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明尊 > 第六十一章群鬼送药

第六十一章群鬼送药

        “我等的时机终于到了!”法坛之前等待了三天的钱晨蓦地睁开眼睛,两只靠着红皮葫芦打瞌睡的金银童子闻声小脑袋猛的一磕,转醒过来,努力的抬举着手中的灵光宝镜,朝着焦埠镇韦府的方向。

        而耳道神只抬了一下眼皮,就搂紧身上盖着的灵符,继续睡去了。

        “没事……你们睡吧!还没到时辰呢!”钱晨宽慰它们道。

        这法坛施法能借助天地鬼神之力,利用了神道的法度,但也其实也颇为辛苦,钱晨施法下咒时为了让甄道人以为这咒法只是针对韦泰平,硬生生的等待了三天。

        这三天中,钱晨已经将百鬼的气机化为通过咒法,感染遍了整个韦府。

        甄道人虽然把自己护的严密,但他没有察觉到整个韦府的气机都在变得晦涩,阴沉。

        若是有人能有钱晨这般敏锐的灵觉,便能察觉到一缕一缕的诡异元气,仿佛虫豸一般,潜伏在韦府每一个下人身上,也只有以法器护身的几位修为高深的长老,家主韦乐成以及甄道人才隔绝了这般气机。

        就在甄道人以为万全之时……

        韦府中管家手持韦乐成的赦令,开启了密库,沉重的龙纹大门开启之时,密库的禁法全数启动,管家伸手一挥,身边的几个下人便捧着托盘进去,挑拣今日丹会所需的灵药,这些炮制好的灵药全都存放在阴凉干燥之处,由禁法保存。

        管家依照丹方选好了七副药材,褐色的香草连着根炮制,肥厚的紫芝散发着甜香,晒干的灵蝉蜕封入了特殊的药膏,在阴地窖藏五十年,才会有约十一之数的灵蝉蜕破壳处长出一朵蓝色的小花,这是一种特殊的灵菌——冰蝉花。

        八宝琼脂——以八种灵藻炮制的灵药半成品。

        虬角——毒蟒大蛇的独角,非得是奇毒大蛇能避百毒的独角不可,年份过百年者称为碧犀。

        月魄元珠——大泽之中老蚌孕育至少百年的灵珠,非得是吐纳月魄灵气的种类,在九真大泽上百种灵蚌之中,也只有七八种符合要求。

        灵露——数百年老松树的松针上,以采气手法采集的露水。

        “丹参、元参……”老管家拿出金秤掀开架子上瓷罐的盖子,这瓷以灵土烧制,自带一股温润的水汽,最适合保存灵药,里面放着被切成三寸长短赤红的根茎小段,元参与丹参类似,却是黑色,所以又称玄参。

        老管家刚想称量,看到丹方上的用量,不禁苦笑,挥手道:“连着罐子都拿走吧!这一罐是五十斤的量……还不够呢!得拿两罐……大泽可不长好参,这些都是从北方采买来的……算是库房中的稀罕灵药了?”

        “血蟾衣……这东西可是奇毒之物,咱们这里的蟾衣为了长久保存,都炮制成蟾酥了!这味灵药善开窍辟恶搜邪,能拔窍中之毒,也杀窍中之神。血蟾更是蟾中异种,毒液殷红如血,背后蟾瘤溅毒之时,犹如浴血……其蟾酥因此也呈红褐色。你们可不能和普通蟾酥混淆了!”

        一位下人正在挑拣冰蝉花,这等灵药发育也有好有坏,家主说了供应此次丹会的灵药,必须是最好的。

        因此下人们也都聚精会神的分辨灵药的品质,就在阴暗的密库中,挑拣冰蝉花的仆从感觉眼睛有些干涩发痒,感觉是睁得太久了。他用手揉了揉眼睛,眼角的余光却窥见那灵蝉蜕背上的破壳之处的缝隙中,好像有一只带着血丝的眼睛在窥视他。

        那眼睛透过灵蝉破壳的一道小缝,微微转动着,流露出一种带着诡异笑意的眼神。

        仆从想到这里就忍不住背后发寒,他连忙放下手,仔细查看,却见那枚冰蝉花并无什么特别。破壳处依旧是一朵冰蓝色的小花萌放着……

        “看来是挑拣太久,眼睛都花了!”

        年轻的下人将挑拣好的冰蝉花放进檀木盒子里,就在他关上盒盖的那一刻,那一朵朵冰蓝色的冰蝉花下面,一只只眼睛突然睁开,数十枚灵蝉蜕,就是数十只诡异的眼睛,在檀木盒关上的那一刹那,盯着那无知无觉的年轻下人。

        合上檀木盒盖子的下人抬起头,眼睛里满是血丝,他的眼神就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人,偏偏他自己却没有察觉……

        管家查看过的装着丹参,元参的罐子,还没来得及盖上盖子,一只惨白的手从罐子里面伸了出来,把盖子轻松盖住了。回过头的管家看到盖子合上了,也只以为是哪个下人顺手合上的,并未多想。

        晶莹如胶的八宝琼脂中,丝丝黑发,悄悄蠕动着,就像溺死者水中飘飘荡荡,犹如水藻的长发一般……

        远在数十里外的钱晨一挥桃木剑,第二面令牌无声无息的化为飞灰……

        月魄元珠透光之时,一个犹如蝎子的影子一闪而过。

        大蛇虬角,一只它碧绿的鳞片间流动金芒的小蛇盘旋其上,口吐毒涎渗入碧犀中……

        血蟾衣炮制的蟾酥突然软化鼓胀了起来,那一起一伏,仿佛有一只蟾蜍在吐气……

        一瓶瓶封在玉瓶中的灵露,被一根惨白的手指挨个点过去,有时还探入瓶口搅了搅……这些穿行在密库之中的下人们,一举一动都渐渐僵硬起来,他们身边出现了许多古怪的白色影子,但这些人浑然未觉。

        他们的耳朵中爬出一根根手指,眼睛里往下流淌血水,在他们之间相互交谈,嘴巴蠕动的时候,偏偏没有一丝声音传出来,那张开的嘴巴里,一只女人的手从喉咙深处伸了出来,掌心长着一只眼睛……

        还有人胸口不断传出古怪的笑声。

        老管家背后伸出了七八只手,像蜈蚣一样,替他拿着各种灵药……他自己却浑然未觉。

        “嘻嘻……老爷吩咐的灵药都拿齐了没有?”老管家脸上不时抽动着,发出古怪的笑声,口中却一本正经道:”今天的丹会可是咱们韦家的大事……走的走,抬的抬,后面跟着一片白……若是出了半点岔子,老爷那里不好交代……棺一抬,土一埋,老少爷们哭起来……你们仔细一点。“

        老管家一人口中说着两种声音,那些下人们却浑然未觉……

        一众下人抬着托盘,在老管家的带领下仿若一群送葬的鬼魂一般,死气沉沉的藏在阴影中,朝着密库门外走,他们垂头的垂头,脸色木然僵硬的木然僵硬,老管家七八只大小不同,男男女女的手白的煞人,在肋下展开,拿着各种灵药……

        随着这队人朝着密库大门而去,就像无数鬼怪从阴间回到了阳世,他们一步一步朝着龙纹大门走去,深深的门洞,脸色也随着一步一步渐渐恢复了血色,各种诡异慢慢褪去,在迈出大门的那一刻,全都恢复成了有说有笑的正常人。

        钱晨收起桃木剑,那百鬼群邪皆拜在法台之下……吊死鬼口中嚼着一根元参,被身边的断头鬼一拍,才匆忙咽下去……溺死鬼头发上沾着散发着灵药香味的透明胶质,她仿佛还颇为喜欢的样子,受用的将头发从两肩垂下,手指还在发端打转,缠绕着湿漉漉的发丝。

        其余食吐鬼、疾行鬼、猫鬼、狐鬼、琵琶鬼、食血鬼、蓬头鬼、大力鬼、独角鬼、穷死鬼等等,都在做着自己的小动作……

        钱晨望向焦埠镇韦府的方向,露出一个十分和善的笑容。

        “丹会这种盛事,怎么能少的了我?我看你药材还是差了一点,便遣群鬼给你送上最好的灵药……惊不惊喜?刺不刺激?这群鬼送药只是开胃菜,其后还有五毒入炉,五仙烧火……但最大的惊喜,还在后面呢!”

        看到钱晨这笑容,小小的耳道神不禁打了一个冷战,然后悄悄掏出玉屑,低头啃了几口,转头又手上空空,不知道把东西藏到哪里去了……

  https://www.zssq8.com/41_41497/55167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