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 紫荆城外筠桥东 > 第二章 上铺的兄弟

第二章 上铺的兄弟

        宿舍大楼前,出入的人明显多了,而且多是三三两两一伙的,哪些是新生哪些是老生对于刚来报到的他来讲,是分辨不出来的。但看到这热闹的充满活力和朝气的景象很快便消散了刚才与父亲分别的伤感,他轻快地往宿舍走去。

        “伯文,你一定有个弟弟!”

        “你怎知道的?”

        “看你的名字都知道啦,伯文,所谓伯仲,所以我猜你有个弟,哈哈,而且有文就有武,你弟弟有个武字,对吧?呵呵!”

        有人插嘴说“切,他爸给他起名时就一定知道会再生一个吗,就算再生,说不定是个妹妹呢,有文就有武!”

        那个叫伯文的回应说:“我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但我弟的名字里没个武字,哈哈。”

        他回到宿舍门口就听到有几个人在里面谈话,进门后,看到说话的那几个人,两个坐在他隔壁床的下铺,一个在上铺,正聊得起劲。隔壁下铺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看见他走到自己的床位边,就站了起来对他说:“嗨,你就是陈菊东吧?”

        “你怎知道的?”他很意外。

        “这不是有写着的吗。”那男生指了指他床对面墙的一个角落,他才看到上面有张床位表,注明每张床使用者的姓名。原来除了中午报到时老师给父亲的一张床位表外,宿舍里还贴着一张更详细的床位表。

        “哦,大家好,我是建筑学1班的陈菊东。”他向众人自我介绍。

        “我叫黄乃赢,工民建2班的,睡在你上铺。嘻嘻!”

        “哦,你就是我上铺的兄弟啊!哈!”老狼那首《睡在上铺的兄弟》正红遍大江南北。陈菊东不由得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兄弟。黄乃赢身高和自己差不多,脸形有点瘦,戴着副大的金边近视镜,头发中分着,身穿啡色的t恤加牛仔裤,脚上一双名牌运动鞋。黄乃赢转身指着刚才和他坐在一起的男生继续介绍“这位叫何勇衡,简称何勇,哈,和我同一个班,也是我的老乡。”

        “hi!”何勇衡没有起来依旧半躺着靠在床里头向陈菊东挥手打招呼。但见陈菊东目光闪亮,便补充说“呃,我不会唱歌。”

        “哇噻!这小子这么快就学会了谦虚。”黄乃赢回头笑何勇衡,“他不单会唱,还唱得跟何勇可象了,刚才他唱了句什么,姑娘,姑娘,你漂亮,漂亮!......”陈菊东也情不自禁地双手举起,手指拢成手枪状指着天花和黄乃赢两人一起和唱“警察,警察,他拿着手枪!哈哈!”

        当下在中国摇滚乐中颇有影响的“魔岩三子”,张楚,窦唯,何勇。陈菊东在暑假时就听过他们的歌。

        唱毕,陈菊东为刚才自己的举动感到意外。由于性格原因,他以前极少在人前唱歌。也许是第一次离家生活的孤独让他内心热切地把这几个将和自己一起生活几年的舍友当成亲人了。

        “你好!”菊东满怀好感地朝何勇衡望去,何勇衡身穿花格短袖上衣,衣领下有两个衣钮没扣上,一条粗大的金项链挂在他的脖子上。而下身也是宽松深色的牛仔裤,同样又是看似名牌的运动鞋鲜亮地穿在脚上。

        “他叫康伯文,也是我们班的。”黄乃赢指了指旁边上铺的男生说,也就是黄乃赢的隔离床铺。康伯文穿着件有领的灰色短袖t恤盘坐在床上边整理床铺边伸头出来向陈菊东斯文有礼地打了个招呼“你好。”

        “你好。”陈菊东回应,他正想接着说黄乃赢的名字好特别。

        “陈菊东,你的名字很特别噢!我还以为管理宿舍的老师搞错了,安排了个女生到我们宿舍来,呵呵!”黄乃赢笑着露出那本来有点哨的大门牙。

        “对啊!我也这么以为,哈哈!”何勇恒也呼应。

        “呃......”虽然这样被人取笑,陈菊东早已习以为常,但在当前不免还是微微地脸红。

        小学,初中,高中,第一次新入学,或者分班的时候都会有新同学取笑过。他也曾因此而回去问过父亲,为什么取这样的名字,能不能改名。他爸说,“谁说‘菊’字就是女性的?菊是‘四君子’之一!你再长大一点就懂了!”后来他查书本,还真是“菊”代表男性的也不少,并觉得这样的名字挺特别的,他就喜欢特别,名字越特别就越少机会和别人相同,也就不介意别人的取笑了。

        其实他父亲没告诉他,这名字有一半是外公给起的。他爸爸学历虽然只是中高毕业,但和共和国同龄的那一代人,文盲占半数的年代,高中毕业人数比例可比现在的本科生还少,而且在一个小镇上就更是少之又少了,不然,外公也不会把自己的三朵金花之一许配给他父亲。当第一个小孩出世时,本来算是有文化的父亲还是礼貌地向文学修养更高的岳父请教,给小孩起怎样的名字。这本是出于尊重,老人家问他父亲心中有没有想过起什么名字。父亲说想过,想取个“东”字。“好啊,东,东方,我们就在东方嘛。”当时全球分东西方两阵营,而我们国家就处在社会主义的东方。干了一辈子革命的老人家总习惯性地无时无刻地又无比自豪地表露自己坚定的政治立场。老人家想了想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就取菊东吧。”一语定音。父亲也犹豫过,男孩子取名菊字,会不会引起别人的取笑,毕竟他没有到达脱俗的境界,而且自己本来想好了的名字,硬的给改了一半,开始时心里难免有些不快。不过还好,没把“东”字给改掉,心里盘算着将来若再生个小孩不管是男是女就叫南。这个想法和老人家算是不谋而合,可不是吗,两年之后,当老人家的二女儿生出第二个男孩时,老人家就迫不及待地把想好的带有一个“南”字的名字念了出来。

        “你的名字有什么含义吗?”黄乃赢似乎很喜欢考究人名。

        “呃......”陈菊东正想说。

        上铺的康伯文抛了一句下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句淘渊明的诗,对于刚考上大学的人来说都会烂熟。以前同样有人问起自己名字的来由时,陈菊东就搬出这句诗来应付。

        “哦,对!对!对!”黄乃赢如恍然大悟“伯文,不愧是博文,语文水平就是高,哈,采菊东篱下,菊东,你的名字是从这里来的吧?”

        “嗯......”陈菊东表明他的正确。

        “那你有个弟弟或妹妹叫南,对吗,呵。”黄乃赢又绕回到菊东刚回来时他和康伯文讨论的话题。

        “切,你又查户口了!”何勇衡似乎不喜欢他继续无聊下去。

        陈菊东却不想扫这位新舍友的兴,便回答说:“对,有个弟弟叫南。”

        “啊哈!悠然见南山,那叫南山?”黄乃赢自作聪明地说。“俗话说,寿比南山,南山代表长寿,你父亲希望你弟......”

        “不会是近南---陈近南吧!哈!”何勇衡打岔笑道。

        “哇噻!天地会总舵主呢,那你不就是大佬的大佬啦?”黄乃赢有点夸张地提高声调。

        “是见南,我看应该是见南!”康伯文整理好床铺,“嗖”的一声他从上下床的梯子上跳了下来说:“饿了,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

        “哦,对!对!对!”黄乃赢的回答不知是认同康伯文猜对,还是也想吃饭了。

        “说起来我也饿了,中午都没吃什么。”何勇衡伸个懒腰站了起来。

        各自看了看时间,些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半。大家都说去饭堂打饭的饭票饭盒之类还没准备好,便相约一起到校外找地方吃饭。

        如果说什么时候认识朋友最难忘和最要好,大多数人都认为是出来工作之前的校中舍友。因为他们是在自己人生的芳华年龄里,那段最激情燃烧的岁月中一起成长,一起学习生活,一起嬉戏打闹;一起倾诉过苦恼的和一起分享过快乐的伙伴。

  https://www.zssq8.com/107_107682/187162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ssq8.com。追书神器吧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ssq8.com