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60,无意义之人

60,无意义之人

        三天后,霍法跟随者法蒂尔地图的指引,来到了一处河边小镇,街道上的房屋低矮纵横,码头上的停泊着数艘老旧的内燃机渔船。

        只不过这些渔船此刻都已经燃烧起了了熊熊的火焰。冒着黑烟。无数如鬼魅一般的人影穿行于昏黑的夜空下,他们捂着头,摇摇晃晃。有些则拿着砖石,重复的砸着。也不知道在砸些什么。

        有人撕扯着自己的身体,如同一具麻木不仁的尸体一样,行走在街道上。

        也有人和沙丁鱼一样,鱼群游向何处,他们便游向何处,他们跟在大部队后面,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要跟在大部队后面。

        混乱和疯狂不停的蚕食着人们的理智,让霍法见之心惊。他开始逐渐明白,所有人都是孤独的产物,但很少有人可以真正会和孤独相处。

        人们发明了娱乐,发明了社交,发明了秩序,发明了分工,发明了种种一切,人群依附于规则取暖,一旦剥离了规则。

        整个世界便会陷入混乱和痛苦的原始状态,这大概便是格林德沃想要看到的情形。

        如今,在那头虚无之龙的吸引了笼罩下,整个世界的希望,都在呈链式状态的坍塌。

        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看了看地图,在混乱疯狂的人群中大步奔跑起来,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诺伯还没有受到自己的影响。

        ?没走多远,他就感受到若有若无的魔力波动,那波动幅度十分微弱。

        ?霍法眼睛一亮,自己运气不错,这个小镇还是有巫师的,他顺着魔力波动追踪了过去。

        ?循着那股若有若无的魔法波动,霍法来到了一处堆满生活垃圾的小巷。街边的店铺上闪耀着一圈圈残破的霓虹灯,地上的肮脏的积水倒映着忽红忽蓝的光芒。

        头顶是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电线,墙壁上贴满了牛皮癣一样的广告招贴牌,看见这种地方,霍法不由自主地想到伍氏孤儿院。

        ?一丝若有若无的哭喊声传入霍法耳中。

        放开我!放开我”

        ?垃圾堆中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敲打声,混合其中的还有某人的痛呼之声。霍法一转过弯,看见几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堵在巷尾的垃圾堆里,正在奋力地用脚踢什么。

        他们嘴角流着白色的唾沫,眼神通红,状若疯狂。

        ?他缓缓走近,在外围探头一看,这几个小孩居然在攻击一个身高马大的成年人。那个男人穿着破旧脏兮兮的布衫,瑟缩地倒在雨地上,不断地颤抖。地面的雨水中,已经混上了一丝丝粉红。

        怪物,你是怪物”

        为首一名黄发男孩癫狂道。

        “异端邪祟”

        另一个小孩狂热道

        我们杀了他吧”

        一个男孩抽出一把刀:“我已经忍不住了。”

        “急什么让他死了不是很痛快?”

        黄发少年结结巴巴的:“我我不想他死,他太邪恶了”

        “那要怎么办”

        “我要把他四肢切段,再把他救活。哈哈。”

        他一边,一边摇头晃脑的笑了起来。

        有道理。”

        一名男孩举起刀片,自己癫狂的舔了下刀刃,舔的满嘴是血,随后他举起刀,就要对那个倒地男人的身躯刺去。

        ?利刃刺去的那一刻,一只如铁钳般的手掌握住了他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

        ?那大男孩一转头,却发现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陌生少年站在他的身侧。但还没等他真的看清那个男孩是谁,一记手刀便落在了他的脖子后面,将他软绵绵的敲晕过去。

        随后,不到三秒,四个混乱癫狂的少年便全部晕死过去。他们如同破麻袋一样倒在地上。

        ?

        ?霍法叹了口气,转身看去。

        直到这时,他才看清楚哪个瑟缩在两个垃圾桶中间,有个遍体鳞伤的男人。而那个男人正用一双甲虫般褐色的眼珠看着自己。

        ?男人?

        ?一道闪电闪过,照亮他的面孔。

        ?不,也许不是男人,因为这人身材虽大,但脸孔却是出奇的稚嫩,恐惧。没错,他就是那个具有魔力波动的家伙。

        ?霍法看了他一会儿,总觉得有些熟悉,于是他伸出了手,温和道:“喂,你没事吧。”

        ?鲁伯海格看向了旁边垃圾堆里依然在抽搐吐着白沫的少年,头低厉害。他恐惧的蜷缩成一团,一言不发。

        你还好么?”霍法歪头,“你是巫师,对么?”

        不是我不是”

        ?那个大个子惊恐地捂着脸,往后退去,但他后面是一堵墙,退无可退。

        霍法仔细的看着对方的脸,和诺伯有那么几分相似,一丝久远的记忆终于浮出水面,他明白了对方的身份。那个神奇动物狂热爱好者,未来哈利波特时代最重要的配角。

        他还没疯,这让霍法看见了某种希望,他上前一步,柔声问:

        “诺伯是你父亲对么?”

        可能是他的精神力场相当柔和,也可能是他语气和那些疯狂的众人并不相同。面前的这个大男孩逐渐逐渐的冷静了下来。

        他抬头看着霍法的眼睛,缓缓点点头:

        “是是的。”

        ?

        霍法按住了海格,轻声道:“让我和你父亲见一面,好不好。”

        鲁伯一愣,随后撇了撇嘴,委屈巴巴道。

        “父亲已经疯了。”

        “疯了是么”

        霍法喃喃低语,对于这个答案他也并无太多意外,这一路上,他已然见过太多陷入疯狂的人了。“没关系,让我去见见他吧。”

        看着那灰色头发下的金色眼睛,海格点点头,他从地上爬起身,拾起一个小纸包。小纸包里装着两个小面包。他小心翼翼的把面包收好,然后对霍法。

        “跟我来。”

        霍法跟在海格身后,他们穿过疯癫混乱的城镇,穿过漆黑燃烧的树林,穿过群鸦飞舞的麦田。

        最终,他们来到了一处废弃的农场之中。刚站在农场门口,霍法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精味。

        推开门,他就看到高高的稻草垛上,躺着一个蓬头袒面的男人。他裹着厚厚的外套,身边散落着成堆成堆的废弃酒瓶。

        正是诺伯海格,只是这个男人眼睛已经不复暑假时,自己见到的那样积极凌厉。取而代之的是混沌和疲惫。

        看见霍法过来,他侧头麻木的看了一眼,霍法心底暗暗吃惊,那眼神和自己选择死亡时候一般无二。

        海格上前,把口袋里的个两个小圆面包掏出来,而诺伯却用力推开了他。大声骂道:“酒呢他妈的我的酒呢?”

        “喝完了,找不到了。”

        鲁伯低声道。

        “废物滚!!”

        诺伯咆哮的去推他,却用力过猛从一堆酒瓶上滚了下来,他也不在乎,迷蒙着眼睛,在地上翻了半天,可翻了半天都是空瓶子。他恼火起来,划水一样在瓶堆里扑腾来扑腾去。

        霍法看了看身边,看见壁橱上有半瓶酒,于是他走过去,把酒瓶拿起。走到诺伯面前,弯腰递给了他。

        “是你?”

        诺伯流着口水,斜了他一眼,随后劈手夺过酒瓶。抬头咕嘟嘟嘟的喝了一口酒:“你知道什么人才能上天堂么嗝”

        霍法低声道:“对酒精不过敏的人。”

        “哈哈,你真是聪明,我他妈当初就知道你小子不简单。”

        随后,他躺在地上一脚踹在海格的脚踝上。

        “滚蛋你还没有一个陌生人看着顺眼。”

        霍法拉着他的肩膀把他拖开,随后,他站起身,走到委屈巴巴的大男孩身边,拍了拍海格的手臂,轻声道,“你出去等我一下。”

        海格看着对方纯粹的眼神,虽然对方只有自己肩膀高,可他却没来由的对眼前这个男人产生了一股信任,产生了一股信任。

        他点点头,扭头朝外跑去,在农场的草垛外停了下来,探头探脑的看着屋内。

        屋内,霍法盘膝在诺伯身边坐了下来。

        “你他妈怎么,出来了?”

        诺伯醉眼惺忪的道:“我他妈还以为我还以为,你被关在阿兹卡班呢。”

        “阿兹卡班发生了叛乱,所有的囚犯都逃出来了。”霍法轻声道,“格林德沃把那个地方毁掉了。”

        “于是你就趁乱跑出来了么?你倒是真机灵。”

        诺伯又喝了一口酒:“怎么,你来找我干嘛?报仇雪恨么。”

        霍法只是看着他,没有话。

        “别他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小子。”

        诺伯无谓且烦躁的挥挥手:“当时你要是我,你也会跑到。要怪,就怪你不会幻影移形”

        “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

        霍法打了断了他。

        “那只怪物是你制造的么?”

        诺伯:“我制造我制造了什么?”

        “虚无之龙?”

        “虚无龙”

        诺伯哈哈大笑,“你在什么啊,虚无是能造出来的么?别开玩笑了”

        他咕嘟嘟的喝了一口酒,瓶子一扔,随后他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就要睡觉。霍法伸手拉着他的衣领把他拉了起来。

        “你干什么?”

        “我要去阻止。”

        “阻止?你完了这个世界完了,你根本不了解格林德沃,你根本不知道他骨子里有多么疯狂。”

        霍法:“我没有和你格林德沃,我是在和你那只怪物。”

        “怪物!!”

        诺伯突然嘶吼起来:

        “什么他妈的怪物,你口口声声那是怪物。我他妈告诉你那是什么,那就是现实,毫无意义的现实!

        我幸幸苦苦的研究了四十年,我幸幸苦苦研究了四十年的生物融合技术,还没有成型就被人夺走,为他人做了嫁衣!

        这是我一生打心血,现在已经被人夺走了,你还指望从我身上获得什么,我的存在毫无价值”

        霍法按住了他的肩膀,试图让他平静下来。没想到这个动作却引起了对方极力的反抗。

        “你他妈敢碰我!你个小畜生,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

        霍法死死的把诺伯压在身下,按着他的手臂,如同按着一只受伤的野兽。

        “别想过去。”

        “别想过去!”

        诺伯咆哮:“那是我四十年的心血,你让我别想就别想么?你还不明白么,我们不过是别人手下的棋子”

        “你还记得那个船舱么?”

        霍法问。

        “我们是棋子!”

        诺伯还在悲伤的吼叫,“是他妈的棋子!”

        “你还记得那个船舱么?”

        霍法加大了音量。

        “我他妈记得什么船舱,你给我滚!”

        诺伯试图推开霍法,他的手指摸到了一个玻璃酒瓶,于是便劈头盖脸的对霍法的脸上砸去。

        砰!!

        酒瓶在霍法脸上被砸的粉碎。

        酒液染湿了他的头发和脸颊,但他连表情都没有变过。他握着诺伯的手掌,拽掉了酒瓶。

        “你还记得你对我的话么?”

        “我他妈和你过什么!?”

        诺伯奋力挣扎。

        “人得像龙一样活着!”

        霍法死死的按住他。

        “龙不会在意自己明天会不会死,它不会在意自己会不会更大的龙吃掉,它甚至跟本不在意被另一头发情的公龙干e。”

        霍法死死的按住他,大声道:“龙只在乎自己能不能吃饱,能不能培育足够多的后代,后代能不能存活。”

        “滚开!我没有过!”

        诺伯拼命挣扎,肌肉痉挛。

        “我不记得,我不记得!”

        “你还有后代,你的生命目标还没有完成!”

        霍法怒吼道,他指着站在外面的鲁伯,指着他惊恐的小脸道。

        “你的儿子,可能在未来会做出非凡的事业!你要就在这里把他的未来葬送掉么?”

        这句话如同击中要害的利箭,诺伯不动了。他僵直坚硬的身体慢慢的松懈下来。

        霍法站起身,看着躺在酒瓶堆里的诺伯,喘了几口气:“听着,我可以帮你你成为最顶级的驯龙高手,但是你要按我的计划行事。”

        最终,诺伯捂着脸,开始发出野兽一般悲戚的哀嚎,他重重的用脑袋砸起了地面。

        霍法没有话,他只是站在一旁,默默的等待,默默的观察。

        终于,在霍法的陪伴下,他摆脱了存在的焦虑,经过了一番痛苦至极的挣扎之后,诺伯起身,背靠草垛,鼻青脸肿的抬起头,

        “你有什么办法?”d

  https://www.zssq8.com/19_19767/20566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