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重建

        65,重建

        《预言家日报》

        震撼新闻,一月二十八日,苏格兰北部霍格沃茨爆发超强爆炸,引发八级地震,半数学校被毁。具体原因不明。魔法部灾害防御司全体出动,调查本次事件。

        《预言家日报》

        一月二十九日,魔法部部长伦纳德斯潘塞沐恩当夜推迟《十四号教育法令》实施,并宣布于二月七日召开威森加摩最高听证会。重审阿芒多迪佩特人体试验一案。

        《预言家日报》

        二月三日,霍格沃茨的撤离计划再次开展,百分之七十的学生拒绝撤离计划,魔法部灾害防御司撤离学生数目为二百一十三名,剩余九百多名学生依旧选择留校。

        《预言家日报》

        二月七日,阿不思邓布利多出席威森加摩,出示证据,证明半人国王并非霍格沃茨前任校长,阿芒多迪佩特。然,始作俑者系,半人国王的真实身份,霍格沃茨校方并未透露,更多消息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之中。

        《预言家日报》

        二月十五日,苏联黑魔法防御司司长兼霍格沃茨变形课教师,奥西维亚罗曼诺夫出庭为迪佩特校长作证,证实半人国王另有其人。半人国王真实身份,苏联魔法部当局也并未做出任何解释。

        《预言家日报》

        二月二十七,经过长达二十天的审判,威森加摩以及二十八纯血家族陪审团投票表决。最终,阿芒多迪佩特得票最终裁定无罪释放。但取消其威森加摩审判长与皇家荣誉魔法师席位。

        阿芒多迪佩特将于三月底回归霍格沃茨。魔法部恢复对半人国王的永久死亡通缉,而半人国王的真实身份,依然在调查之中。

        柔和的读报声响在霍法耳边,此刻,已是三月,明媚的春光顺着残破的礼堂顶部照入走廊。天空中一片碧蓝,走廊外,是来来往往的学生,他们扛着梯子,到处行走。

        走廊里,一个灰白头发少年架着一根拐棍,如同一个残疾人一样缓缓前进。他淡金色的双眸,穿着蓝白条纹的病服,十根手指的指甲薄如蝉翼,透明得能看见下面鲜红的嫩肉。

        霍法正在进行校医给他制定的身体恢复任务,每天行走三公里。

        在他身边,是一个扎着短马尾,戴着圆圆眼镜的栗发女孩。她一手扶着杵着拐棍的霍法,一手拿着一张报纸,有一搭没一搭地念给他听。

        霍法一边走路,一边安静地听着。偶尔旁边有人过来和他打招呼,他也会回以微笑。

        但为了少说话,他还是尽量走人少的位置,因为和他打招呼的人实在太多了。

        他现在还不能说太多话。

        此刻,距离自己和西尔比那场惊心动魄的生死鏖战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霍法脸色依然很苍白,但比起之前,已经好了很多。

        天知道他这个月都经历了何等的痛苦,他头几天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全身的骨头就和粉笔一样,一碰就碎,完全不能动弹,一动弹就肌肉拉伤,连说话都能让下颚粉碎骨折,这大概是他这辈子最接近鬼门关的一次。

        由于那次极端的血色绽放,他之前齐耳的黑发变成了短短的灰发。

        一开始,霍法以为老一茬的头发掉完就没事了。可没想到,新长出来的还是灰色。

        这让他有些不习惯,因为这头灰发总是会让他想到西尔比。不过看了几天后,他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

        好在他的容貌并没有变得衰老,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事。

        后半学期,学校的所有课都停了,不过大部分学生却依然选择呆在了学校,至于原因,霍法觉得也许大部分普通人也许和自己一样,并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学校被毁。

        经过一处倒塌塔楼的时候,霍法看见一群学生用漂浮咒控制着一排石料跑了过去。

        在倒塌塔楼下,有的高年级学生挥舞着魔杖,有些低年级学生干脆用肩膀扛着木料。塔楼上还架着很多脚手架。

        还有一些老师在楼下拿着图纸,指着建筑的豁口,比比画画,塔楼的高处还架着很多脚手架。

        人来人往,几乎每个人都非常忙。

        学校全部的工作和任务转到了灾后重建上,所有的课程全部都停掉了,其实霍法到觉得这样学东西更快。

        只不过他是没那个能力和别人一起重建学校了,现在他的骨头也就比玻璃硬一点。

        他站在远处,用木棍扫开脚边的一块碎石,看见了几个装标本的瓶子,仔细辨认了一下。才发现这是斯莱特林储存魔药的塔楼。

        “可怜的斯莱特林,受损是最严重的。”

        米兰达在霍法身边轻声说道。

        “你估计要多久才能修完?”霍法一边走一边问。

        “没个好几年不行吧。”米兰达扶着霍法胳膊淡淡道,“不过学校没有被关闭,这已经是万幸了。”

        两人穿过这栋倒塌的楼,经过了霍格沃茨的城堡大门,作为爆炸来临时的第一道防线,霍格沃茨的大门是被损坏的最严重的。

        这里人山人海,很多人在高声吆喝着,挥舞着魔杖,将近五十个五十使用漂浮咒,将一个棕色的新木门缓缓拉起,安放在原来铁门的位置。

        “橡木门”

        霍法心里一动。

        米兰达放下报纸,站在霍法身边:

        “你保护了学校的主要设施,但如你所见学校的大门被炸没了。不过铁门成本有些高,特别是这个时候,所以,学校只能换橡木门了。”

        米兰达耸耸肩:“不过要我说,这也不错了。至少学校还在,学生还在。”

        “要是能早点发现的话”霍法喃喃道。

        “霍格沃茨的精神可并不是几栋瓦砾建筑而已。”米兰达拉着霍法的胳膊淡淡道。

        “继续走路吧,你今天才走三百米不到。”

        “唔。”

        霍法慢慢地前进,走了几步,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

        看着那橡木门慢慢地被起吊上城堡的大门,霍法想起什么,这如果自己没记差,原著中的大门就是橡木门,自己以为自己在改变历史,可如果这么一想,自己好像又什么都没改变。

        两人走到黑湖旁边的时候,霍法气有些喘,于是米兰达就让他湖边的一块雕像碎片上歇息了一会儿。

        休息片刻后,霍法发现这里连整块地皮都被掀翻过来,他甚至还看到位于地下一层的一间办公室。

        那间办公室他好像来过,仔细一想,原来是奥西维亚的办公室。

        从前阴沉沉的办公室现在全暴露在阳光下,这里还未曾被修缮过,里面一片狼藉。

        奥西维亚这一段时间霍法都没有见到,原因是她去了魔法部,一直在为阿芒多迪佩特一案四处奔走,和其他院长一起,努力使学校恢复正常运转。

        站在高处看了一会,霍法侧头对米兰达说道:“我们下去看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没被损坏。”

        “怎么可能还有,这里是最先被爆炸波及的地方。”

        米兰达说。

        “去看看吧,万一还有呢。”

        霍法把手臂递给米兰达,米兰达扶着他缓缓地走下斜坡。

        走进这间废弃办公室后,霍法发现这里依旧完全烂得不像话了,瓷器装饰器皿全都粉碎,只剩下几件破破烂烂的衣服。

        确实如米兰达所言,没有什么任何东西保存下来。

        不过,走到办公室深处时,霍法的拐棍戳到了几张纸页,他勉强弯腰拾起一看。

        原来是一份旧报纸,他抖了抖报纸上的碎石和灰尘。

        报纸上有几张黑白照片,照片上记录着一个贴在冰面的尸体。报纸上记录的是去年苏联魔法部部长被杀一案。

        这是奥西维亚时刻带在身边的那份旧报纸。

        它居然没有被毁掉。

        霍法想了想,还是把这份旧报纸收在了自己身边。

        “那是什么?”米兰达随口问道。

        “没什么,一份纪念。扶我上去吧。”

        米兰达搭着霍法的胳膊走上平地,这时候,他看到对面一个男生坐在轮椅上,被几个绿袍的斯莱特林推到黑湖边,看风景。

        看见轮椅,霍法本能的一惊。

        随后他才回过神,那不是西尔比,而是汤姆里德尔。

        他穿着和自己差不多的蓝白条纹病服,被几个绿袍斯莱特林用轮椅推着。

        这个老仇人今年最后的下场和他差不多,霍法的伤患大部分是在身体上,而里德尔的伤则在精神上。

        上一次的诅咒术,对他造成的负担太大。

        校医对他的诊断是他很可能近一年内都无法正常走路,甚至都无法正常学习。

        汤姆里德尔也看见了霍法,只是冷漠扫了他一眼,便转过头去。

        “要过去看看么?”

        米兰达低声问道。

        霍法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黑湖边的轮椅片刻后,还是摇摇头,轻声道:“下次吧。”

        不知为何,他并不想面对里德尔,想必里德尔也并不想看见他。上次他们的合作也是危机下的无奈,说到底,他俩性格上的差异太大。

        三公里的路的目标霍法完成得很慢,直到黄昏时分,他才走完了校医规定的任务。

        返回学校后,霍法在米兰达的搀扶下回到了自己的病房。

        病房很宽敞,左边是一堆有人那么高的礼品堆,右边则是一排放满床单的零食和信件。那些都是霍格沃茨的学生送给他的,相比于去年受伤无人问津的窘境,今年的霍法却成为了学校的名人。

        这让他很不习惯,如果可以,他还是觉得没人关注的时候来得舒服。

        刚一坐下来,他就气喘吁吁。

        窝在椅子上的米兰达一边看报,一边递给他一杯水。

        (报纸上,神色颓然的阿芒多迪佩特校长在一排记者的闪光灯下说道:“健康是我的诉求,这些手段是否正确,不。但我的出发点为了保护学校,我用的都是战死的敌对士兵,我问心无愧。只希望在生命的最后时光,我可以保护好这所)

        “谢谢。”霍法接过水杯。

        “唔。”米兰达翻了一页报纸。

        “报纸上有说奥西维亚什么时候回来么?”霍法把自己还是有些不大灵便的腿搬上床。

        “没有”

        米兰达又淡定地翻了一页报纸,似乎不是很想理他。

        霍法撕开一块巧克力蛙,塞进嘴里,咬掉半个青蛙,吧唧嘴问:“她不会不回来了吧?”

        “不知道,你那么着急见她干嘛?”

        “我只是随便问问。”

        “呵呵。”

        米兰达笑了笑,似乎不置可否。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叮叮当当声。还有银铃般的笑声和聊天声,霍法顿感不妙,他立刻把腿搬进被窝,把被子盖在身上,看着米兰达低声说道:“我睡着了,知道么?”

        “嗯哼。”

        米兰达心不在焉地哼唧了一声。

        虚情假意地和几个护士说说笑笑之后。

        阿格莱亚一边推开门,一边不屑地撇撇嘴低声道:“连生骨灵都没有,霍格沃茨真是垃圾学校。”

        然后,小姑娘便拿着一罐长长的药瓶蹦蹦跳跳地晃荡了进来。她银色的头发在脑后盘成一个发髻,身上还穿着炼制魔药时特有的白色操作服。

        霍法在被窝里惊恐地捏着手,闭上眼睛,吞了口唾沫开始装睡。

        因为他不太能剧烈运动,校医莱纳说他有一些骨质疏松,还需要大概一个月的调理才可以恢复正常。

        可有些急性子的阿格莱亚却非得给他调制了一味生骨灵,没错,就是后世哈利胳膊里骨头被洛哈特抽完后喝的那玩意。

        霍法发誓,那是他这辈子喝过最恐怖的东西,没有之一,虽然颜色透明和水一样,但尝起来就像是兑了硝化甘油和乙醚的马尿,喝一次绝对不想喝第二次。

        阿格莱亚拿着药剂跑到霍法床边,探头一看。

        “呀,又睡着啦。”

        米兰达翻了一页报纸,有气无力道:“没有,今天没有,以前也没有,你每天准备的生骨灵他都倒垃圾桶了。”

        被窝里的霍法差点没一口血吐出来,米兰达今天是怎么了,竟转眼就把他给卖了。还把他之前丢药的事情给抖了出来。

        果然,下一秒,眼前亮光大放,阿格莱亚猛地掀开被子,阴沉地站在他面前冷笑:“好你个霍尔瓦!居然敢倒我的药!”

        霍法瑟缩在床上,捂着脸瓮声瓮气:“求你别让我喝那玩意了,喝一次我就想死。”

        “不行!一定要喝!”

        她二话不说就把手插到霍法肋下,把他架了起来。霍法身体虚,拗不过阿格莱亚,还怕骨头断掉,只能悲伤地配合坐起。

        “米兰达,你个混蛋!”

        “唔。”

        米兰达翻了一页报纸,窝在椅子上,头也不抬。

        “你个双面人,叛徒。”霍法略微悲愤道。

        “哦。”

        米兰达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仰头读报。

        “二五仔,白眼狼。”

        “咦。”

        米兰达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继续看报。

        “你”他骂不下去了。

        因为阿格莱亚正尝试用勺子把霍法嘴巴翘开,试图把生骨灵强行喂下去。

        无法剧烈运动的霍法只好紧咬牙关,脑袋甩成了拨浪鼓,模样好似被猥琐大叔强吻的娇柔少女。

        阿格莱亚很生气,于是她重重放下那瓶贴着骨头标签的长瓶,开始用手来捏霍法的下巴。

        撬了半天,阿格莱亚捏了半天,发现这个男人不吃药的意志非常坚定,于是她扭头看向一旁看报纸的米兰达。

        “你来不来帮忙?”

        “不。”

        米兰达窝在椅子上,推了推眼镜,翻着报纸。

        “喂!”

        “他不想喝就别塞咯,反正骨头长在他身上。”

        米兰达的神态好像是经过一天忙碌上班回家后的丈夫,并不想回答妻子的任何问题,只想看报。

        “你”

        阿格莱亚手指一用力,喀吧,结果霍法的门牙掉了一颗。

        豁嘴的霍法急了:“你弄什么啊,我好不容易长齐的牙!!”

        阿格莱亚手指一颤,赶紧把收回了汤匙,嘴硬道:“早点配合至于么?看你怂的。”

        “你喝一下那玩意试试?”

        “行了行了,玻璃一样,不喝就不喝,看你那牙,有够丑。”

        阿格莱亚抱着胳膊嘟囔了几句。

        过了一会儿,她又塞了塞霍法被子,小声埋怨:“不行还上,非得逞能。”

        米兰达推了推眼镜,窝在椅子上翻了一页报纸,不屑说道:“天生劳碌命。”

        这时,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阵铃声。

        是换班的铃声。

        阿格莱亚和米兰达只有白天才能陪他。夜里,他是由校医和魔药课老师霍拉斯斯拉格霍恩轮流看护。

        他们负责给霍法上药,给他做一些恢复性的手术。

        阿格莱亚看着外面,对米兰达说:“走吧。”

        嗯。”

        米兰达收起报纸,“第七温室见,接着昨天的修。”

        她们也很忙,要参与学校的重建任务。

        “我也想去。”

        霍法说道,“我在床上都快烂掉了。”

        “躺着吧你,不吃药还想乱跑。”

        阿格莱亚瞪了他一眼。

        米兰达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走过霍法的病床旁边。

        随后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突然一抓霍法下颚,一捏霍法嘴巴,让霍法嘴巴张开一个o形。

        “快!”

        阿格莱亚会意,她手速极快抓起床头柜那瓶硝化甘油乙醚马尿味的生骨灵,猛地塞进霍法嘴里。

        咕嘟嘟地灌了他一大口。

        饶是霍法这样身经百战的男子,也不由在这突然袭击下惊恐地瞪大眼睛。

        强行灌完,玻璃罐拔出,拉出一丝晶莹的黏液。液体从霍法嘴角流下。

        “呕咳咳呕”

        霍法猛烈地咳嗽,眼泪都咳了出来,他颤抖屈辱道:“混混账!你你们俩,给我给我等着”

        “哈哈哈~”阿格莱亚得意大笑。

        米兰达揶揄:“等到你二十岁的时候么?”

        说完,两个女孩对他做了个鬼脸,手拉手笑嘻嘻地跑了出去。

        “妈的,可恶”

        他捂着喉咙,咳得气喘吁吁,那可怕的味道呛得他想流泪。

        不过咳着咳着,霍法眼睛转到了门口,他逐渐收敛的咳嗽,神色一肃,缓缓地端坐起来。

        门口站着的并不是校医莱纳或者是斯拉格霍恩教授,而是一个穿着黑袍,戴着红围脖的光头男人,还有一个赤褐色胡须的高大男人。

        居然是邓不利多和魔法部部长伦纳德斯潘塞沐恩。

  https://www.zssq8.com/19_19767/20565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