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明尊 > 第一百一十三章幕后犹有血海道,亿万血怨缠龙气

第一百一十三章幕后犹有血海道,亿万血怨缠龙气

        当皇帝看到九天之上的北斗七星,都被垂落星光的反冲动摇的时候,脑海里就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他的双手无意识的抓紧了身边的桌沿,直到两只手都用力过度,显得失血般苍白。

        从远古天界投射到诸天万界的亘古星辰,让诸天万界的星空,都是同一片星辰在不同方位的映射,而其中的每一颗星辰,都有着一处大千世界般的伟力。

        但在今晚地仙界的星空,为紫微统属,北辰所指的七颗星辰,却犹如风中残烛一般摇曳起来……

        无数疑问,在这一刻涌上了皇帝的心头:金陵洞天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先祖留下对付仙汉余气的七星灯阵,又究竟撞上了什么?是何等可怕的禁忌,竟然会反噬到动摇北斗?刘裕竟是真龙天子、气运所钟?还是……

        皇帝抓着桌沿的手开始颤抖,他脸色一阵变换,终于压不住胸中翻腾的腥气,张口一股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向后倒去!

        “陛下!陛下!”许多侍从都拥了上去,站在皇帝身边的老太监却看了一眼窗外,面孔登时扭曲的不似人色,他瞪着眼睛,惊骇道:“帝星飘摇!帝星飘摇真龙死!陛下,陛下要崩了呀!”

        皇帝此刻已经陷入了深度的昏迷,油尽灯枯之相尽显!

        盘踞在建康上空的国运真龙,这一刻也犹如陨落一般,从众生的气运灵云之上一头栽倒,洒落下大片的玄黄真血,此刻大晋的国运颓势尽显,与其气数相同,同气连枝者,亦举世皆惊。

        玄武湖上,与陶天师并肩而立的老者仰天长叹:“南晋衰微,司马氏……将亡也!”

        玄武湖,乃至整个建康城都在微微颤动,大片的浑浊黄水从湖底,从秦淮河下泛起,黄泥水中夹杂着几缕血色,分外的刺眼。

        建康城乌衣巷口,正在铜雀楼原址之上凭吊的年轻书生突然低头,看着新修好的朱雀桥下,那浑浊黄泥水中,泛起的大片如同铁锈的血迹。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鼻梁,同时伸手探入桥下,抹了一点血色,在指尖微微揉搓。

        “煞气十足……果然是真龙残血!这等龙脉之血,若非百年难遇的地震重创龙脉,等闲可见不到!”

        “好东西……好东西啊!哈哈哈……没想到我等还未动手,南晋自己就撑不住了!”

        年轻的书生仰头狂笑,这时候他看到了天上的星斗,瞳孔骤然收缩一线?  犹如毒蛇一般。

        “北斗动摇?该死的……司马炎到底用七星阵截断了谁的命?就算是中土之主,九龙汇聚的真龙天子?  也不应该有如此反噬才对!他截的是天帝的帝命吗?”

        …………

        司马炎并不知道?  自己妄动七星灯,引动七星阵截命断运?  引发了何等可怕的反噬。

        若非七星灯威力不足,只能咒杀元神之下的修士?  因此撞到道尘珠上?  反噬回来的力量也并非最强。可即便如此?  和司马炎完全纠缠在一起的南晋国运,依然被反噬之力彻底重创,甚至付出了当今皇帝的一条命!

        而钱晨这边话音刚落,就有一道血色刀光从身前纵起?  然后幻化成一条血河?  浩浩荡荡,散发着凛然煞气,令人不可直视。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都仿佛有刀气自体内刮骨而过一般。

        血河奔涌间穿过七座石台?  甚至跨越了头顶的七颗星辰……

        在七星之间,河道九曲而过?  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魔性变化,司马炎站在开阳灯前,面前摇曳的灯光都在这一瞬间,被压到了最低,仿佛要熄灭在杀气之中。

        他抬头看见钱晨已经斩开石台上密密麻麻的重重禁制,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但这一刻,受到重创的灵识被刀势所摄,几乎难以运转,纵然勉强提起法力,祭出护身法器,但面对钱晨这般几近不可思议的刀势,也是白给。

        血河九曲,其中的变化难以言述,司马炎全盛之际都要谨慎应对,如今状态大弱,几有措手不及之感。

        长刀所向……

        两人之间相隔着,本质已经接近灵宝的七星灯,灯火暗淡到紧紧的贴着灯芯。

        “天魔化血神刀!”

        司马炎识海之中,只来得及再转过一个念头:“这般的天魔化血神刀,真的是出自正道之手吗?”

        “好一个堂皇正气的魔刀!”

        “将天魔化血神刀修到这般境界,是正是邪已经没有区别了!”

        开阳灯暗淡的灯火,陡然一盛,青紫色的灯火变化为血色,灯火映照之下,司马炎身后微微摇晃的影子骤然扭曲了起来,开口低声道。

        周围的石台之上,七星灯燃烧的火光也尽数化为血色。

        司马炎身后的影子,眼中泛起血光,一条手臂粗细的血龙从开阳灯火中飞出,见风就长,越变越大,来到钱晨面前的时候,已经化为了数丈长的血龙。腹下龙爪扭曲狰狞,头顶龙角平直如牛,身上龙鳞带着骨刺,在血河之中翻腾如意,最后逆流刀光而上,直逼钱晨的面前。

        钱晨只得挥刀下劈,斩落龙首!

        断成两截的血龙首尾环绕,犹如衔尾之龙,形成了一个血环,将钱晨斩出的残余刀气尽数吞入了血环之中。

        “血海神通术,幽冥两界环!”

        钱晨抬刀冷冷道。

        他已经明白来人是谁了!

        “我早该想到,九幽血海执魔道之牛耳,九幽在的地方,血海必然不会无视!”

        只在看到血龙身上那些颇似无间魔龙的种种痕迹,钱晨便已经猜到了许多。妙空以九子母天鬼为根基,后来根基被斩后,重修无间魔龙,乃是借助夺舍血魔的机缘,才将血海九幽两道真传合一,方才开辟的真法。

        “天魔化血神刀,乃是九幽魔祖参悟我血海所创的至高魔道!这九幽魔龙,却是我血海魔祖参悟冥河所创,克制天魔化血神刀的法门。”

        司马炎身后的影子,平静开口道:“司马炎,你真是个废物,居然被低你一重境界的人算计。若非我及时出手,被劈上这一刀你死是不会死,但冲击元神你就别想了!”

        “九幽在明,血海在暗!”钱晨感慨道:“魔道的布置,果然滴水不漏!”

        “我早该想到,九幽道主持之事都在明面之上!但七星灯阵乃是诸葛武侯遗留,司马懿后来又至,破去了武侯的手脚,给司马家留下了这份底蕴,司马炎想要借助魔道改造七星灯阵,必然有另一方主持者!”

        “让你们相互牵制……似司马家这般喜欢搞平衡的货色,怎么会只托付九幽道一家!”钱晨语气十分的平静,并未因为前番算计失败,感到有什么不安。

        此时他身后传来一声赞许道:“了不得!现在的道门真是了不得!”

        钱晨向后一瞥,只见一位苍鬓中年人提着刘裕,从外面的祭神台走了进来,附掌笑道:“如此魔刀,如此魔道,你真乃天生的魔种。之前种种算计,亦称得上高远!我倒是好奇,你竟是哪家道门培养出来的俊才……可愿投入我血海门下,做一位圣子?”

        “圣子?”钱晨好奇道:“是你们血海道对高级天材地宝的称呼吗?”

        “圣子乃是经由血海重生的魔胎,亦是我道掌教的候选人!更是血海魔祖的血脉亲子!”血海道的阳神真人微笑解释道。

        钱晨嗤笑一声:“那算了!我爹你们认不起,我怕血海魔祖他遭了天谴!此事且不用再提!”

        “像你这般有趣的年轻人,我真不忍心就这般杀了!”苍鬓中年人叹息道:“好在圣子未必一定是人,将你炼成血神子,浸入血海中与亿万血神子厮杀,也能诞生一尊血海魔胎!”

        钱晨微微侧过头去,凝视着其他方向的七星灯……

        那道血影看见他的瞳孔之中,浮现一丝淡淡的紫气,微微一惊,道:“先天紫气,望气之术!原来,你竟是楼观道的人!”

        此时,钱晨一颗心正不住的往下沉,虽然挺看不起司马炎此人的种种行事手段,但钱晨不得不承认,此人在篡夺南晋国运修补元神,乃至熔炼纯阳龙气,晋入阳神境界之后,是他平生所见最为顶级的阳神之一!

        修为绝不逊于昔日的孔雀妖王。

        钱晨能算计他,大半是因为大毁灭魔刀的余威,令其不想在冲击元神之前稍有损伤,而骗出他施展七星截命之术,正面撞上了道尘珠的镇压之威。

        太上道尘珠这件灵宝,说实在的真是废物。

        若是司马炎老老实实的正面动手,这位大爷绝对动都不动分毫。

        就如孔雀妖王化去钱晨肉身时,这位大老爷的作风一样,若非钱晨算到了孔雀妖王最强之处也是它最弱的地方,算到在其腹中除去五色神光之外,它再无其他可用的神通。以钱晨肉体重生之际那手无缚鸡之力的状态,早就死了八百次了!

        换做太上其他两宝在手。

        哪怕是昆仑镜,开山斧之流,钱晨都敢硬抗几尊元神。

        好不容易靠着智计百出,算计了司马炎,方才那一刀砍下去,虽说杀不了这种鬼物所修,分化能力最强的阳神,但钱晨可以保证,这一刀下去,司马家付出无数心血,筹划许久让司马炎冲击元神的机缘,定然是全没了!

        但魔道暗藏的底牌,着实令人一惊。

        那魔头前去擒拿刘裕之际,都能以血影分神拦住钱晨这一刀,这叫钱晨只能暗叹一声……终究是勉强上阵,从魔道那边获得的信息,不足以分析出更多的东西。

        苍鬓中年人可以分化血影,所修的应该是血海道《血海魔经》号称‘无间留影,血影神功’的血神篇。

        只看他仿若寻常中年人的肉身,还以为其本质寻常,但实质上,那肉身只是无数血神子汇聚所化。他摇身一变,便能分化千万血影,合身扑上,能将一座百万人的城池,盏茶之间化为死地,将所有人统统炼化为血影。

        阴神之下的修士,都经不住此人血影一扑。

        刘裕何等英雄,武道修为和一身枪术,都是钱晨在中土仅见,还不是此人轻易擒来。

        如此两人前后联手之下,钱晨算过自己的种种手段,也没有超过两成的把握取胜。

        而那仅有的两成,还是钱晨燃烧金丹,破碎法宝,搏命换来的。所以,如今唯一的机会,便是让这两人让相互忌惮,不能联手!

        钱晨心中闪念而过,浮现方才血影出手时的种种。

        那开阳灯火焰转为血红,才让血影得以附身司马炎的影子。而七星灯燃烧的火焰,乃是北斗星力和龙脉气运混合点燃的天命真火,龙脉本质最为正气浩然,根本容不得一丝邪气……

        想到这里,钱晨心中便有一丝猜想,随即便以望气之术,重观七星灯承载的龙脉气络。

        七盏青铜古灯之上,丝丝缕缕脉络相连的气运,牵连着数股庞大的龙气,每一道都接近一条完整的龙脉,。龙气通体赤红,犹如赤龙,通体燃烧着炽热的火焰,其中更隐隐浮现一柄赤气冲霄的神剑高悬,一旦有人触犯龙气,便会牵动剑影刺下,几有元神大成之威……

        若非刘氏子,便是身首两处的下场。

        “相传仙汉刘氏开国之祖,乃是天界赤帝子!如今看来,竟然不是虚言!”

        钱晨有些无语,这位赤帝子行事作风,有些不太堂皇正大的样子。

        昔年仙秦尚在的时候,据说此人亲眼见过始皇帝的仪仗,那时候他可没有什么赤帝子斩白帝子的威风。据说是两股战战,身颤兢兢,不敢抬头!若真是天帝子裔,未免也太过……识时务了!

        但龙气的种种堂皇,都是之前的残余……

        如今的龙气除了赤气之外,几道龙气之上还缠绕着无数生灵怨念和诅咒,这滔天的怨气化为血焰,燃烧着缠绕在龙气之外,叫龙脉双目赤红,魔气缠身,赫然已经被咒法束缚魔化!

        “仙汉并未失德……为何会有这般滔天怨气?”

        钱晨神色凝重,想起七星灯阵魔化之事,便知道此事定然脱不开魔道的手笔。

        “仙汉余气,已经尽数被污!”钱晨恍然道:“若是司马炎按照原来的计划,借助七星灯祭,盗取仙汉气运弥补南晋的国运损伤,那岂不是……”

        龙气之上燃烧的诅咒,何止数百万人!

        浓厚的血怨之气让钱晨都有些战栗,一旦这般被污染的气运和南晋国运合一,虽然表面上恢复了气运,但实则再也无法摆脱与魔道的纠缠。

        那时候,魔道只怕就能光明正大混入晋朝内部,与道门分庭抗礼!

        钱晨面色一变,冷声喝问道:“司马炎,你可知仙汉余气已经尽数被魔化,早已为魔道所得……”

        司马炎猛然抬头,眼神之中的震动几乎无法掩饰,但他很快压下了追问此事的冲动,冷哼一声,正面堵住了钱晨。钱晨微微垂目,凝重道:“昔年魔劫之际,天下战乱,那几个入寇中土的胡人所建的伪朝,亦名为汉。而且造下的杀孽最重,视中土百姓为两脚羊……”

        “这,应该也有魔道的手笔罢!”

        “借助言灵之力,将中土百姓被胡人屠杀的怨气,缠绕于汉统之上。”

        “借此把季汉收拢的仙汉余气,诸葛武侯以七星灯镇压的汉统龙气,诅咒魔染,毕竟七星灯只是诸葛武侯一道遗留的仪轨罢了!怎能防备魔道数千年来时时刻刻得魔染和污浊……恐怕,尔等早就想借助仙汉龙气,再开一个魔道王朝!”

        “司马家的所为,正好给了尔等的机会,他们与虎谋皮,还以为让司马炎成就元神之后,可以设法摆脱你们!”

        “还以为牺牲的只是南晋,可以让他司马家的利!”

        “岂料,你们本来就想将整个南晋王朝,连皮带骨的吞下去!”

        “啪啪啪啪……”

        一阵掌声从血海道苍鬓中年人那边传来,他赞叹道:“楼观道的望气之术,果然不愧是文始道尊亲传,其观天下大势,梳理气运脉络,观望一国一朝,一家一人的祸福劫数,无有不中!我等算计数千年的东西,你看一眼便猜到了大半,还好楼观道没落许久,不然我魔道的许多算计,还真瞒不过你们!”

        “灭的好啊!”中年人感叹道。

        他眼神之中满是残酷,冷冷一笑道:“奈何有你这个死剩种!”

  https://www.zssq8.com/41_41497/102868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