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17,比赛前夜

17,比赛前夜

        几天后,凌晨三点。

        威尔士,纽波特以南未知的沼泽地的迷雾之中,两个提着马灯的身影边走边吵。

        “妈的这么早就过来,我真的是服了巴格曼那个蠢材,让我们在这里守一个晚上!”

        一个拿着金表,穿着粗花呢西服的男人重重的将一个空荡荡的大箱子扔在地上,他紧了紧下半身那条不伦不类的长统橡皮套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着了。

        “谁说不是呢,哎,就一天了,忍忍吧,瓦斯特。”一个穿着苏格兰高地褶裥短裙和一件南美披风的男人说道。

        “忍?”

        拿着金表,穿着粗花呢西服的瓦斯特怒气冲冲的吐出一个烟圈吼道:“巴兹尔,这时候你还帮他说话,那老家伙自己跟几个妖精赌到深夜,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和保加利亚的媚娃happy,真不知道他这种人是怎么当上司长的。”

        “嘘,你可别让别人听到了!”

        穿着苏格兰高地褶裥短裙和南美披风的巴兹尔赶紧捂住了同伴的嘴,警告道:“小心点,瓦斯特,别让人听到了,巴格曼那家伙心眼很小。”

        被捂住嘴巴的瓦斯特不耐烦的挣脱了同伴的束缚,恨恨的整理了一下衣领,斜眼道:

        “怕什么,巴兹尔,你可真是够小心翼翼的,老子也是靠本事考进魔法部的,他还能把老子开了不成?再说了,这个点,那些巫师都在睡觉呢,谁会蠢到这么早来?”

        “你消消气......消消气......没人敢对你怎么样。”巴兹尔赶紧说起好话,拍起同事的后背。

        巴兹尔话音刚落,远处沼泽地的迷雾中,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他微微一愣,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表上的时间显示是凌晨三点钟。现在离魁地奇世界杯赛还有一整天,谁会来这么早,难道是某个国外的巫师么?

        身边暴躁的瓦斯特识趣的闭上了嘴巴,两人在黑咕隆咚的沼泽里,提起马灯,静静的等待着。

        啪嗒。

        啪嗒。

        啪嗒。

        脚步声就像时钟一样精准,坚定。

        而后,巴兹尔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独自从凌晨三点的威尔士沼泽地迷雾中缓缓走出,他穿着穿着平平无奇的灰色的长袍,打扮的和一个街头巫师差不多,但唯一奇特的是他的脑袋上,顶着一个奇特的笼子,让人看不清他的打扮,如瀑布般的白色长发从笼子里滑出,几乎可以拖到地面。

        那打扮让巴兹尔愣了好一会儿,他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装束,那个男人信步闲庭的优雅走在迷雾中,好像是在公园里散步一样......

        倒是他那个日常爱抱怨上司的同伴瓦斯特先反应了过来,他上前一步,严肃的问道:“巫师?”

        戴着奇特鸟笼的男人缓缓点了点头。

        “来看魁地奇比赛的么?”

        奇特的白发男人又点点头。

        巴兹尔赶紧从口袋中取出一卷羊皮纸,还有一支羽毛笔。

        “有邀请么?”

        瓦斯特例行公事的问。

        白发男人摇了摇头。

        “有门票么?”瓦斯特又问。

        头戴鸟笼的巫师缓缓把手掌伸向腰间,抽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递了过去。

        巴兹尔低头一看,那不明明是一张废纸么?

        他正想责难那个打扮奇特的巫师,可暴躁的瓦里斯却点点头,将废纸递了回去。

        巴兹尔再仔细一看,觉得自己应该是疲劳过度看花眼了,那明明就是一张崭新的门票。

        他松了口气,问道:“您不是用门钥匙过来的么?”

        “门钥匙?”白发男人歪了歪戴着鸟笼的脑袋。

        “额,我只是随口一问,能幻影移形找到这个位置也不容易,哈哈哈,请在这里登记一下。”

        巴兹尔自来熟的笑了笑,将手里的羊皮纸和羽毛笔递了过去。

        但那个戴着鸟笼的男人并未回应他,也没有接纸签字,这让他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这让他有些尴尬。

        不知为何,虽然隔着鸟笼,他看不清那个男人的相貌,但他能感觉到那鸟笼下有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被这家伙看着,他有些不舒服。

        只见白发男人站在月光下,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下,随后笑着问道:“请问,赛场内人最多的休息区在哪儿?”

        柔和的语音让巴兹尔如沐春风,似乎整片夜空的星星都同时明亮了起来,他立马忘记了签字之类的事情,并且开动脑筋思考起来:“额.....这.....”

        但他的同伴已经比他先考虑好了,只听瓦斯特说道:“第一场地人比较少,都是国外访客,人最多的休息区自然是第二场地,第三场地的话人最少,那里是魔法部高层的休息区。”

        “哦,这样啊,谢谢你。”

        戴着鸟笼奇特男人微微欠身,弯下腰来。

        随后,他便如他出现时,一样,迈着精准如钟表的步伐,一步又一步的消失在了威尔士夜间的迷雾之中。

        男人走了将近二十分钟后,巴兹尔才从那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中回过神来,他缓缓皱起眉头:“那是什么奇怪的打扮?”

        “谁知道呢,”瓦斯特还笑眯眯的看着男人消失的地方:“估计是其他国家的巫师吧,这些外国人真是怪有个性的。”

        “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巴兹尔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声,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

        噼啪。

        迷雾中传来噼啪一声轻响,随后便是闹哄哄的声音。

        “这边!亲爱的!”

        “哦,该死,居然是沼泽,我的鞋!”

        “都让你小心一点了!”

        “快点快点,别管鞋,去签字,趁人少,我们找个好位置!”

        “哈哈,是,抢位置抢位置!”

        巴兹尔从思考中回过神来,伴随着欢脱的声音,只见一群矮小的身影从迷雾中冲了出来,他们手拉手提着马灯,看起来就像是童话中的七个小矮人。

        瓦斯特皱起眉头:“爱尔兰小矮妖.....”

        话音刚落,为首的一名小矮妖跳了起来,将一个破旧的易拉罐扔给了巴兹尔,随后便夺过了巴兹尔手中的羊皮纸和羽毛笔,在上面刷刷刷龙飞凤舞的写下一大串名字,一边写还一边笑着说:“你们的司长喝多啦,哈哈,他押了保加利亚赢,真希望他明天不要后悔,哈哈哈哈!”

        笑完,他把签的乱七八糟的羊皮纸扔给了巴兹尔,彼此又手拉手的,开心快乐的跳进了迷雾之中。

        被这群小矮妖一折腾,巴兹尔什么都忘了。瓦斯特更是又开始骂了起来:“司长亲自参与赌博,妈的干这种事他是怎么想的,我敢打赌巴格曼在这位置上干不了几年!”

        巴兹尔已经不想去理会同伴的抱怨了,因为远处又传来一阵噼啪声,又是一群人通过门钥匙从不知名的地方传送至此。

        ......

        忙碌的工作在凌晨便宣告开始,不停的有人从世界各地传送至此,他们每个人都操着各种各样的口音,问话,签字,交还门钥匙。那个装门门钥匙的大箱子换了一茬又一茬。

        一直到凌晨五点到时候,天色蒙蒙亮了。来访的人流才稀疏了不少,这时候,巴兹尔已经累的晕头转向了,身边的瓦斯特更是阴沉着脸,连骂上司的力气都没有了。

        真希望以后不要这么倒霉了,巴兹尔心想,在这种时候值班。

        ......

        噼啪。

        伴随着门钥匙落地的声音。

        有人哀叹的抱怨:“哎,老了,老了,真的不能用门钥匙了,每次用都会转到...转到反胃。”

        “谁让你跟来的,老家伙?我一个人也可以。”

        “拜托,那可是克劳奇!你真以为没有我帮助你可以见到他?咳咳.....再说了,想看魁地奇世界杯有错,你来都来了,能错过这种比赛么?”

        “行了,闭嘴吧。”一个年轻的声音不耐烦的说道:“一个个都弱不禁风的,要走就快点!太阳出来了。”

        巴兹尔和瓦斯特站直身体。

        这一次从迷雾中走出来的是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走近后巴兹尔才看清,那是一个少年和一个老头。

        高个的那个少年相貌奇特,他一米七八左右的身高,有着光光的脑袋,耳朵上镶嵌着一个银色的耳环,眼睛在清晨的阳光中闪耀着黯淡的金色光芒,很是个性英气。

        当然,更显眼的是他那套衣服。

        他穿着一身深蓝色巫师长袍,肩膀带着双层披肩,上面镶嵌着银色的老鹰花纹,袍尾分成三岔,看起来就像是某种鸟类的尾羽,非常华丽。一看就是某个古老巫师家族的成员。

        相比之下,他身边的老头就显得寒酸多了,他穿着古旧的长袍,戴着兜帽,佝偻着腰,颤颤巍巍的扶着少年,仿佛下一秒就会趴在地上死掉。

        由于那个少年奇特且高贵的卖相,巴兹尔打起精神,魔法部虽然明令禁止穿巫师的衣服来看比赛,但这不代表所有巫师都要遵守规则,能打破规则的人,往往更值得关照。

        “您好。”巴兹尔上前一步。

        颤巍巍的老头上前一步,“您,您好,我叫阿里.巴什尔,这位,这位是我的孙子,霍尔瓦.巴什尔。”

        “阿里.巴什尔,霍尔瓦.巴什尔......”

        巴兹尔在名单上翻了翻,“哦,往前走,第一场地,一百米左拐就是。”

        “谢谢,”老头礼貌的笑道:“辛...辛苦了。”说完,他仿佛老年痴呆一样,陷入了呆滞。

        光头少年一手遮着眉头,挡着阳光,另一手将一个千疮百孔的足球门钥匙递给了巴兹尔:“这里就是魁地奇世界杯的入口么?”

        “入口在里面,我们这是负责回收门钥匙,还有签字。”巴兹尔接过千疮百孔的足球,扔进箱子:“哦,当然,如果你们是魔法部直邀的客人的话,那就不用签字了。”

        光头少年点点头,“我们找巴蒂.克劳奇。是他邀请我们来的,请问,该怎么走?”

        “这样啊。”

        巴兹尔正正神色,在羊皮纸名单上找了起来,“巴蒂.克劳奇.....巴蒂.克劳奇......哦,找到了,往前面走过去大约二分之一英里,在最前面的第三场地。”

        “谢谢。”

        光头少年遮着太阳,礼貌的对他鞠了一躬。随后拉了旁边那个行将就木的老头一下:“走啊,别发呆了!”

        那老头反应过来,抱怨道:“你应该心疼我一点,霍尔瓦,我老了,需要充足的睡眠,不能像你这样折腾......”

        “你少来,”少年懒洋洋的说道,“我死了你都不会死。”

        “乌鸦嘴,你那么希望我死?”

        “哼,在东方,有一句老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叫——老而不死是为贼。”

        “你......!”

        伴随着老头生气的嘟囔声。

        那一老一少两个身影也消失在了清晨迷雾之中。

        巴兹尔困惑起来,他扭头看着瓦斯特:“那是孙子对爷爷说话的态度么?”

        瓦斯特瞪着疲惫的眼睛,无所谓耸耸肩:“也许国外人就是这个德行呢。”

        奇特的爷孙俩刚走。

        远处又传来噼啪噼啪的声音,这一次是一大群人。

        “五点零七分,来自白鼬山。”瓦斯特有气无力的说道。

        随后,一大群人哗啦啦的从晨雾中冲了出来,为首的是一个穿着高尔夫球衣和老旧牛仔裤的红头发男人,裤子穿在他身上有点儿嫌大,他用一根宽宽的牛皮带把它束住了。

        “早上好,巴兹尔。”

        红发男人说道,捡起地上一只靴子,将它递给了巴兹尔。

        巴兹尔有些疲倦的接过靴子,将它扔进垃圾桶中:“你好,亚瑟,没有当班,嗯?有些人运气真好……我们整晚上都守在这里……你们最好让开,五点一刻有一大群人要从黑森林来。

        等一下,我找一找你们的营地在哪儿……韦斯莱……韦斯莱……”

        巴兹尔在羊皮纸名单上寻找着,“走过去大约四分之一英里,前面第一片场地就是。营地管理员是罗伯茨先生。迪戈里……你们在第二片场地……找佩恩先生。”

        “谢谢,巴兹尔。”亚瑟.韦斯莱说。

        他对身后招了招手,一大群男孩和几个女孩嘻嘻哈哈的从两人身边走过,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红发双胞胎还顽皮的冲疲惫不堪的巴兹尔吐了吐舌头。

        等他们都离开后,瓦斯特麻木的说道:

        “真是热闹的不得了。”

        “谁说不是,”

        巴兹尔疲倦不堪的揉了揉眼睛,“真希望这些人不要弄出什么幺蛾子。”

  https://www.zssq8.com/19_19767/37591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