟,武库兵器。

        不知道妖魔洞窟之中发生了什么事,燕殊几人直到现在也没有出来。

        当然若是看形势,反而是钱晨这边更加的凶险,还轮不着钱晨为他们担心。

        钱晨注视着远方耸立的黑山,周围的气息渐渐凝滞下来,隐隐有一股即将迸发的潜流在涌动,仿佛之前的平静,都在为这一刻准备。

        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细碎声响,钱晨在身前左右也闻到了一股腥臭扑鼻的味道。

        “约有三四十只妖魔吧!”钱晨缓缓将浑身法力收回泥丸气海,他说自己只有一成功力,并不是玩笑。之前对敌妙空之时,钱晨耗尽真气,只能借助外丹对敌。

        却在最后一击贼去楼空,被外丹冰封,体内空空荡荡之际,骤然察觉到体内被贼偷不走的财富,那一丝最微薄,却最接近本质的法力。

        天地乃是一大盗,盗取生灵的生机元气灵情神魂性灵种种……

        也就是元气自然而然散发的过程,亦是天地‘动’之机。

        但动机尽去,大盗偷走一切,贼去镂空之时……才能察觉微弱的‘静’之机,也就是人最根本的先天元气。

        这一缕法力性质之奇妙,超乎了钱晨的想象,仿佛永远不会枯竭退转,乃是万物祖气之根。

        那时候钱晨才突然领悟到先天一气太清神符的玄妙——钱晨思来想去,也感觉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钱晨为了防止十二枚白骨舍利和其上纠缠的九之天鬼干扰,更要借此空空荡荡,体内无依无存的状态,将那一丝玄牝之气凝聚为太清先天一气神符,化为根本法力,修成真力最为上品,永不退转的法力真符,便以冰魄寒光封住了丹田气脉。

        那广寒冰魄元丹也被送入了袖里乾坤之中镇压那股魔念。

        钱晨虽然守弱到了极致,只为了挽留那一丝绵绵不绝,若续若存的气机,但也依着“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的道理,自身柔弱到了极致,却也强大到了极致。

        法力真气空空荡荡之际,神魂却和道尘珠的联系清晰到了微毫。

        钱晨依道家守弱胜强,以柔克刚之法,使得自身处于‘无’,而反克身外之‘有’。

        让十二元辰白骨舍利和九子天鬼的种种魔念侵扰自己,神魂却渐渐放空,最后达到外魔丛生,自己却一念不起的境界,完成了制魔的我第一步,区分内外,外魔无法勾动内魔,钱晨便可以以魔道最上乘的制魔法门,将其驯化制服。

        这时候他即是最弱的时候,因为自身的法力真元已经削弱到了极致,但也是最强的时候,因为神魂若有若无,处于有无之间,驱使十二元辰白骨舍利时,为‘有’,而外魔反噬的时候,却又空无一物。

        原本这等状态是最容易翻车的,但奈何钱晨有道尘珠守护神魂,那些外魔拿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所有的凶性威力都成了为钱晨所用的力量。

        这便是魔道极高明的制魔之法,也是道门无为之法。

        演绎道魔合一,“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的道理。

        这也是钱晨为何说他三成功力,天下无敌。十成功力,反而寸步难行。若是他强大起来,那么他修成的道门法力,必然会与袖中的魔道神魔邪物相争,两番牵扯之下,钱晨能保留三分战力,都要亏得道尘珠为他镇压住了心神。

        但钱晨自身修为处于守弱的状态下,那么侵犯感染不得他心神的天鬼神魔之力,就皆能为他所用。

        妖气如潮涌动,几乎充斥整个峡谷,钱晨因为体内一丝真气都没有,灵觉反而愈加敏锐起来,他以体内之‘无’借‘动’之机,盗取了袖中神魔的‘有’,登时一颗白骨舍利之上滚滚的血色法力如同血河一般,涛涛涌向钱晨本身这个空荡荡的气机。

        “怎么感觉这道尘珠用在道门正经的修炼中没什么用,但是若是转修魔道,便是无上至宝呢?”钱晨感觉到妙空都无从下手,只能小心制衡使用的白骨舍利,凶恶神魔,在他手中就像乖巧的布娃娃一样。

        什么怨毒,什么忿怒,什么憎恨,对他被道尘珠守护的心神来说都如微风拂面。

        那滚滚血色真气,神魔气机又对他体内的‘无’来说——毫无影响。

        突然感觉到自己在道门修行之上虽然有些资质,但若比起他在魔道之上的天赋来,简直就是渣渣……钱晨面对那滚滚妖气之潮,渐渐包围过来,想要将他逼入背后的魔窟之中的一众妖魔,心中非但没有畏惧,反而还饶有兴趣的想到:“若是入魔,这九幽之中,说不得真有我一个魔祖之位呢!”

        此时,钱晨背后的妖魔抬起半边身子,上半身是一名红发妖邪的女人,张开嘴露出口中四枚外翻的獠牙,肌肤呈紫红色,满是奇异纹路,而下半身则是一只卡车大小的蜘蛛,长着八只尖端锋锐如同利刃的蛛足的妖魔,突然四条腿一弹,朝着钱晨扑了过来。

        钱晨正色道:“月夜不寐,愿修燕好!”

        他想说这这句话很久了!那蜘蛛美人吐露长舌道:“好啊!妾身愿与先生共参极乐呢!”她发出一串魅惑的娇笑,手下却丝毫没有停顿,一根长足直刺钱晨的胸口。

        钱晨伸手一翻,以掌为刀扯出一道匹练似的血色刀气,他不暇思索,刀气横斩——

        血河红锈,不应有恨!

        这便是九幽血海,最为精深的一门魔道真传——天魔化血神刀!

        刀光起时,犹如血河横空,其上血色真气宛如刀上的红锈,也是敌人的血锈,死在此刀之下,纵然是仙神佛魔,都不应该有恨意……因为他们必然心服口服!

        那位被炼制成白骨舍利的魔道太上长老之孙,若是见到钱晨扯出的刀光,他就应该明白,修成这一道刀法,生死之争时,死的应该妙空,同样他那个老怪物一般的老魔爷爷,也应该恐惧的是自己的孙子魔性大发,把自己了祭刀。

        而自己这般退缩畏惧,完全违背了刀意中的魔性。

        首当其冲的蜘蛛妖肝胆俱裂,飞快后退,腹部喷出一口粘稠出的蛛丝,口中还道:“郎君既然愿修燕好,为何转眼辣手无情?”她展露修为,赫然也是接近结丹的异种妖魔,实力非同小可。

        钱晨冷冷道:“你应该说:卿防物议,我畏人言;略一失足,廉耻道丧。”

        “不说,就没那味了!”

        蜘蛛精看着钱晨一脸索然无味,心中委屈实难说清——这是什么古怪癖好?

        钱晨知道这些她不懂角色扮演的妙处……所以刀光之下,毫不留情。

        这时候冲到钱晨身边,那些奇形怪状的妖魔首当其冲,瞬息间被这道血光抽去浑身精血,斩杀魔魂妖魄,坚韧的妖躯同时被刀气撕裂,宛若五马分尸,死得惨不忍睹。

        血光一闪而逝,钱晨挥刀过后,手已经收拢回袖子里了。

        蜘蛛精退得极快,它来时脚上缠着一缕蛛丝,退时借着蛛丝的牵扯,只是瞬息就回到了数十丈的高崖上,此时一张妖艳的脸却失魂落魄的呆呆看着钱晨。

        带头正面突袭钱晨的虎妖,看到靠近的那几只小妖瞬息之间,就被那邪意至极的刀光斩却,心中又惊恐又愤怒,朝着蜘蛛精大吼道:“媚娘……你是被这小子调戏两句就失了魂了吗?”

        话音刚落……

        那蜘蛛精之上就传来了‘嗤嗤’的风声,原来血自一线喷出来的时候,真的会发出风声,那无穷血光自从眉心将蜘蛛精分开的一线从冲出,带走了蜘蛛精全部的妖气,血气,修为,化为一泓妖异的血流……

        这血流化为长刀,回到了钱晨的掌中。

        随着右掌刀光再一转,钱晨转身朝身前再劈一刀——“我让你再多跑一辈子,看看能不能逃出我这一刀!”

        那无数妖魔感觉身体内有一股热流蠢蠢欲动,压抑不住,即刻便有全身鲜血带着妖魂法力化为刀气破体而出,没入钱晨手掌合并,扯出来的一道刀光之中,无数血影让这道刀光渐渐凝为实体,有化为法器的势头。

        钱晨暗自估算,想要将这道刀气化为真正天魔化血神刀,这般的妖魔,估计给屠杀个十万左右……这个数字一浮现出来,钱晨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这些可不是寻常妖魔,各个都是接近半化形,等若狼妖中的护卫狼的妖魔精锐。

        一只就足够通法修士斩妖除魔了!

        十万……估计把这一界的妖怪杀完了都不够!

        “这是什么邪门的法宝!”钱晨不禁吐槽。

        看到那一刀之下,虎妖带来的精锐妖魔顷刻间便被钱晨使出的邪异手段斩杀干净,让它麻木之际,心里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来——“到底是我是妖魔,还是他是妖魔?”

        来不及多想,虎妖架起黑风就往身后逃去,它神魂的最后视线,从眼角的余光里,看到钱晨收起刀光,心里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钱晨拢在袖子里的左手又探了出来,对着逃走的它轻轻一弹。

        一道无声无色的雷光自它身体内爆发,瞬间将钢筋铁骨的虎妖炸成一团血雾。

        这一刻它终于知道了答案——“果然,他才是妖魔……”

        半坐巨石上,至始至终未曾起身的钱晨收回手指,淡淡道:“无音神雷就应该我这样用……之前用的都是什么玩意啊?”

  https://www.zssq8.com/41_41497/57022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