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4、精神至上

4、精神至上

        夜幕降临,火把再次燃起。兵营的士兵开始了醉生梦死般的歌唱和宴会。到处被点燃着篝火,空气中弥漫着香料和烤肉的香味,人群粗鲁的放声大笑。

        而在军营角落一顶不起眼的帐篷里,法蒂尔迅速的往皮箱里装着各式各样的器皿,他那个皮箱被施加了无痕伸展咒,怎么装也装不满。

        在他收拾皮箱的时候,盖勒特则靠在营帐外,面无表情的看着黛紫色天空,非洲的天空纯粹的就像玻璃,其中点缀着一些银色的小星星,很是美丽。

        雅各没什么事干,于是他点着一根烟,站到盖勒特身边问:“嘿,你在想什么?”

        盖勒特不看他,只淡淡说道:“那些士兵,他们在唱歌。”

        雅各看着远处那些饮酒高歌的士兵:“多半是喝多了吧。”

        “也许吧,但他们很满足。”

        盖勒特语气中带着淡淡的讥讽,“他们怎么能对自己渺小的人生感到满足,这可悲的战争世界,还有那日复一日的无趣工作。”

        雅各一愣,摇头晃脑,“他们有酒喝,有妞泡,说不定还有老婆孩子在家等他们。你呢,你又有什么,格林德沃。”

        “理想。”

        盖勒特盯着雅各。

        “等我找到了龙石岛,我的理想会让生命达到这群蠢货难以企及的高度。”

        雅各抽烟的动作一滞,他稍怔了一下后,扔掉香烟,表情不爽,有些欲言又止。

        而这时,法蒂尔终于收拾好了行李和器具,他拎着一个箱子站在盖勒特身边。

        “我喜欢你的思维方式。”

        法蒂尔说道:“希望你一直都能保持乐观。”

        盖勒特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他抽出魔杖,稍微一转,两人便幻身消失在了空气中。

        等他们走远,雅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咕哝了句:“自命不凡的蠢货。”

        说完,他抽出魔杖在手臂敲了一下。

        “迪斯勒隼门特。”

        他的身形波动了一下,身体和背景融为一体,消失在空气中。

        三人沿着山路一路乞力马扎罗山顶走去。走到海拔五百米左右一处无人瀑布附近的时候,他们停下了脚步,退出了幻身状态。

        雅各看着法蒂尔:“到你出手的时候了。”

        法蒂尔点点头,他打开箱子。取出几块水晶石和几罐施法材料,在地面迅速摆弄起来,很快,一块简易的传送阵就出现在石头上。

        “会被那些黑鬼发现么?”

        雅各有些不放心。

        “动作快点,拿到东西直接幻影移形走,他们发现不了。”法蒂尔看向盖勒特:“盖勒特,你标记做好了吧?”

        盖勒特点点头。

        雅各站起来,三人手拉手战成一圈。盖勒特再度咬破手指,一滴鲜血滴在传送阵内,传送阵燃起猩红色的火焰,三人眨眼之间消失在原地。

        等重新出现的时候,他们来到了盖勒特白天留下鲜血的位置。

        “这里。”

        盖勒特伸手一指,指着冰面下的标记。

        法蒂尔蹲了下来,手掌颤栗的抚摸过那个圆环三角图案,喃喃道:

        “死亡圣器,传说中死神的标志。果然是最顶级驯龙师的传承。”

        “你能打开它么?”

        雅各问。

        “我尽力。”

        法蒂尔打开箱子,从中取出一罐晶莹的蓝色粉末,蘸了一点,按在了石墙上,比比画画,那蓝色粉末触碰到石墙,眨眼便消失的干干净净,如同碰见了海绵的水。

        不一会儿,法蒂尔站了起来,挥舞魔杖。整面石墙如水纹一般波动起来,一道闪亮的蓝色火焰顺着石墙燃烧,逐渐形成一个圆,圆中包裹着一个三角,三角里又出现了一道竖杠。

        非洲大陆最高的山峰上,死圣的标志缓缓燃烧。

        法蒂尔满脸潮红,他大开大合的挥舞魔杖,如同乐队指挥在演奏达到高潮时一样,重重一点。

        整面石墙瞬间被燃烧出一道蓝得耀眼的拱门轮廓,拱门里那块死圣标志的岩石消失了,露出一个门洞,里面似乎是无尽的黑暗。

        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滴,还没说话,雅各便有些急不可耐的撞开他,往山洞内走去。

        洞看起来很黑,但其实并不深。不久后,三人一前两后的顺着老旧裂损的地道来到了山洞底部。这里的黑暗浓厚,稠密,什么都看不清,好似链接着深渊。

        三人不动了,空气中弥漫的低温让他们纷纷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冷,实在是太冷了。

        就像来到了一个超低温的冰柜一样。

        盖勒特试图点亮魔杖,但他试过荧光咒后,却发现自己的魔力流动的就像老旧管道里的沥青,运转十分艰涩。

        一旁的雅各似乎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他抚摸了一下墙壁,吐了一口白雾,结结巴巴的说道:“禁禁魔领域,看来这里不允许使用魔法。”

        这时,法蒂尔从箱子里取出几块小型金属,有条不紊的组合在一起。随后他按住金属块,抑扬顿挫的低吟几句咒语:

        “蹒跚汝之后,所视吾之求。”

        怪异的咒语刚完,那几只金属块顿时燃烧起来,并且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闪耀着蓝色光泽的兽影。

        兽影高达近十米,顶端分出三个头,它眼中射出刺目的蓝光,划破黑暗,照在墙壁上。分别看向不同的方向。

        三个方向都是盖勒特,法蒂尔,诺伯三个人脑袋朝着的方向。

        盖勒特一动脑袋,他顶上的那只兽脑也动起了脑袋。看向了另一个地方,那片地方正是盖勒特目光所及的地方。

        “真有意思。”

        雅各胡乱的把脑袋甩来甩去,如同得了癫痫的病人。顶上的那只兽影也把脑袋乱七八糟的甩来甩去。

        “这家伙会模仿我的动作么?”

        “快一点,这是灵能照明,支撑的时间不会太久。”法蒂尔说道。

        三人借着光亮,开始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他们眼前是一副十分怪异的景象,这是一片方圆数百平米的圆形空间,空间顶上是乞力马扎罗山顶厚重的冰层。

        而地面则是祭坛一般的圆整地面,在地面上,无数龙类的骨骸如化石一样深卡其中。摸上去凹凸不同。就好像有人在这些龙类还活着的时候,用水泥把它们浇灌塑封于此。

        连接顶部和底部的则是一根根大腿粗细的石柱,这些石柱上面粗,中间细,在一人高的地方断开,数量大概有上百根,每一根里面都有一悬浮着一颗龙蛋。

        其中有黑色的,蓝色的,绿色的,星点的,带纹的,豹纹的,甚至还有透明的。

        法蒂尔一个个的看了过去,看了一排后,他低声惊呼:“天啊,天啊难道那些灭绝的龙蛋都保存下来了么?”

        看见那些卡在石柱中的龙蛋,雅各的眼睛一下亮起了金光,好像一个守财奴看到了一吨重的黄金一样,他不顾低温,奋身扑了上去,伸手就向一颗黑色龙蛋拿去。

        然而那龙蛋氤氲的冷气瞬间降他冻伤,他惊呼一声缩回手,法蒂尔恼火的拍了他一下。

        “莽什么莽?这是古代的低温魔法,手指不想要了?”

        雅各吮吸着手指,心有余悸的嘟囔了几句什么,没再莽撞。

        盖勒特冷冷的看着他的动作,说老实话,第一眼看见这些东西的惊讶之后,他倒没有太多兴奋。自己的老师兴奋是因为他来自传统的驯龙家族,对龙类有着天然的痴迷,而雅各兴奋大概是想那这些龙蛋去黑市上换大把大把的金加隆。

        而对他来说,这些龙蛋也仅仅是一些外物,也许可以让他的事业更快捷的更上一份楼,但并不能让自己境界得到提升。

        法蒂尔在龙蛋边打开箱子,从箱子中拿出一只干枯的手臂,他微微一按,手臂亮起银色的光芒,他小心翼翼的将干枯的手臂伸进石柱缝隙之中。枯手自动张开,死死的握住龙蛋。

        拿出龙蛋后,法蒂尔又取出一枚金加隆。干枯手臂上竟然张开一个嘴巴。他把金加隆放进手臂嘴里,那只手臂发出满足的吞咽声,手掌松开了一点。

        一连塞进去十个金加隆,那只手臂才彻底松开。

        “光荣之手,这烧钱玩意你都有。”

        雅各捧着箱子,小声感叹。

        “别多嘴。”

        法蒂尔喝止他,他小心翼翼的拿起龙蛋,将它放进箱子里。做完之后,他又走到另一个龙蛋面前,如法炮制,那只光荣之手一次次的从极度寒冷中取出龙蛋,但吞噬的金加隆也一次比一次多。

        就在法蒂尔取龙蛋的时候,盖勒特有些百无聊赖的在这座地穴中闲逛起来。走着走着,他来到了这片大型储藏龙蛋地穴的中间。

        这里,若影若现的光芒中,他看到了一只孤零零的龙蛋摆在最中央的一根石柱中,和其他龙蛋不一样的是,这颗龙蛋表面泛着微微的彩色光芒,霎是好看。

        他本来对这玩意没有多少兴趣,可这颗龙蛋的石柱上,竟然有一排被凿刻上去的字迹,这字鬼画符一样,完全看不懂。

        “法蒂尔?”

        盖勒特轻声呼唤自己的老师。

        身后取蛋的法蒂尔听到声音,带着雅各赶了过来,“怎么了?”

        “这是什么意思?”

        盖勒特指着那排字,不知为何,他对这座大厅里唯一的一排字很感兴趣。

        法蒂尔侧头读了片刻,

        “阿拉伯语,痴愚之人,从一而终,是为大智。”

        “这是什么意思?”雅各不解的问。

        “意思是一辈子只干一件事的蠢人,其实就是聪明人。”法蒂尔解释道。

        听他翻译完,雅各露出不知所谓的表情,他耸耸肩,兴致勃勃的把光荣之手伸进柱子中,取走了那颗斑斓的龙蛋,但无论是法蒂尔还是雅各,都没有对这个龙蛋表现出过多的好奇。

        盖勒特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那排字。眼睛一酸,这句话似乎触及到他心中的某个点,让他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不知为何,他能够理解这排简单字里蕴含的能量。

        “从一而终,这就是你对生命的理解么?只是,得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说出这种话啊”

        他抚摸着这一排字,喃喃自语。他从这排字身上获得极大的心灵慰藉。

        直到法蒂尔使劲的推了他一下,他才回转过神,法蒂尔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

        “发什么呆呢,走啦。”

        盖勒特扭头一看,自己看这排字看入了迷,不知何时,法蒂尔和雅各已经取完了这个大厅中所有的宝贝。

        此刻,雅各正带着一脸满足至极的表情,拎着皮箱,仿佛已经幻想到用这些龙蛋换取大笔金加隆的画面了。

        他点点头,最后看了一眼那排字,向地穴出口走去。

        走到入口处,法蒂尔打算将用于照明的魔法组件回收,可他走到门口抬头一看,发出一声怪异的惊呼。

        “咦?”

        盖勒特:“怎么了?”

        法蒂尔指着头顶,纳闷道:“不对啊,这里明明只有三个人,为什么灵能照明会多出一个头。”

        盖勒特抬头一看,那只暗淡的三头照明用的魔法产物,不知何时,变成了四个头。

        精神力场强大的他顿感不妙,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从黑暗中显现出来,一把尖刀横在了法蒂尔的脖子上。

        “别动,动一下就杀了他。”

  https://www.zssq8.com/19_19767/20566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