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明尊 > 第二百一十七章建康开劫,白鹿兆恶,群魔骚动

第二百一十七章建康开劫,白鹿兆恶,群魔骚动

        此时此刻,一位面白无须的宦者,走过太初宫的密道,来到了一处广布禁制的地宫之中。

        此地的地脉龙气被束缚在禁制内,充盈的灵气几乎凝成淡淡的白雾。

        雾气中,一位威势隐隐的修士正在盘腿打坐,双目开阖间,便有电光照亮一室,显露出极为高深的修为。

        宦者远在三十步外就跪倒在地,颤声道:“老祖!陛下……快要不行了!”

        雾气微微散开,露出老者的面孔,正是司马氏如今唯一的元神真仙——司马师!

        他的声音充满萧杀之气,冷声道:“这是他的命!为了我司马氏的兴衰,不得不如此!他既已将死,那司马炎应该马上就会发动……”

        挥袖让宦者退下,司马师长身而起,对着宦者之前站立的位置冷声道:“怎么?这点小把戏还想瞒过我吗?”

        宦者之前影子停留的位置,一道玄光骤然钻出地面,幻化一道魔影笑道:“自然不指望瞒过道友,但我等的联络自是绝密,越少人知道越好……”

        “我道在东海的暗子传来消息,孙恩已经不在天师道中!龙虎山也有传讯,老天师携带天师印业已下山……陶弘景行踪最为莫测,但若是那两位都来了,他应该也离得不远了!”

        司马师盯着那道魔影,一字一字的说道:“既已有前约,你们不会不认账吧!”

        “自然不会!”那道魔影笑道:“虽然没想到这次能引得三位天师一齐出手,但我们既然答应了,为你挡住道门的元神,当然不会食言!各门九大真传弟子已经潜入附近,靠着你司马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已经成功埋伏在钦天监,城门守等关键位置,待会只要我发出信符……”

        “这场魔劫顷刻间,便会倾覆半城!”

        “那就好!”

        “此次你们虽然要损失几位真传,但掠去的人口,便足以让新一代弟子数目多上数十倍,而且此次正是你们掠夺精血?  生魂的好机会?  但凡活下来的魔门弟子,只怕修为进益都能大有突破?  你们未必会亏……”

        司马师说到这里?  面皮也有一丝微微的抽动。

        建康可是南晋国都啊!

        半个天下的东南精华,尽入此城?  可以说是人杰地灵,储蓄丰厚。此次引魔入室?  乃是司马氏和天下世家两败俱伤之举?  除了壮大了魔道,他司马家和天下世家在此地的积累,不知要被掠去多少。

        更别说此事之后,司马家可以说是人心尽失了!

        若是司马炎冲击元神失败……这般损失?  就已经大到了司马师这位元神真仙都有些承受不起的程度了!

        …………

        建康城中?  文津桥旁司倾城所居的白鹿堂,白墙青瓦,依旧静谧。

        老仆驾着乌篷船幽幽停靠在码头上,他将船系好,看着略有些浑浊的秦淮河水?  皱眉道:“自从公主被禁足后,也就少来了!这几日秦淮河的水又大坏?  听闻朱雀桥下,前几日还泛起血水……”

        说着他不禁摇头?  心中暗暗埋怨三年前那人。

        若非那人胆大包天,竟然连真仙老祖也敢招惹?  公主又岂会被连累?禁足数年!

        正抱怨间?  老仆抬头看见一只矫健的白鹿站在别院后堂的草地?  高高的昂起了鹿首,犹如黄玉一般的鹿角在阳光之下,晶莹玉润,镀上了一层流光,甚至那洁白的皮毛,也有光芒在下流淌。

        老仆何时见得自家吃了睡,睡了吃,从来只在草地园林之中散散步,被自家公主当猪养的白鹿,还有如此神圣威严的一面。

        甚至连有些肥胖的身躯,都在白光之中重新变得纤瘦苗条起来。

        它轻踏几下鹿蹄,在老仆目瞪口呆之中撞破了白鹿堂的后栏,奋蹄踏向码头,清澈圣洁的灵光汇聚于白鹿身上,在灵光照耀下,秦淮河浑浊的河水顿时清澈。

        河面上引出了一道水流,缠绕在白鹿四蹄之下。

        它两蹄腾空,朝着远方虚踏了两下,呦呦的鹿鸣声才让老仆骤然清醒。

        “小祖宗唉!”他慌不迭上去阻拦:“可不得……”

        白鹿昂首,奋蹄奔向了秦淮河,鹿蹄踏在水面上,一道波澜自蹄下扩散开来,所到之处,浑浊的河水顿时澄清,掀起的水花极其细微,只有几点晶莹的水珠。

        白鹿竟行于河上!

        秦淮两岸的行人只看见一道矫健的白影在河面之上奔驰,掀起道道清波。

        白影从文津桥,一直往朱雀桥而去,所到之处,一股清灵祥和之气扩散开来!冲散了河水之中藏匿的煞气和浊气……

        一位士子在河边撑着雨伞,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继而颤声道:“白鹿现于秦淮,这是祥瑞之兆啊!”

        …………

        崔啖正斜靠在花楼的门栏上,带着目中的登徒子,一同欣赏花楼之中各型各色的美人。

        他一双明眸,流光溢彩,犹如阳光之下的一泓清泉。

        就在此时,眼前一道白影疾驰而过。

        崔啖不禁直起身来,看着白影远去的方向,疑惑道:“这不是十六公主豢养的那条白鹿吗?好像瘦了点,但气机没变……”

        他如今已经修成通法,更在钱晨赠予的灵丹和目中豢养的精怪帮助下,修成了一门目术神通,因此对自己的眼力颇为自信。

        他喃喃道:“近日秦淮气机渐渐晦涩,河水中甚至有丝丝煞气……大哥叫我近日不要离开建康城,父亲大人的态度,也似有些微妙。”

        “唉!我几次追问钱大哥的消息,父亲总说此事尤为复杂,不是我该知道的。十六公主也难见着几次了!而钱大哥竟是北魏名族李家的嫡子……七年便从筑基,修至比王龙象还高一头的境界。此时若非我亲眼所见,谁敢相信?”

        他低声自语了几句,便闭口不言。

        修道人敏锐的五感,耳中已经闻得不远处一阵喧闹传来。

        只见几名世家浪荡子弟相互拥簇的,向他走来。

        当头的一位涂脂抹粉,但目光犹然清澈,显然并未被酒色侵蚀了精元,倘若细看,其中纵然有两位气息驳杂的,也是筑基出了偏差,真气驳杂,剩下的世家弟子,纵然神态吊儿郎当的,可修为却是不弱。

        显然这建康首胜之地,浪荡子也与其他地方不同,修为都不差。

        “崔二爷!”

        当头的世家子笑道:“这散花楼刚来了一位国色天香的胡大家,传闻琴书双绝,姿色更是天下少见,我们连来的几日,都未托请见得一面!你品鉴美人之名,动于建康,这美人必不吝于亲近。不知我们可有福气,随你一窥真颜啊?”

        “俗!”崔啖张开扇子摇了摇,道:“我看美人,是为了养眼!那些浪荡之举,我早就不做了!”

        “我要能养一只登徒子入眼,我也是雅士……奈何,一只登徒子便要数十张三山真符。每日除了美色养眼,想要真正洗练目力,得用灵丹养着,最好还得是元气之丹。我筑基不过三品,家里哪肯花这个钱。”

        那人凑了上来,笑道:“而且据说养了登徒子,眼里便见不得丑人,是真的吗?崔爷?”

        “是真的!”崔啖遮住了双眼,驱赶他们道:“我就见不得你们……快滚滚滚!”

        “嘿!天下有我这般俊美的丑人吗?”那人假作怒道,看细了,他虽然神色浪荡,但眉目间也是面白如玉,剑眉星目,生的颇为俊朗。

        崔啖无奈道:“我这双眼睛,不分什么美丑,便是道旁老农,厕中污秽都看得,唯一见不得人间丑恶,以及优柔造作。”

        “那就是见不得俗人!”

        那人神秘兮兮的凑了上来,低声道:“听闻你和三年前那位有旧,不知可还有元气之丹的……内个?”

        他搓了搓手指,讨好道:“我听闻崔二爷求过耳报神这种精怪的消息是吧!若是有元气灵丹,我知道哪里能给爷摸一个来!”

        崔啖没好气道:“若还有灵丹剩下来,我哥都不够分,那还顾得上外人!”

        那人一听也是,崔琰候选下一任神州二十八字,就算还有灵丹,也得紧着他不是?只是他得了些消息,才想着问一问,便试探道:“那崔爷这几日采购灵药,是……”

        崔啖心中更是闷闷,钱晨昔日所赠的凝碧丹,能褪去体内浊恶杂质,在他冲击通法之时颇有助益,结果他用了一组,剩下的几颗都喂了眼中的登徒子。

        等到崔琰为结丹开始准备的时候,他才发现此丹对于闭关冲击丹成,竟然也有益处。

        而这般益处,竟是清河崔氏万年底蕴都追不回来的。

        家中父母固然是不在乎是哥哥弟弟哪个受用了灵丹。

        但崔啖剩下的几颗,拿去喂养了精怪,却是说不过去的,便在家中被责备了几次。

        崔啖固然知道十六公主那里还有,但他和十六公主的交情,全凭着钱晨留下的几分情分,怎好讨要这般贵重之物。

        因此虽然心中懊悔,却也只能向公主求了钱晨昔日用的丹室,借助翼火蛇,试着炼了两炉丹药,凭着钱晨昔日的几句指点和天师点化的翼火蛇之妙,倒也让他炼成了一炉,但成丹的品质吗?

        那就不用说了!

        距离元气之丹,更是十万八千里……

        就连今日来此,也是在丹室运用了目术神通观察火色,熏着了眼睛,不得不借助美人温养。

        那人刺着了他的痛处,崔啖那里会有好声气。

        那人也知道冒犯了崔啖,只能讪讪一笑,讨了个饶便退下了!

        这时候,散花楼中突然掀起一阵喧闹,一个声音哈哈大笑道:“听闻胡大家乃是仙音妙玉阁真传弟子,非但于琴道之上造诣无双,更修得一身玉肌仙骨,妙玉阁不禁双修,不知仙子大家看我如何?”

        “散修也敢在这里放肆,我江东陆氏在此恭候胡大家!”

        崔啖心中微微惊讶:“这美人的来历,竟然是仙门真传?既有修为在身,我借她采气养眼,当不会冒犯吧?”

        “诸位客气了!”

        一个极为动听的声音从帘幕后面传来,清脆悦耳,却是犹如仙音,更带着一点小娇媚,犹如羽毛拨撩人心底。

        崔啖听到这个身影,都感觉口干舌燥,心底有些痒痒,看左右那些世家弟子,更是不堪,痴相显露于色。

        一只芊芊素手掀开那幕帘。

        只见香风之中,许多花瓣飘来,一派锦绣之色,缤纷的花瓣之间一位美人手抚瑶琴,斜斜靠在青纱遮掩的绮阁之中。

        花瓣飘零之中,带着清脆犹如玉石交击,丝竹缠绵的声音,自是一种修行外景显化。

        崔啖伸出手来,接住了一片花瓣。

        “这花瓣都是神通所化,其中似凝练了一种缠缠绵绵的煞气!”

        目中的登徒子,分明见得那种煞气犹如桃花之色,艳若粉黛,凭借钱晨传授炼丹之术分辨元气的道理,崔啖本能的感觉不对。

        只见在洒落的桃花煞气之中,那名美人半遮半掩露出自是绝色的面孔,崔啖见到她的第一眼,心就怦怦的乱跳。

        那桃花煞气,那琳琅仙音,那国色天姿,那馥郁馨香,配合在一起,化为一种诡异的神通……此刻散花楼中,世家子弟,各路散修皆沉醉其中,有人作诗作赋,有人一掷千金,一派风流景象!

        但崔啖借助眼中的登徒子,看到了另一幅完全不同的画面……

        绮阁上的美人朱颜皮下,显露出狰狞的白骨魔相,她身边侍女,护卫更是魔气森森,楼上的美人长袖一甩,从楼下卷来两个世家修士,用手中的锥子划破那两人的胸腹,直接趴在胸口,啃噬起心肝来。

        而两人却毫无所觉,表情痴迷,似乎还沉迷在那幻境之中。

        崔啖冷汗津津,似这般笼罩一楼修士,甚至能轻易控制其中几位通法修士的修为神通,绝非他可匹敌。

        ‘美人’仰头舔舐着嘴角的血迹,将两具吃空了的躯壳扔到了楼下,两道生魂随即便被朵朵花瓣卷起,炼化入那粉色的煞气之中。

        顿时,两道狰狞的面孔便显露在煞气之中,化为两片粉色的花瓣。

        “还未收到门中的信符,何必急着提前发动,若是坏了几位老祖的好事!我也保不住你!”一个阴森的声音冷笑着说道。

        美人吮吸着玉葱一般的手指,娇笑道:“这些人都被我融汇七情煞气的万妙魔境所困,要他们生就生,要他们死则死,早点享受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也没人能走出这里!”

        “那位小哥,你说是吗?”美人话锋一转,看向坐在栏杆前的崔啖道。

        “不好!”

        崔啖刚想催动法器,冲出散花楼,却不知什么时候那重重花瓣已经环绕自己身后,封堵了去路。

        崔啖祭起随身法器,一柄短尺带着清光打在身后的香风花雨之上,清光之冲到了一半,便被缠绕而来的花瓣阻拦,那一片片花瓣化为一个个赤裸的男女,要朝着崔啖纠缠而去。

        那些赤裸男女在崔啖面前狂舞,似乎有无数心魔从心底跳出来,叫他魔念丛生,香风越发浓郁,熏得他手脚酥软,仙音渐渐诡异,勾动他真气紊乱。

        崔啖并不知道,这般香风、仙音、花瓣都是掩饰,真正的杀招,却是其中蕴藏的无形魔头。

        也是钱晨昔年想要祭炼的一种神魔——七情神魔!

        崔啖感觉自己的真气,犹如泊泊流水,被某种粉色的煞气盗取,就连那柄短尺也被现了原型的重重花瓣——都是被邪法祭炼过的魂魄,面孔狰狞扭曲的缠绕再短尺上。

        一柄的本质上佳的法器,顿时就废了一半,

        楼阁之中画皮女子,垂落纱巾,要将崔啖也吊上去的时候,一道白影冲破了煞气的封锁,鹿角一钩,带起崔啖的衣领,朝着楼阁之外冲去……

        崔啖虚弱之间,看见身后楼阁中得女子暴怒尖啸,姣好的面孔张开覆盖半张脸的獠牙,咆哮之间,整个散花楼,被她轰碎了不知多少颗头颅。

        此时,天空中乌云汇聚,只在数息之间便遮蔽了日光,宛如夏日的骤雨。

        顷刻间,建康城便暗了一半!

  https://www.zssq8.com/41_41497/103336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