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明尊 > 第二百一十九章金钟破碎,魔焰嚣狂,天师法旨

第二百一十九章金钟破碎,魔焰嚣狂,天师法旨

        钟壁之上的神文愈发璀璨,在阵阵钟声之中,赤金的神文脱离了钟壁,在废墟上飞舞盘旋,笼罩着王知远的身影!

        那流离的金色神文,隐隐组成一片五千言的无名道经。

        这片经文已经快要完整,只差以太古神文为引,为其画龙点睛,填上篇名!

        王知远凝视着这份几位师兄弟,为其耗费真元,用了一个多甲子的时间,才一点一点以真符铭刻上去灵文,无奈的闭眼叹息!

        在他掌心悬浮的金钟上,散发着强横气机的灵文正一点一点的离解溃散。

        钟声掀起了犹如实质的气浪,蕴含着隐隐的金光,朝着四面八方横扫而去!

        所到之处,那笼罩在魔气之中的神魔、阴魂、恶鬼,撞上了这如有实质的声波,纷纷溃散,泯灭在了神光之中!

        在建康城的一角,骤然大作的钟声,回荡在废墟和残骸之间,守护着一方。

        这时候,建康城上空的魔云骤然翻滚,似乎注意到了这片城区的钟声,滚滚的魔气之中,一只魔气汇聚而成的狰狞兽首向着下方咆哮,从云层之中探出一只爪子,朝着王知远的所在,狠狠拍下。

        巨大的兽爪横扫而过,轻易破开了钟声,重重砸在了王知远的所在。

        他以法宝灵胚毁灭为代价催动的一击,赫然被兽爪打断。

        天空中传来一声怒喝:“饕餮老魔,你竟然对小辈出手,好不知羞!”

        一张笼罩在雷霆之中的黄符,在猎猎作响,引动无数炽白的雷光交织,化为一座巨大的牢狱,将那兽首魔神彻底封锁。

        如麒麟,似狮子,生有羊角,满口獠牙的神魔?  张开大口吞噬着半空狂暴的雷霆?  滚滚的元气大潮倒卷而来,被它一口吞下。

        一股狂暴、凶厉如同要吞噬一切般的气息?  犹如风暴席卷建康。

        “饕餮!”

        王知远心中狠狠揪心了一把?  这等凶兽,地仙界早在太古洪荒时代便已经灭绝?  就算剩下的几只混血的饕餮,不是被天商神朝铸了鼎?  便是被仙秦始皇的大军扒了皮。

        如今还能有这般威势?  几近纯血的饕餮,定然是魔道所祭炼的本命神魔真身,而能以成年太古凶兽为真身的,只有魔道之中?  堪比元神真仙的天魔大尊!

        王知远的眼角跳动了一下?  瞳孔中掠过一抹凝重的神色。

        “天魔来袭,其所炼的不死神魔,恐怕不会比真的饕餮差多少,这样的老魔头藏在九渊,数千年都不会出世……如今连这等魔头都出现了!今日建康?  只怕会迎来一场真正的魔劫!”

        “那张黄符,好像是龙虎山的灵宝五雷镇狱神符?  莫非是张天师出手了?”

        “那师父是不是也……”

        王知远刚想起陶天师,便听到一个温和威严的声音?  传入耳中:“远儿!魔道三大天魔联手来袭,为师与两位天师必须联手抵御?  分不出精力去守护百姓。你和一众同道一起?  去驱逐那些混入建康的魔头!”

        听到那个声音?  王知远心中大定。

        他祭起手边残破的金钟,举到空中,再次灌入法力,令其震动,高亢的钟声再次席卷半城。

        残破的神文燃烧,一道无比煊赫辉煌的光芒在掌中闪耀,一瞬间不可直视,与日月同辉,几乎撑满了整个天地。

        崔啖捂住流泪不止的双眼,模模糊糊透过金光,看向太初宫方向。

        那里有钦天监,有阴阳家,更是建康护城大阵的枢纽所在,他抓着白鹿之角,凭着印象催动法力,伸手一指,将那些坍塌的屋宇土石分开,救出几个被掩埋其中的无辜男女。

        远方依旧有魔头驾驱着煞气在肆意烧杀,崔啖满心怒火,望着太初宫方向,厉声道:“为何朝廷还不开启镇城大阵?”

        “钦天监呢?宫内的供奉何在?司马氏现在都是死人不成?”

        此时,又一尊魔道强者现出了本命神魔。

        半人半手的魔躯背生血翼,面如魔虎,极是忿怒凶厉。它将人骨围在腰间,从城中捞起人来吞吃,手中一柄九骷髅短斧,带着幽深的魔光,原本的颜色不显,呈现深黑的色泽……

        看到王知远不住震动金钟,此人血翼一闪,便合身扑了上来。

        王知远知道,这是一尊修炼穷奇魔躯的魔头,喜食人,可以炼化生灵血肉助长修为,其中以人的灵气最为充盈,对这等魔头来说乃是大补。若放开他去吃人,只怕松懈少许,便会有千百人遇害!

        短斧之上的九个骷髅头吞吐着生魂煞气,凶厉之气也缠绕斧刃,被此斧所杀的生灵,将化为伥鬼一般。

        一旦被此斧所伤,这些伥鬼便会化为诅咒、魔头,从伤口侵入伤者体内。

        届时就算是王知远这般阴神大修,也唯有放弃肉身,以阴神遁走。

        短斧砍在了金钟放出的灵光上,其上的伥鬼煞气侵袭而来,让短斧近乎没有阻碍的劈入其中。

        王知远震动金钟,其上又有百枚神文飞出,落在短斧上,灼烧其上的生魂煞气,发出兹兹的声响。神文一个接一个的泯灭,苍茫的太古祭文幽然彻响,一只只生魂伥鬼沾染神光,化解了它们的怨恨和魔气,魂魄伴随神光,重新堕入了幽冥!

        又是钟声九响,从钟壁之上浮起的神文,一枚接一枚的落下,生生毁去了那柄魔器。

        穷奇之魔心疼的嘶吼一声,双翼一展,便弃了法器,只以法相来攻……但王知远又一震金钟,打的它半边魔躯几乎粉碎。

        不死魔躯顽强的恢复着血肉,王知远手中的金钟,也只剩下了四分之一的钟体,端在手中,犹如一个破铜碗……

        两人纵起金黑两色的遁光,交织在一起,各色的神通法术之光在不断的撞击,爆发,破碎!

        …………

        天魔苦泉隐遁身影,朝着乌衣巷遁去,王导被司马氏猜忌,不可留驻建康,魔道一方乃是确定了中土大多数元神都无法抽身,才做出赫然突袭建康之举。如今王谢两家空虚,若是能屠戮两家族人,擒其神魂,魔道那边便有了威胁王导、谢安,乃至天下世家的筹码。

        魔影轻松掠过了建康半城,抬头往前,便是秦淮横绝,只有朱雀桥跨过河流,连接两岸。

        桥头站着一位丹凤眼,长须飘飘的干瘦老者,身着道袍,却像个渔民一般!

        “天师孙恩!”

        苦泉眼角一跳,身化亿万魔影融入风中,遁在水里。

        每一丝气息,每一缕元气都成了它的化身。

        但孙恩只是伸手一指,朝着身前一划,一道无形的屏障顿时立起,清气交缠,融入秦淮,犹如水幕一般,将所有隐匿的魔头全数打了出来,这一段秦淮河道顿时卷起无数水眼,化为一道玄妙的阵法,将苦泉拦的严严实实。

        “此路不通!”

        孙恩右手从虚空抽出一柄拂尘,三千银丝挥舞,抽灭了无数魔影,逼得魔光汇聚,苦泉现形。

        …………

        骑着白鹿掠过街巷,崔啖听闻耳边有许多人在哀嚎,甚至有孩童立于废墟之中无助哭喊,若是平时,他早就挺身相助,但如今却不得不硬起心肠,加速掠过。

        这些事情旁人都可以做,但唯有抵御闯入城中的魔头,除了修士,无人能代劳,杀得一个魔头,便等若救了千百人。

        如此,权衡之下,只有加速朝着魔气最猖獗之处赶去。

        路上崔啖以术法打杀了几个零散的魔头,侵入建康的魔头阴狠毒辣,往往一人身上携带数百,上千的蛊虫、恶鬼、魔头、邪物,到了一处地方便将这些凶物放出来屠杀,自己隐藏在暗中,剪除那些出手护卫百姓的正道修士。

        不断有正邪修士陨落城中……

        城中的诸多世家也启动了阵法,护住了自己的高门大院。

        而寻常街巷的百姓,却只有太学的士子,道院的道士,以及几位没有参加神域之战的小神,混迹建康的散修出手,击溃来犯的魔头,守护一方。

        崔啖骑路而过,看到一位太学士子横尸前方,一只魔头趴在上面啃咬。

        他面色一沉,手中挥出一道清光,将魔头打散,崔啖面露不忍之色,想要收敛其尸骨之时,士子的胸腹骤然破开,一道血影蹿了出来,直袭崔啖的胸口,血光发动的速度奇快无比,他根本来不及反应,这时只见白鹿之角,发出一道五色毫光,将那血影禁锢在半空,却是一条无目如蛇的蛊虫!

        崔啖打出一道清灵火,将其焚烧殆尽。

        摸了摸坐下白鹿的头,感叹道:“鹿兄啊!鹿兄……没有你,别说救人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崔啖刚想继续赶路,却见白鹿衔起了他的袖子,大大的杏眼之中流露一种灵动的神光,崔啖微微俯身,看着白鹿眼中警惕的神色,恍然道:“鹿兄你是说,留下陷阱的魔头没有离开,就藏在暗中准备暗算我?”

        崔啖心中一紧,敌暗我明,这该如何是好。

        这时候白鹿牵了牵他的手,突然自己奔跑了起来,只有崔啖发现了,它的方向有些微微的改变。

        白鹿纵身一跃,落在了秦淮河道上,鹿蹄踏水而行,速度快若疾风,崔啖趴在鹿背上看着白鹿的去向,心中了悟:“这是去公主府上的道路!”

        果然白鹿脚程极快,不一会文津桥就近在眼前了。

        经过白鹿堂之际,白鹿却没有停留,它耳朵一阵抖动,警惕的盯着四周,脚下却不停,直往朱雀桥而去……

        这时候,白鹿堂后的码头河道中,一道金环突然破出水面,套中了水中一个裹在黑袍之中的身影。

        老仆祭起一件裹在红光之中的法器,警惕的护卫在白鹿堂下,便见河道之中,九道圆环连发触动,一个个的破出水面,套在了那个魔影身上。

        随即九环联动,将此人撕成碎片,碎尸散落在河道之中。

        白鹿得意的呦的一声嘶鸣!

        崔啖看到金环重新潜入水下,才恍然领悟,这狡猾的白鹿是把身后的追兵往阵法禁制上引呢!

        “这是公主布置守护宅院的禁制?”崔啖心中感叹道:“公主一道禁制,就毙杀了差点暗算我的大敌。我的修为,比起以前虽然好了一些,但终究还是不成器……”

        “若是兄长,公主或是钱大哥在这里,应该早就大开杀戒,让魔头丧胆了!”

        第一次,他笼罩在无力感中,心中升起了追求力量的渴望!

        这时候,远方的金钟长鸣,粉碎了那穷奇之魔,随即空中的魔云更是被一道雷光撕裂,显露出庞大的饕餮魔躯,和一个相比之下渺小瘦弱的身影。

        但那个苍老瘦小的身影,却裹在滚滚雷光之中,天威加持之下,比起太古饕餮威风更甚,太极,混元,三界,大威,大蛮,大梵,乾元,五行,八卦,数十种神雷搅作一团,被一张黄符纸牵动。

        丝丝缕缕的玉色雷光交织在黄符之上,被那人影一牵,朝着庞大的太古饕餮首级落去。

        道道雷霆撕裂了虚空,带着将一切元气打成混沌的可怕威力,将太古饕餮淹没。

        “天尊降魔,玉清神雷!”

        威严肃穆的身影,发出最为宏大的声音!

        若是钱晨在此,一定会惊骇异常,这一道雷光赫然已经逼近此界的极限力量,乃是掌握五雷神通大成,才有的威力。

        而所发的神雷,更是在神霄天府之外,不归天界雷部所掌控的神雷法度!

        “道院弟子听令!”天空中的身影威严道:“吾以天师之尊,命令天下道门弟子信众……”

        那个身影双手结印,抱拳如阴阳,展开如卷轴,在他双手之间一道以法力凝聚的金色法旨缓缓拉开,其上无数符文跃动,随着其言出法随,而落于法旨上。

        “除魔卫道!守护众生!”

        那个身影托起手中的天师法印,落在符旨之上,又有一个中年秀士,一掌镇压着无数汇聚成魔云的蛊虫,从远处走来,手心也冒出一枚符印,按在了符旨之上。

        最后崔啖前方不远处,朱雀桥上一位道袍男子,丹凤眼冷冷扫视建康,手中也有一枚符印显现,朝着天空中的法旨落去!

        三枚紫色的印文融为一体,化为一道灵光璀璨的法印,传到了所有受箓修士得神识之内!

        正是——“正一盟威”!

        “尊天师法旨!”

        建康城不远处的江心屿上,一众道门修士打开禁制,弃守了朝天宫,驾驱着各色法器,犹如流星一般朝着建康城落去。

        各大世家也打开了阵法,派遣族中子弟,往各处镇压魔头……

        建康城中一尊尊道门修士冲上了半空,一件件世家底蕴的法器赫然祭起,十数位阴神修士联手分割了建康城,将混入其中的魔修割裂开来,一寸一寸的扫过城中,将那些魔头、蛊虫、邪物、恶鬼清理!

        在第一时间的混乱之后,建康城中的正道修士终于反应了过来,开始反击……

  https://www.zssq8.com/41_41497/103651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